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氏的女装业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叶芊沫坐在电脑前,看着欧慕瑄传过来的资料,顿时有些泪流满面,听说欧氏在亚洲也是首屈一指的商业巨头,为毛女装就这么差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这么差,这么拖后腿的部门,为毛欧氏整合部门的时候,没有把它扔掉呢?留着继续赔钱么?

每年的投资倒是很多,但是总要花钱聘请一些著名的设计师吧,只在最好的地方开最大的店面有个毛用,这些设计根本就不太入流,堂堂一个欧氏,有这么差劲么?

资料看了一半,叶芊沫再也看不下去了,看来,她要花很大的事情和精力来进行改革了,改革必然会触犯到一些人的利益,于是她又会为自己树立新的敌人了。

唉,叶芊沫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前途渺茫呢?

电话响了,是欧慕瑄打来的,貌似这个电话号码也只有这厮知道了。

“资料看了么?”欧慕瑄的声音相当的公事公办的,低沉的声音中带着高傲的命令。

“看了看了,”叶芊沫的语气不是一般的慵懒,“我说过要带领欧氏打进国际市场这句话么?”

“说过,”欧慕瑄回答得毫不犹豫,“怎么,你想反悔?”

“不,我要求涨工资!”叶芊沫仰靠在椅背上,“你们堂堂一个欧氏,女装部居然会差到这么无药可救的地步!”

电话那头,传来欧慕瑄低沉的笑意,他的手边放着一份策划书,只要他签上字,不管他的父亲怎么反对,女装部不会再存在了,只是签字之前,他犹豫了一下,所以打电话给叶芊沫,如果确实没救,他会毫不犹豫的签字。

“那么你有药么?”欧慕瑄推开件,仰靠在椅背上。

“有,但是药性比较猛,我提前跟你打个招呼,免得到时候你不罩着我,让我被上下刁难!”叶芊沫说得毫不客气。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

“明天你陪我巡视一下你们欧氏的各家店面,我要看看各家的位置和装修,以及客流量,包括你的销售人员。”

“好!”

挂断电话,欧慕瑄拿起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把我的行程表调整一下,明天给我空出一天的时间。”

“可是欧总,明天的董事会……”

“挪到后天!”欧慕瑄打断助理的话,“另外,把所有明天我要审批的件现在给我拿过来,还有关于这次的改革,告诉董事长,说我同意保留女装部。”

“是!”

一切交代完毕,欧慕瑄看着手边堆积如山的件,精致的脸上居然斜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在生活无聊和单调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小野猫让你调、教,也许是一个不错的安排。

叶芊沫,我等着看你在我面前温顺听话的样子。

叶芊沫扔下电话,继续看着那些资料,这次对她来说,是一个挑战,她要将欧氏集团旗下的女装由原来的弱势部门,变成强势的企业,这样,也顺便在她所有的对手面前证明她的实力。

想到这里,叶芊沫的小宇宙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只是还未燃烧多久,便被敲门声打断。

儿子很绅士的,即便家里只有他们母子两个人,小奶娃每次进门之前,还是会先敲敲门,得到允许后,才会进来。

“亲亲妈咪,”小奶娃在门口露出一个脑袋,“有你的电话哦,司徒洛天打来的。”

心,猛然一痛,之后又恢复了平静,叶芊沫轻笑,“你告诉他,就说我正和欧慕瑄在一起,不方便接听电话,有事让他直接告诉你。”

叶芊沫轻笑了一下,就这样吧,关于爱情,她已经失去了再去尝试一次的勇气,这六年,没有司徒洛天,她活得一样精彩,不必小心翼翼的去照顾谁的感情,不必处处畏手畏脚,不必每天胡思乱想,不必把自己的自尊踩在脚下。

“遵命!”小奶娃很满意地关上门,然后下楼。

看来亲亲妈咪也不是很喜欢司徒洛天嘛!小奶娃这就放心了,这么说,自家爹地还是很有希望的,他一定要热情的帮忙才行。

“喂?”小奶娃拿起电话,稚嫩的声音里带着礼貌,同时也带着疏离,“对不起叔叔,妈咪很忙,没有时间接听电话。”

“……”电话那头,微微停顿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小奶娃眨巴眼睛,“叔叔,妈咪没有告诉过你么?”

“我没问。”

“妈咪没有点头的事情,我是不会说的,”小奶娃才不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呢,“不过,我倒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叔叔。”

“你问。”

“时隔六年,叔叔再来找妈咪,是因为妈咪是叶芊沫,还是因为她是星空?”小奶娃的话没有一点的客气。

说实话,小奶娃怀疑他的动机,当年,因为要扩张自己的势力,所以放弃了妈咪,娶了一个对自己有利有帮助的女人,那么现在,他又回头来追妈咪,是因为当年的爱,还是因为妈咪是享誉全球的服装设计师?

一个可以为了利益背叛爱情的人,小奶娃不放心将自己的亲亲妈咪交给他。

电话那头,是一阵长长的沉默,而这样的沉默让小奶娃更加的不满意。

“叔叔,六年来,你有多少机会可以出现在妈咪身边,有多少机会可以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的出现?有多少机会可以弥补你以前的过失?”小奶娃越说越气,“现在,她学会了坚强,学会了独立,学会了把所有的苦难都一个人扛起,现在,她回来了,你又莫名其妙的跑来说喜欢她?”

小奶娃不屑的冷笑,琥珀色的眸子里散发着一种漠然,“我虽然不懂爱,但是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表现么?你已经有妻子了,难道要拉妈咪做你的情人吗?对不起,我的妈咪没有这样的卑微,你也从来不值得她这么卑微!”

“……”电话那头,司徒洛天静静地听着一个五岁孩子的指责。

“抱歉,我说这话有些唐突了,再见!”小奶娃果断的挂了电话。

虽然有些话他说了出来,可是心里是气鼓鼓的,这六年前,妈咪吃了多少苦,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所以,他再也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的亲亲妈咪,至于他的爹地……

唉,爹地啊,你到底造了什么孽,为毛你的记忆会消失了,明明六年前都已经找到亲亲妈咪了,其实妈咪也真是的,怎么就把爹地忘记了呢?明明是那么青梅竹马又绝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