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身边空荡荡的,难道温益朗已经离开了?

虽然他离开是好事,但是为什么心里总是有点空荡荡的?

白天从**坐起来,看了看时间,不过才七点,时间还很早,可是她也已经睡不着了,于是从**起来,晃悠到客厅。

然而客厅里,多了一点饭菜的香味,这是……

若原的厨艺很好,而且除了自己的父母,肯为她做饭的,就只有若原了吧?难道他来了?谁给他开的门?

温益朗!?

想到这里,白天立刻冲到厨房,然而……

厨房里,温益朗穿着白天的浴袍,带着围裙,在忍着对做着早餐,熟练的动作,像是已经做了很多次了,仿佛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连厨房都没有怎进过的温益朗了。

听到声音,温益朗转头,笑着冲她打招呼,“早上好。”

“你……怎么还没走?”白天看着他神采奕奕的样子。

“我不是说了要在你这里住几天么?”温益朗一边说,一边煎着火腿。

“你的病不是好了么?”白天靠在门口,冷冷地看着他。

“好了就不能住么?”

“不是说你病好了就离开吗!?”白天有些怒了。

“是你说的,我没说,”温益朗冲她眨眨眼睛,“而且,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没答应。”

“……”白天强压住怒火,“所以你是打算赖在这里不走了?”

他简直奸诈得让人想要揍他!

“只是暂时住在这里,”温益朗说的很轻松,“我配了一把钥匙,随时都可以进来住啊,如果你想以后让我不打招呼就进来的话,我没意见。”

“你在威胁我!?”白天愤怒地瞪着他。

“没有啊,”温益朗将煎出香味的火腿翻了翻,“我只是在哀求。”

“你有哀求的诚意么?”白天冷冷地看着他,“既然你的病已经好了,就离开吧!”话,没有任何的感情。

温益朗想了想,然后笑着看着她,“只要受伤就可以留在这里对吧?”

“你不是已经好了么?”他都能起来做饭了,不是已经好了么?

温益朗左手把平底锅端起来,然后把右手伸到了燃烧的火焰上……

“你做什么!?”白天立刻冲过来,拉起他的手。

而他的手背,已经被明显的烧伤了,肌肤红肿着几乎要溃烂了。

“我这样算不算受伤?”唇角,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你……”白天看着他脸上漫不经心的笑意,“你疯了吗!?”

温益朗收回自己的手,摆弄着早餐,低着头,额前的发遮挡住了他脸上的表情,只有淡笑的唇角在勉强维持着弧度。

“天天,你尝试过那种想一个人,想到要用自残才能控制自己不去找他的程度么?”

“我……”

“刚开始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温益朗打断了她的话,“一开始我想要用其他的女人来代替你,但是我发现我只对你有兴趣,只想碰你一个人,所以就只能喝酒,可是一直喝到胃出血也没有用。”

声音,带着一点孤单,一点轻颤,“后来,我发现,原来自残……可以让自己好受一点,身体的疼痛会降低心里的痛苦,不过,没多久就被我父亲发现了,他把我打了半死,我醒来之后,看到他居然偷偷在哭,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才振作了起来。”

温益朗继续说着,“我想,当初你离开我,也许不是因为不爱,只是我不能给你足够多的安全感,说白了,是我不够好,所以才会留不住你。”

“你……”白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这四年来,我一直学习着该怎么做一个更好的人,我努力的发展我的事业,每天按时上班,按时下班,下了班就自己做饭给自己吃,周末的时候做做家务。”

“每一天我都在想,为什么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不这样做?”温益朗低声地说着,“天天,我说这些不是要挽回些什么,我只是忘不掉你,所以只能选择去追求,除了跟你在一起,我没有任何退路了……”

“不要说了!”白天打断他的话,“你要住就住好了!”说完,冲向了房间。

关上门,白天坐在地上,紧紧地抱住自己。

离开他,她怎么不难过?

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又何尝不是夜夜折磨着她,所以她只能拼命的工作,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这几年,她不是忘了他,只是已经习惯了被那种思念侵蚀。

明明说好了要跟若原在一起,但是只要看到街头的恋人,她就会想到他,只要看到情侣拥抱,她就发疯一般的思念温益朗。

可是她固执的觉得,他们并不合适,所以就一直这样持续了四年的时间。

现在,温益朗回来了,回到了她的身边,她喜欢的,他一点也没有变,不喜欢的,完全都改了,他变得近乎完美了,可是为什么她却惶恐了?

她不是不想要温益朗,只是……只是要她跟若原说分手,她也说不出口。

白天怔怔地坐着,她宁可温益朗还是跟以前一样,这样她就可以干脆的扔掉他,安心的跟若原在一起了,可是现在……

心脏,跳得很快,刚刚,她甚至差点去抱住温益朗,去安慰这些年他的伤。

不行,白天,你不能这样,你要明白,你终于是要跟若原在一起的,不许再跟其他人牵扯不清!

白天坐在地上,努力的平复着自己。

而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天天,出来吃早餐了。”温益朗喊着他,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嗯!”白天站起来,找了找房间里的药箱,然后走了出去,发现他的伤口都已经包好了。

手被一个毛巾简单的缠着,非常的敷衍。

白天怒了,这个人,对待自己向来都会这么胡来么?”

“过来,给你包扎伤口!”白天冷冷地说着。

“我已经包扎……”

“不听话就给我滚!”白天打断他的话,直接吼出去。

温益朗不说话,乖乖地坐在她的身边,伸出手,让她给处理,其实这么一点伤,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