漆黑的夜,冷风呼啸!

叶芊沫拉着行李箱,慢慢的沿着山路走着,不想开车,只想这么走走,重感冒让她的身体发烫,只有此刻的冷风能让她神智清醒一些。

她这么不告而别,欧慕瑄不知道又要担心成这样了,所以她要尽快的养好自己的身体,尽快的回来。

至于某些动机不纯的人,她从来不畏惧,她对自己有信心,也对欧慕瑄有信心,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抢走他的心的,如果真的被抢走了,那么只能说,他的心,原本就不属于她。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远处,一辆车正向他驶过来,并且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

车灯耀得叶芊沫睁不开眼睛,闭上眼睛,在睁开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温润玉如的男人。

“沫沫?”司徒洛天站在她的面前,仿佛从天而降,“你要去哪里?”

“洛天哥哥?”叶芊沫皱眉,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附近一直有我的人,他们说你一个人拉着行李出门了,我担心你,所以就过来看看。”司徒洛天说得很自然,“出什么事了么?”

叶芊沫恢复过来,后退了几步,与司徒洛天保持一定的距离,“洛天哥哥,你离我远一点,我感冒了!”

“所以你要一个人离开?”司徒洛天笑了笑,走过去,接过她手中的行李,“我就一个人,了无牵挂,走吧,去我那里!”

“可是……”

“我是你哥!”司徒洛天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媳妇受了气,一般不都要回娘家么?”

“洛天哥哥……”

“以后直接叫哥就好了,”司徒洛天将她的行李箱放在后备箱里,然后走到一旁,为叶芊沫打开车门,“来,上车,我带你回家。”

叶芊沫点点头,坐上车。

在司徒洛天身边,她很温馨,他总是能让她的心暖暖的,也许这就是亲情的感觉吧?

司徒洛天专心地开着车,只是他第一次感激他是她的哥,只有用哥哥的身份,他才可以这么靠近她,才可以让她卸下防备,才可以正大光明的关心她,爱护她。

这个身份,果然是上天对他的奖励而不是惩罚。

来到司徒洛天的别墅,叶芊沫站在客厅里,不知道该去哪里。

司徒洛天走过去揉揉他的头发,“楼上有两间房间,你想住哪个都可以,在自己家,不要客气!”

叶芊沫笑了笑,转身抱着司徒洛天的胳膊,“那我要住你的房间,有没有藏什么不能让我看到的东西,赶紧去收拾哦!”

司徒洛天笑了笑,“尽管进去,我没有什么不适合你看的,只是左手边的抽屉不要碰,里面有炸药,”

“万一我不小心弄炸了怎么办?”叶芊沫一边笑着开完笑,一边往楼上走。

“那我们就只能同归于尽了!”

两个笑着上楼,进了房间,司徒洛天将她的东西放好,“这么晚了,你先休息,需要什么,我明天帮你买。”

“好!”叶芊沫坐在**,身体很难受,她也需要睡觉了。

司徒洛天走后,叶芊沫拿出手机,要不要跟欧慕瑄打一个电话啊,问问情况也好,或者,告诉他,她很平安?

但是欧慕瑄一定会来把她抓走的吧?

就这么想着,犹豫着,叶芊沫静静地进入了梦乡。

而看到她睡着,司徒洛天才离开她的房门口,回到客房,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然后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喂?”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声音,似乎是为了不想让谁听到而故意压低声音。

“沫沫已经睡着了,放心吧!”司徒洛天轻声地说着。

“她的感冒还没好,半夜可能会喝水。”

“嗯,我知道了。”

“这几天,辛苦你了,”电话那头,男人低声地说着,“照顾好芊芊,需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口。”

司徒洛天笑了笑,“照顾她,是我的责任,不需要任何条件,不过有一件事我挺好奇的。”

“什么事?”

“沫沫身边那么多男人,你为什么要把她交给我?”

“因为你是她哥,”电话那头,声音微微带着笑意,“所以,我相信,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会尽全力保护她。”

司徒洛天苦笑了一下,“果然,你还是小心眼!”

“没办法,”欧慕瑄轻声笑了笑,“好了,我去看小逸了,这边交给你了,还有,关于夏夏的事情,我已经让秦安去查了,你放心,我不会让芊芊受委屈的。”

“嗯,我相信你!”

挂断电话,欧慕瑄轻叹了一口气,看着远方的黑暗,心痛得皱紧眉头,那么深的夜,他的丫头一个人走在路上,想想这种场景,欧慕瑄就觉得很心痛。

但是,有些事,他必须要去做,叶芊沫绝对不是普通的感冒这么简单,不然苏言就不会整天在实验室研究药物。

这种病毒,苏言不太清楚,但是也可以猜到,是出于谁的手。

从为叶芊沫检查身体的第一天开始,苏言就开始配解药,现在,他不得不放弃叶芊沫,专心为小逸配药。

只是在实验室的一旁,一个容器里放了一团用过的纸巾,似乎是打算用来化验的。

顾佳泞走到端着一杯咖啡走到实验室,“研究出来了没有?”

“马上!”苏言接过咖啡,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放回到顾佳泞的手里,“明天早上之前,我一定会研究出来的。”

“哦!”顾佳泞将咖啡杯放到一边,为苏言捏着肩膀,无意中见到那团卫生纸,很奇怪,“你干嘛把你用过的纸放起来?”

“那不是我用过的,是我在小逸的房间里捡到的,”苏言淡淡的解释,“小逸用的纸比较柔软,怎么会有这样的纸?”

“那你怀疑什么?”

“我怀疑有人把沫沫用过的纸放在了小逸的房间里。”苏言看了看那团纸,“不过具体是不是,我要等为小逸配好药之后才能研究。”虽然他很好奇,但是分得清孰轻孰重。

“小逸……不会有事的吧?”顾佳泞很担心。

“能熬过今晚就会没事,但是……”苏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如果运气不好,高烧这么长时间,会影响到他的大脑发育。”

“那你赶紧研究解药啊!”顾佳泞慌了,“我再去给你倒一杯咖啡!”

这次,不管谁是凶手,谁是帮手,相信欧慕瑄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抱歉宝贝们,今天木木在忙着新的事情,所以今晚少一更,明天白天会补上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