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辰很想将所有人都喊过来挨个的抽血化验,但是却被苏言制止了,这样会让欧慕瑄怀疑的,不管是以什么借口,他都会怀疑自己的身体有问题的。

而他万一再做什么傻事,苏言肯定拦都拦不住,像是以前一样,明知道自己的身体撑不了几天了,就让苏言用过量的药为他注射,让他看起来正常,结果这样却更危害他的身体。

这个笨蛋让苏言很担心。

“这件事不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也不能让欧慕瑄知道!”苏言一脸郑重地警告儿子,“如果你敢露出一点蛛丝马迹,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苏辰眨了眨眼,“爹地,你不会也被吓到了吧?”

“我是在跟你说真的!”苏言的声音里有难得一见的严厉。

“万一我泄露出去,你还真的会为了瑄爸爸而跟不要我这个儿子?”苏辰有些耍赖地蹭到苏言的身边,“我可是你亲儿子!”

苏言冷哼,“连一个秘密都守不住,这样的儿子不要也罢!”

“爹地,你真绝情!”说完,苏辰想了似乎不对,“不,我应该说,你对瑄爸爸真有情!”这要是孟小粒在场,指不定多么热血沸腾呢!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严肃点!”

“知道了,”苏辰把手搭在苏言的肩膀上,“爹地放心,虽然医生是我的副业,但是我也从来没有把任何病放在心上,我们父子联手,有什么好怕的?”

这么说似乎也是,现在他有一个医术不输给自己的儿子,所以还怕什么?

“或许你还有一个孙子!”一旁,突然传来了一个一本正经的童音。

楷楷的声音让他们吓了一跳,立刻朝声音来源的方向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在一旁放仪器的柜子后面,有一个小身影。

他是什么时候躲在这里的?

楷楷认真地看着他们,“我也是可以帮上一点忙的,虽然我可能不懂外科,但是对于这些病毒却还有一点研究。”

稚嫩的表情,却是大人一般的语气,精致的脸上满是一本正经。

“楷楷?”苏辰走过去,将儿子抱在怀里,“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这里找实验需要的药,结果就看到爷爷走了进来,然后很神秘地把门关上了,我猜一定有事情发生,所以就躲在一旁看看爷爷在配什么药。”

这个孩子……居然可以默默的在这里站一个小时?!

“既然我已经知道了一切,要么你们杀我灭口,要么让我跟你们一起参与实验,”楷楷认真地说着,“杀我估计你们下不去手,所以就只能选择后者。”

“……”苏辰无语地看向苏言。

苏言一脸惊愕地看着楷楷,“楷楷,你应该明白这次不是儿戏。”

“我不玩那种幼稚的游戏,”楷楷认真地看着苏言,“而且有我在的话,你们还有一个借口是教我医术,这样就算我们三个在一起一整天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不然你们隐瞒不了多久。”

也是,如果苏辰和苏言整天在实验室里的话,肯定会被怀疑的。

但是楷楷这么小……真的适合参与么?而且他真的会保密么?思思一嘟嘴,他就什么都招了吧?

不过现在,他们明显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了。

在欧慕瑄的对一瓶吊瓶打完的时候,苏言也将药配好的,在拿去欧慕瑄房间去换的时候,就已经注射上了配药的缓解针剂。

去为他换药的是苏辰,看到欧慕瑄在喝粥,苏辰温和地笑着走了过去。

“瑄爸爸,你终于享受到了一家之主该有的待遇了!”苏辰一边开玩笑,一边换药。

欧慕瑄抬眼,“怎么是你来换药?”

“爹地在抱着楷楷玩,就把这种小事交给我了,”苏辰将药换上,看到**在输液管里正常流动,才转开视线,“不过瑄爸爸,改天让我为你仔细检查一下身体吧!”

“为什么?”欧慕瑄问。

“因为我真的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个金刚不坏的身体也会染上发烧这种小病!”

欧慕瑄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现在需要的是关心!”

“是沫沫妈咪的关心吧?”苏辰笑嘻嘻的,“好了,不打扰你们恩爱了,我就在房间里,沫沫妈咪,等药差不多要打完了就去叫我一声。”

“嗯!”叶芊沫点头。

看到苏辰同样是一脸轻松,所以应该说明欧慕瑄是真的没事吧?

叶芊沫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喂欧慕瑄喝粥,“赶快好起来!”

“好那么快,就没有这种待遇了,”欧慕瑄喝着叶芊沫喂过来的粥,“你算算有多久你没有喂我吃过饭了?”

“……”他需要喂么?又不是没有自理能力。

“唔,去年我们结婚纪念日的时候,你有用嘴喂过我酒,然后……唔……”话还没说完,口中便被灌了一大口粥。

叶芊沫囧,这厮的烧是退了,又开始这么不正经了,那种事,过了一年了他居然还记得,而且还说得那么得意。

欧慕瑄咽下粥,“等我身体康复了,再喂我一次吧?”

“……不要!”叶芊沫拒绝。

“都老夫老妻了,你害羞什么?”欧慕瑄笑得一脸暧昧。

“害羞毛线!”叶芊沫逞强。

“那就是你答应了?”

“没有!”叶芊沫才不上当!

欧慕瑄不再进行这个话题,“我养的蓝色妖姬,被小泽小逸小辰还有苏言这个家伙一人摘了一朵,等我身体好了,我要再培养出一朵,然后摘给你。”

叶芊沫倾身,在欧慕瑄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瑄,最让我动心的,不是那朵花,可是看你辛苦照料那些花的身影。”

所以,她不在乎那些花是被谁摘了的,反正是花总是会枯萎的,但是他为她的付出,为了哄她开心而做出的努力,会一直留在她的心里。

欧慕瑄看着叶芊沫的眼睛,顿时还是觉得人啊,还是没事的时候生点病比较好啊,待遇不是一般的好,让他都不想康复了。

要不明天告诉苏言,让他减少点药量,让他在发两天的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