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面晚了一天,回来走到路上,看到一家酒吧在做活动,说什么假面狂欢,这让叶芊沫和昕昕都很有兴趣,于是将东西放回到酒店之后便开始化妆来到这里。

两个人带着酒店发的面具,是一个金色的蝴蝶形状的眼罩,而男士一律是蝙蝠形状的,远远看起,像是一个又一个的吸血鬼。

这里的音乐开得很大,叶芊沫和昕昕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便走了下去,点的只是普通的鸡尾酒而已,女人在外面,喝醉了很麻烦。

反正大家带着面具,谁也看不出是谁,然而昕昕却偏偏看到了一旁的席天承。

他没有带面具,只仰靠在一旁的沙发上,将面具扔在一旁,而腿上坐着一个美艳的女人,女人带着面具,只是双手却不停地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身边有一个一身痞气的男人,伸手将面具为他带上,不知道说了什么,席天承伸了伸手,最终没有将面具拿下来。

面具遮住了他那双多情的桃花眼,却遮不住他那张邪魅到极致的脸,像是一朵妖娆绽放的彼岸花,魅惑人心。

只是此刻,他却在很享受地喝着腿上女人递来的酒,一双手在在她的腰里抚着,这种场面,让昕昕将席天承鄙视到姥姥家去了!

原来他也不过是一个花花公子,明明跟自己的女朋友很恩爱的样子,但是夜晚却出去寻花问柳。

他似乎有烦心事,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昕昕同样觉得烦闷不堪,鸡尾酒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所以喊过服务员,要了一瓶白兰地,虽然不太懂,但是他经常见爹地喝这种酒。

“女儿,这种酒太烈了,你喝醉了怎么办?”叶芊沫看着将一杯白兰地那么猛烈的喝下去,然后又紧紧皱着眉头,承受着这种酒带来的冲击力。

“喝醉了妈咪送我回家啊,”昕昕大声地说着,“妈咪,你不能喝哦!”

叶芊沫知道昕昕心情不好,所以就随便她,而这时,身上的手机突然传来一条短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夫人请放心,我们在这里保护着你们!”

叶芊沫明白了,原来,欧慕瑄派来的人也悄然地跟着他们来了,但是就算是这样,她也必须要保持清新,万一女儿喝醉了,做了什么傻事怎么办?

她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当年的事情重演。

昕昕喝了两杯,然后实在喝不下去了。

“妈咪,好难喝!”昕昕苦着一张脸,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真的在撒娇。

叶芊沫拿过她的酒杯,“喝醉了就不要喝了。”

昕昕朝着席天承的方向看过去,顺手指着他,“可是为什么他可以喝那么多?”

“因为他是人渣!”叶芊沫知道女儿肯定喝醉了。

而这是,被成为人渣的席天承起身离开,似乎是要去厕所,而昕昕跟着站了起来。

“妈咪,我要去跟那个人渣说句话!”说完,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

叶芊沫不放心,所以也跟着走了过去,只是离她有一段距离,她想看看女儿究竟想要做什么。

实际上,席天承已经有些醉了,过量的饮酒,让他的胃部开始一阵阵的抽痛,所以他故意离开,借口说是要去卫生间,其实就只是想要吃一片随身携带的药而已。

这种药,是他的一个属下离开的时候留下来的,看啊,他就是这么的无能,连曾经同生共死的兄弟都要离开他。

而就在席天承走到无人的地方,打算拿出药的时候,却突然钻出了一个身影,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踮起脚,尾巴拉下他的脑袋,就这么直接吻了上去!

席天承瞪大眼睛,看到的,却是一双漆黑又明亮的眼睛,就像是在异国街头,他接着划破夜空的闪电看到的那个一样。

只是,这根本就是幻觉吧?

女人不是都希望带什么美瞳么?只要带上了,都是眼睛黑黑的,亮亮的。

不过,这个女人的味道倒是不错,很香甜,只是当他闭上眼睛,打算深吻的时候,却突然被对方一脚踹开!

“滚吧死人渣!”昕昕一脚揣在对方的要害处,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原本她也没打算要便宜他,“种猪,你特么有多远给劳资滚多远,像你这个的货色,白送给劳资一打,劳资都不稀罕多看一眼!”

吼完,昕昕骄傲地转身离开!

席天承疼痛得脸上出汗,根本就无法移动,女人,最好别让他知道你是谁,否则,她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叶芊沫在一旁看到了全过程,像是强吻人家,然后在一脚踢开,女儿,你这么彪悍的一面是从哪里学的?

还是说,其实这个才是真正的你?

昕昕走到叶芊沫的面前,一把将自己的面具扔掉,拉起妈咪的手,“妈咪,我困了,我们回酒店吧!”

席天承坐在地上呻吟,等可以起来的时候,对方早就已经不见了踪迹,她以为这样他就没有办法了么?

他席天承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凡是女人,都争先恐后的上他的床,这个女人居然敢踢她?明明是她自己靠过来的!

拉着叶芊沫冲出酒吧,昕昕笑得一脸疯狂,她刚刚居然真的做了自己在脑海里构思了很久的事情,现在觉得真的很过瘾!

“妈咪,我刚刚的表现怎么样!?”昕昕一脸的骄傲,“像不像一个女王?”

叶芊沫笑了笑,“放下了么?”

“嗯!”昕昕点头,“我才不要一个人渣zuo爱人呢,不管最初他有多吸引我,就冲他是种猪这点,就算他是上帝,我也要放弃他!”

她想找的爱人,是像爹地那样,伟大有专情,在感情上,她有洁癖,被别的女人碰过的,她不会去要的!

“真的可以放弃?”

“虽然还是会有一点点的难过,不过妈咪,我不是那么软弱的人!”心心甩甩头发,故作潇洒。

其实,心里明明就很痛吧,吻他的时候,她承认自己的心在颤抖,甚至害羞得脚趾头都卷曲了,但,那又怎样?

这个人渣就随着她的初吻一起滚蛋吧,老娘不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