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这还不算完,被震得倒飞而回的飞豹,很快稳住了身子,眼中凶光直冒,发出低沉的吼叫声,显然并没有放过韩末的意思。

韩末一颗心不由得沉了下去,刚才趁着飞豹把注意力放在钱昆身上之时,自己都没有来得及逃脱,现在必定更没有机会了。

见得飞豹再次作势欲扑,韩末连忙将身子一沉,没入了林中,现在还呆在天上,那就是找死,以飞豹的速度,自己根本就逃不掉,也只有在林中,还可以借助那些合抱粗的古木稍作抵挡。

“轰隆隆”数声巨响,韩末再次被震飞了出去,不过这次却好了许多,被众多树木遮挡之后,飞豹的攻击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已是樯橹之末,但即使如此,仍然让他一阵气血沸腾。

韩末连忙掏出数枚灵丹再次丢入口中,竭力恢复消耗的灵力,也只有借助混元玄黄的防御,才能勉强抵挡飞豹的攻击,可这法袍消耗的灵力不是一般的大,因此韩末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嗑着灵丹。

如此几番,韩末都勉强支撑了下来,但那飞豹却是怒了,毕竟韩末的实力对于它来说,完全不属于一个层次,可他偏偏一次又一次地挡住了它的攻击,这怎能不让其感到愤怒。

于是,飞豹“吼”的一声怒啸之后,张开大口,朦朦的青光闪耀中,一道刺眼的青色光柱陡然射出,“哗啦啦”,在韩末目瞪口呆之下,遮挡在其之前的数十棵古木,瞬间就被击成了糜粉。

“不好。”韩末心中暗叫一声,连忙身形一缩,灵力疯狂涌出,将法袍的防御开到了最大,其上的禁法也是同时发动,玄黄色的光芒在瞬间就将其重重包裹了起来。

“砰”的一声,青色光柱与玄黄色的光团交击在了一起,相持不下,可韩末马上就发现,体内的灵力就仿佛泄了闸的洪水,疯狂涌出,只片刻就已见底,失去了支持的玄黄光团顿时砰然溃散,韩末被那青色光柱一击而中,带着四处飞洒的鲜血,横飞了百丈距离,然后“啪”得一下,撞在了身后的一株古木之上。

“太强了,这就是中级妖兽的实力吗?”韩末委顿在地,口中的鲜血疯狂的涌出,心中不由生出一丝绝望来。

“原本还以为凭借着那双属灵符,可以与之一拼,可谁曾想,在对方接二连三的攻击之下,自己根本就没有使用灵符的机会。”

韩末挣扎着想要站起身,但内腑却剧痛欲裂,仿佛破碎了似地,根本用不上力气,体内的灵力也是消耗殆尽,无论丹田还是经脉都已近乎枯竭,显然已没了丝毫抵抗之力。

“难道自己这次要死在这里了吗?”

韩末抬起头,看着飞豹一步步悠闲地走近,心头一片茫然。这飞豹显然也知道,地上的这人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因此在将其杀死之前,并不吝于游戏一番,就仿佛猫戏老鼠,玩累了,再将其一口吞下。

“砰”,飞豹一爪将韩末拍飞出去,只是这次它并没有露出其中锋利的爪牙,然后身形一闪,在韩末落地之前又是一拍,然后再闪再拍,“砰砰”声中,韩末如同一只皮球般,被飞豹拍来拍去,成为了其戏耍的玩具。

韩末心头顿时涌出一股怒火,自己实力不济,被杀了也就罢了,可现在竟然被一妖兽如此戏弄,士可杀不可辱,韩末无声的咆哮一声,随即原本枯竭的丹田,不知怎的忽然涌出一股灵力来,虽然细弱无比,只那潺潺的一丝,但也足以让韩末感到惊喜,开始慢慢孕育力量,准备反击。

“砰”,韩末再一次被拍飞了出去,飞豹连忙身形一闪,准备再次举起爪子之时,却忽然发现,那原本一直被自己戏耍的玩具,忽然展开身子,掏出一把灵符,并将之硬生生地塞入自己微张的大口之内,然后又迅速抽回手臂,一个俯身趴了下去。

“爆”,随着一声模糊的轻喝,飞豹只觉嘴中轰然一震,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冲破了大脑与口腔之间的骨骼肌肉,将其头颅瞬间炸成了粉碎,顿时,那飞豹哼都没及哼上一声,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见此,韩末不由长舒一口气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韩末醒来时,已是夜幕降临,还好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并没有其它妖兽进入这里,否则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的他就死定了,不过,这也是正常,毕竟这片地方还属于飞豹的领地,在没有得知其已经死亡的讯息前,其它的低级妖兽自然不敢近前。

韩末连忙吞下数枚灵丹,恢复了些许灵力后,掏出四面小旗,挥手布下禁制,这才放心的静心疗起伤来。

随着韩末灵识的恢复,他渐渐察觉到,自己这次受得伤,比之以前任何一次都要严重的多,五脏六腑全部移位,经脉几欲断裂,体内到处都是撕裂的伤痕,流出的鲜血都积成了洼。

韩末连忙静心凝气,借助灵丹化开的药力,开始恢复起来。先是枯竭的丹田之内,一丝丝微弱但却凝实无比的灵力生出,在丹田内盘旋回绕,形成一个微小的灵力漩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漩涡越变越大。当韩末感觉到丹田开始隐隐作痛之时,连忙指挥着这股灵力涌出丹田,进入经脉之中,并开始修复经脉上的创伤。

“哗哗”,温润的灵力仿佛海浪一般,轻轻地拂过经脉,滋润着其中的创伤,并且通过经脉的连接,汹涌的灵力被接引到了身体的每一处,所有的伤口在灵力的滋润下都开始缓缓恢复过来。

“噗”得一下,韩末吐出一大口黑紫色的血液,却是其体内郁结的凝血,随着这口紫血的喷出,韩末原本苍白的脸色反而红润了许多。

韩末睁开双眼,露出一丝喜悦的笑容后,重新吞入数枚灵丹,然后再次凝神入定,修养起来。

就这样,过了近一月之后,周围的妖兽发现,飞豹领地忽然出现的那片迷雾,又忽然的消失不见了,留在原地的就只有一大滩干涸的血迹,散发出腥臭的血腥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