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没有亮起来!

在医院的周围,居然全部都是杀手。

而在他们中间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清凉的风拂动着他的发,却为他挺拔的身躯多增添了一抹杀意,邪魅的脸,如雷豹一般,带着决然的杀意!

只是那些想要攻过来的杀手,在接到一则消息之后,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居然就这么转身消失了。

离开了?

什么情况?

席天承的脸上有抹疑惑,虽然他们离开是好事,但是为什么要离开?难道他的弟弟突然良心发现了?

“爷,”一旁,一个面容冷静的男人走了过来,“您没事吧?”

席天承摇头,“他们为什么突然离开了?”

“听说是因为他们的主人被杀了。”

“哦?”席天承挑眉,“他们的主人是谁?被谁杀的?”

“是银狼,听说是被欧慕瑄杀死的!”

“欧慕瑄?”席天承皱眉,“欧氏集团的前任总裁?”

“是的!”十七恭敬地汇报,“而且听说是欧慕瑄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闯进了银狼的地盘,在银狼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便被取了性命。”

席天承勾唇,“欧家的人,每一个都不是好惹的,所以我们还是离他们远一点。”

“可是爷,躲,并不是您的风格。”

“目前,熙儿的处境很危险,我的弟弟不能从我这里下手,也一定对付熙儿的,这个时候,我不想分心。”

“可是……”十七吞吞吐吐地说着,“老八……咳,是何医生,何医生他说现在的沈乔熙很有可能不能不是……”

“她是!”欧慕瑄打断了他的话,“当时是我从河里把她抱上来的,难道还会有错么?”

“可是您对她的态度也跟之前完全一样了,”十七有些为难,“之前您对沈小姐虽然百依百顺,保护有加,但是却不会对她像如今这么用心。”

“是么?”席天承淡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到她那双黑眸开始,我就觉得,她好像在我心里再次生了根,发了芽,那种感觉……很奇妙。”

十七没有说话,只看着席天承脸上的笑意,他在爷身边多年,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笑容。

席天承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那双眼睛很像小时候他在法国街头看到的吧,漆黑又明亮。

不过以前的沈乔熙总是喜欢戴黑色的隐形眼镜,喜欢化各种各样精致的妆容,他似乎……很少看到她素颜的样子。

况且,他都忘记了他有多久没有认真看过她了,他一直觉得自己跟沈乔熙在一起,只是为了能有一个人,不离不弃的跟自己一直在一起,甚至是为了责任,那么现在呢,现在他又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现在,他反而变得那么喜欢看她了?

明明她的脸都被纱布缠着,他根本看不到什么,可是……却还是很喜欢看,这种感觉,他并不排斥。

天,渐渐亮了起来。

a市,依旧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在这个商业化的大都市,稍微一松懈,也许就被人超过了,所以这个城市充满了紧张的快节奏,每个人步履匆匆的。

而偏偏,在寸土寸金的a市,一个极其奢华的庄园里,在初晨的阳刚下,两个男人似乎刚刚做完运动,身上穿着运动衣,脖子里挂着毛巾,向住处走过去。

“老欧,你脑袋是不是有毛病了?”苏言一边擦着头上的汗,一边非常嫌弃地说着,“在这种应该抱着老婆睡觉的时间,你喊我起来练拳?”

“锻炼一下身体没什么不好,而且我们的身体还硬朗,多练习一下,以防身手下降,被儿子们嫌弃。”欧慕瑄说得很不以为意。

苏言停住脚步,“把你手腕伸过来。”

“做什么?”

“把脉,”苏言说得煞有其事,“我看看你昨晚是不是酒精中毒,毒死了脑细胞。”

“难道你不怕被小辰超过么?”欧慕瑄同样停下脚步,不过想了想,又继续走,“不过你是不用担心的,因为你原本从一开始就被小辰甩远了,无论你再怎么努力也赶不上了,所以就只能选择自暴自弃了。”

“你……”

“我跟你不一样,在小泽和小逸心里,我还是无法超越的偶像,所以我要努力,不能被他们超过。”

苏言深深地鄙视他,“以后你就自己练习吧偶像,我要自暴自弃了!”说完,大步的走进家里。

只是客厅里,似乎有点异样。

思思拿着一个小提琴,认真地看着楷楷,而楷楷一脸严肃地看着思思,似乎不太明白。

“楷楷,周一我们乐队就开始排练了哦,你到底决定要演奏什么?”思思认真地看着,“呐,我是小提琴,你有什么会的乐器吧?”

楷楷摇头,“没有!”

“可是你昨天跟老师说你要参加乐团啊,什么也不会你怎么参加?”思思很担忧,“现在人员还没有订下来,你今天反悔的话,还来得及。”

“我不会反悔的,我要参加乐团!”楷楷说得很肯定!

嗯,他一定要参加,这几天忙着设计,几乎没有去学校,而昨天他刚去就发现很多男生都围着思思转,这次的乐队,参加的人,大部分都是她的爱慕者,所以这个时候,楷楷怎么可能会认怂?

就算他什么乐器也不会,也一定要参加这个乐团!

“可是你要表演什么呢?”思思盯着他看,“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哦!”

“我有擅长的!”

“你擅长什么?”思思疑惑地问,“你会什么乐器?”

“什么也不会!”

“那你怎么办?”

楷楷正正经经地坐着,拿起前面放着的牛奶,一口一口地喝着,小小的脸上带着严肃又镇静地表情,只是他越是假装镇定,越是表现他此刻的慌乱吧?

而当一大杯的牛奶都被楷楷喝下去的时候,他把杯子轻轻地放回去,挑眉,精致的脸上带着一抹自信。

“我要当指挥!”

“什么?”思思诧异。

“今天我就要去跟老师说,我要当指挥!”

“你可以吗?”

“……总会可以的!”不能怂,嗯,不会可以学,但是一定不会认怂!

:再次无耻的推荐一下木木的新《宠妻蜜恋》,还没有去看过的宝贝们赶紧去看吧,记得评论和收藏哦!(*^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