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同意!”欧泽逸冷着一张脸,非常坚定的反驳!

好吧,韩雨薇还是高估他了,她以为他会对朋友放心一点,但是没想到,他对谁都那么的小肚鸡肠啊。

欧泽逸一边将一些药水擦在她的脸上,一边冷冷地说,“你除了跟我吃饭之外,不允许跟任何的异性单独在一起!”

韩雨薇很无语,“他是你朋友哦!”

“撬走人家女朋友这种事,不都是朋友做的?”欧泽逸淡然地反驳,“想跟他一起吃饭也可以,但必须有我在场!”

韩雨薇囧,“我是无所谓啊,如果你能说服李司的话。”三个人也可以嘛,反正韩雨薇是很喜欢跟欧泽逸在一起的,只是李司介不介意,她就不知道了。

抹完药水,欧泽逸看着她微肿的脸,叹息,“天天这一巴掌打得也太重了。”

“啊,对了!”韩雨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

“欧泽逸,你都没有打过我哎!”

“……”欧泽逸紧紧地皱眉,这是什么话?“你很希望我打你么?”

“我只是想夸你啊!”韩雨薇很小心地蹭进他的怀里,“你看,人家谈恋爱的,都吵架啊,打架啊,你好像不管怎么生气都没有打过我哎!”

欧泽逸的眉头皱得更加的紧,“我们欧家的男人,没有打女人的传统!”

“那如果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呢?”韩雨薇仰起头,一脸得意的问。

“打不一定用手!”欧泽逸淡然地回答。

“你们欧家的男人流行用脚踹啊!”韩雨薇嘟嘴。

欧泽逸低头,冲她笑得一脸暧昧,“我们家的男人,对付自己女人的办法,就是一切问题,都放在**解决!”

“……”韩雨薇悄然红了脸,变态。

“要不,你也惹我一下试试?”欧泽逸凑近她,“让我也有机会解决一下?”

韩雨薇离开他的怀抱,红着脸低头,小声的抱怨,“说得好像我不惹你,你就不会在**解决一样!”

“今晚……我们在地板上?”

“流氓!”韩雨薇娇嗔。

欧泽逸笑着揉揉她的发,“想去哪里?”

“昂?”韩雨薇的脑子一时之间没有转换得那么快。

“不是说要约会么?我们去哪里?”欧泽逸很期待这个约会啊。

韩雨薇认真地想了想,“我们先去吃饭,等天黑了就行动,好不好?”

“好!”

韩雨薇和欧泽逸是去享受二人世界了,而白天还要继续拍戏,她的性格跟剧本要求的性格很相近,但是男一号却不喜欢她。

因为她是新人,跟她对戏,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帮助,闹不出什么绯闻,对自己的演艺事业没有帮助不说,还得做绿叶,来提高她的知名度,这样自己不是很亏么?

不干,绝对不干!

男一号不搭理她,白天也不会自找没趣,低头看剧本,或者跟温益朗发发短信,她才没空理会任何人呢!

然而她越是这么冷漠,剧组的人,似乎越是对她不满,闲言碎语,越来越多。

“这人是之前韩雨薇的助理吧?”

“果然是依靠别人上位的!”

“我之前还想呢,她不好好的唱歌,跑来做助理自贬身价是为什么,原来是想出名。”

“她的一切都是韩雨薇给的,今天居然还故意打了人家!”

“翻脸不认人!”

白天对这种流言蜚语漠然视之,不管别人怎么说,只要她自己没有做就好了,她知道自己当初做助理只是想要陪在韩雨薇身边,而这次当演员,也只是要应急。

不管别人怎么闲言碎语,她只要保持自己内心的平静就好了。

然而这里太吵,反正下一场还要很久才开拍,她就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看剧本好了,免得被他们分心。

一个人坐在无人的角落里,安安静静的看剧本,而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阴冷的风,凉到让她头皮发麻。

“谁!?”白天猛然转身,然而身后,并没有任何人!

不,人在她的身后,在她刚刚转身的时候,那个人,同样又转到了她的后面,似乎是不想让她看到他的真面目一样。

白天再次猛然转身,然而看到的,只是一闪而过的黑影!

“你是谁!?”白天冷冷地站着。

“我是你的心魔,”尖锐的声音,带着刺耳的笑意,“林白天?哈哈哈哈……就算是这么阳光的名字,内心,也是有黑暗的地方的吧?”

“你到底是谁?找我有什么目的?”什么心魔?她又不是白痴!

“不管是论身份还是能力,你都在韩雨薇之上吧?”男人得意地笑着,“而现在,不管是影响力,还是知名度,你都被她比下去了,很不甘心吧?”

“与你无关!”白天冷冷地回答。

“难道你就不想改变这种现状么?”声音,像是魔鬼的诱惑。

“我不需要你来干预!”

“可以我会让你很红哦,不管是演艺事业还是唱歌,我都会让你一步登天,站在世界的最顶端接受世人的膜拜,这一天,你也很期待吧?”

“……”看不到人,这点,让白天很气恼。

“跟我合作,只要帮我做一件事,我就立刻让你成为当红巨星,怎么样?”

“不怎么样!”白天直接拒绝,“做不做巨星无所谓,不是自己的努力,我不稀罕!”

“可是拒绝我,是要受到惩罚的呦。”

“你到底是谁!?”白天怒了,无论怎么转身都看不到他,这种感觉,让她很气恼。

“呐,我现在再问一遍,你,是要接受我的帮助,还是要接受我的惩罚?”得意的声音,带着刺耳的笑意,恶魔一般的诱惑!

白天站住身体,冷笑,“如果想成为我的敌人,我不介意,但是想要我成为你的狗腿,做梦!”

她不要牺牲自己的原则来换取梦想的成功,那样的话,她跟钟一凡有什么区别?就算成功又能怎么样,她会鄙视自己的,不能好好享受成果的成功,她宁可不要!

“想成为我的敌人?哈哈哈!你还不够资格,”对方笑容阴冷,“不过作为我棋子的一部分,我倒是可以先拿你开刀,哈哈哈哈……”

放肆的笑声,渐渐消失,白天却始终没有看到对方的人影,这个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