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芊沫忘记了上船,就这么怔怔地看着他,看着那张令她朝思暮想的脸。

他果然还活着,好好的活着,可是……他为什么不看她,为什么他的眼底是那么浓重的漠然?

是她的幻觉么?是她把那些与他气质相似的人当成了是他吗?这些天,她经常出现幻觉,所以这次也不例外是么?是她对他的思念太过于强烈,还是她的大脑根本已经陷入了迷狂的状态?

叶芊沫bi自己收回目光,bi自己保持清醒,然而转头的时候,发现秦安也在瞪大眼睛看着他。

“秦……秦安……”叶芊沫的声音无辜而颤抖,“你……你在看什么?”漆黑的眸子带着最后一点希望,忐忑地看着秦安。

希望不要是幻觉,一定不要是幻觉!这么逼真的影像,这么弄浓烈的思念,如果一切都是假的,她一定会觉得生不如死!

秦安低头看着叶芊沫,“沫沫,你也看到了是不是?”

“……看……看……看到了什么?”叶芊沫再次确认。

“欧慕瑄,船头站着的那个人,是瑄,你也看到了是不是?!”秦安也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欧慕瑄一个好端端的生意人,做什么海盗?

就算他是bi不得已,但是为什么见到他们,他没有一点兴奋?

好吧,就算见到秦安没有什么可兴奋的,可是叶芊沫呢?他们分别了这么久,难道见到她,他不会兴奋么?不会高兴得不知所措么?

叶芊沫再次机械地转头,看着在船头站着的男人,是,那不是幻觉,是欧慕瑄,是她的欧慕瑄,他没死,真的没死,她终于又见到他了!

因为太过于激动,叶芊沫忘记了自己是在岩石上,于是,急切地往前迈出一步,就这么突然一脚踩空,掉进了水里!

而甲板上一直一脸漠然的男人,身体猛然一僵,然而仅仅是僵了一下,很快,便又恢复到了漠然。

“沫沫!”秦安收回目光,立刻跳进水里将叶芊沫拉出来。

船上的人以为他们是想逃跑,于是纷纷下床,拿着刀,bi他们沿着软梯上船。

叶芊沫脸上的妆容是防水的,即便被海水浸泡,也还是完完整整地在脸上,只是这样的尊容,即便是这些小兵小将们很久没有见到女人了,也不会对她有非分之想。

然而叶芊沫完全忽略了自己的样子,几乎是是颤抖着沿着软梯走上去,然而双脚刚刚踏上船,便迅速的朝欧慕瑄跑过去!

“瑄!”叶芊沫大声地叫着,“瑄!”

然而,身体被对方拦着,叶芊沫无法靠近,可是这并不影响叶芊沫的激动的心情,那是她的欧慕瑄,就在她的眼前了,不管什么自尊,不管什么高傲,不管什么形象,叶芊沫大声地喊着他。

“瑄,我是丫头,瑄!”叶芊沫大声地喊着,海浪的声音很大,而她的声音更大,几乎是歇斯底里的,“欧慕瑄,我是你的丫头!”

而不管叶芊沫怎么喊,船头的那个男人,依旧动也不动地站着,眼睛依旧固定地看着一个方向,不肯回头。

即便他们不相识,即便她对他来说是一个陌生人,这么大的呼喊声,他也不该没有一点反应吧?难道是他聋了?也哑了?

秦安在一旁看着,直直的盯着欧慕瑄的反应。

“欧慕瑄,我在这里,我来找你来了,欧慕瑄!”叶芊沫拼命的叫着,挣扎着,想要靠近她,不管身边人如何拉扯,她都要奋力的走到欧慕瑄的身边。

欧慕瑄,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你知道当我看到你还活着,我有开心吗?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就多激动吗?

欧慕瑄,快到回到我身边,我求你,快回来好不好?!

叶芊沫不停地喊着,一直到嗓子都嘶哑了,却还是不肯停歇,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纷纷涌出眼眶,模糊了视线,可是就算再怎么看不清前方,她也依旧可以看到她的欧慕瑄。

他,就在她的眼前,近在咫尺,不是梦,不是幻觉!

很久之后,在船头的男人似乎终于有了反应,然而甚至根本就不去看那个声嘶力竭的女人一眼,只对手下的人挥挥手,用标准的英语说着,“带回去!”

“是!”

“瑄!”叶芊沫依旧大喊着,身体被三个男人拖走,可是她还是不肯停歇地喊着,“瑄,欧慕瑄,我是你的丫头,是我啊,你看我一眼好不好?瑄!”

手下的人听不懂汉语,他们以为叶芊沫是在求饶,像她这样没骨气,长得又丑的女人,他们见多了。

“瑄!”叶芊沫的声音嘶哑到几乎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然而,这样的声音却始终无法撼动那个冷漠的男人,他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他的命令就代表着所有的权威,不容任何人质疑和动摇!

只是这样的欧慕瑄,让秦安觉的奇怪,于是,在欧慕瑄消失在甲板上之前,秦安一脚踢开身边拦着他的人,走到叶芊沫面前,踢开禁锢住她的那些肮脏海盗。

“去找他!”秦安在叶芊沫耳边低吼。

而叶芊沫就像是得到命令的机器人一般,一秒钟不停地便冲向欧慕瑄,路上有人阻挡,秦安先一步为他把人挡开,身为国际刑警的高级警官,这些个小喽啰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

然而冷漠的男人不管不顾,径自走着,步伐沉重却仓促,像是想要站住,却又想快步往前走!

“瑄!”叶芊沫从背后紧紧抱住男人的身体,拒绝他的离开,“瑄,我知道是你,瑄,不要再离开我了,我求你,不要再离开我了,不要了!”

男人停住身体,目光始终紧紧地看向前方,很久,沙哑的嗓子,终于说出了一句话,“让开!”

是英,好像他们从来不相识,好像他根本就不知道抱住他的,是哪里来的疯子。

叶芊沫一怔,继而想起来,此刻,她的脸上画着夸张的妆容,这么丑,他一定是认不出她了是不是?一定是因为她脸上的妆太丑的原因!

于是,叶芊沫立刻走到欧慕瑄的面前,伸手,不停地擦着脸上的妆,“瑄,我是芊芊啊,是你的丫头,你等我一下,我把脸上的妆擦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