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传法殿吗?

韩末看着眼前的大殿,眼中却有些疑惑。

这座大殿没有他想象中的恢弘大气,就那么简简单单,古拙而朴实的坐落在一山头之上,若不是被指引而来,韩末还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

怀疑归怀疑,韩末还是举步迈入了传法殿中。

只见大殿之内,数根合抱粗的石柱撑起了一方穹顶,四壁灰扑扑的,甚至还有些坑洼,地上也许是常年有人进出,所以磨平了许多。

韩末行在其间,心中越发怀疑,这真的是传法殿所在吗?

“是不是感到很失望?”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韩末循声望去,只见一灰衣老者正盘坐大殿尽头,连忙上前恭敬道:“弟子韩末拜见传法长老蓝师祖。”早在来此之前,韩末就已打听到这传法殿有一长老姓蓝名昀,乃一结丹后期的修士。

蓝昀挥挥手,不置可否的再次问道。

“老夫问你,是不是感到很失望?”

“是的,师祖。”韩末并没有否认心中的想法,点头承认道。

也许是因为韩末的答案有些出乎他的预料,蓝昀略显惊讶地抬头看了眼韩末,忽然大笑道:“哈哈,不错,还挺诚实的,有不少弟子明明看着很失望,但却非要口是心非,我也懒得和他们说,不过对你,说说也无妨。”

“这传法殿,乃是数十万年前,我崇云宗开山祖师方道渊方祖师亲手所立,以方祖师的修为,已近天道,所谓返璞归真,正是此理,所以,不要看这传法殿似乎很是普通,但其中玄妙奥秘之处必会让你大吃一惊。而且,以后每当你的修为有所突破的时候,不妨到这传法殿来转转,也许会有什么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蓝昀意味深长的说道,只是到底有什么收获,他却并没有说明。

不过,既然蓝昀这么说了,那么肯定是有用意的,于是,韩末把他的话给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多谢师祖指点。”

蓝昀点了点头,说道:“好了,你自己进去吧。记住,你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若是过了,就会被其中的禁法送出殿来,所以要抓紧时间。”

韩末点头应是,没走几步,身后又传来蓝昀的声音:“记住,一切随心。”

进得尽头一高大的方形拱门,没走几步,数道石门就出现在了眼前,其上分别篆刻有功法、道法、阵法、禁法、炼器、炼丹、炼符等等,显然分为了几个大类。

韩末没有丝毫犹豫的进入了刻有道法的石门,随即又有五道颜色不一的石门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前,白、青、黑、赤、黄,似乎正好与金、木、水、火、土五行对应,韩末犹豫了一下,先进了红色的石门。

顿时,韩末只觉眼前一晕,就仿佛进入潭谷之时的感觉,当其回过神来时,眼前的一切顿时让他惊呆了。

韩末发现自己竟然凌空立于一片无尽虚空之中,周围点点赤芒闪烁,就仿佛无尽苍穹中密布的繁星,让人顿生渺小之感。

这里竟然如同那潭谷一般,是一空间独立的空间,难怪蓝师叔会说这里的景象会让自己大吃一惊。

韩末这才醒悟刚才蓝昀为何会有那样的话了。

韩末伸出手去,触摸了下虚空中一朵闪烁着赤芒的火团,顿时,那道火团化为一方火红的玉简,落在了其手中。

韩末灵识一动,想要探入其中,却倏然一股大力涌出,将其灵识反弹了出来。

韩末不由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显然这方玉简以他的修为尚不能查看,只好摇头将其放开,玉简顿时重新化为赤芒,耀于苍穹。

有了一次教训之后,韩末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这方星空来。

只见其中虽然繁星点点,但其中的亮度却也有着区别,韩末仔细的分辨了一下,发现其中共分为四个层次,其中最耀眼的,当然不用说,肯定就是元婴期才能查看的玉简;次些的想来就是结丹期;再次的即为筑基期;最后的自然就是练气期。

不过,为什么没有元婴期以上的呢?虽然说到了出窍期就要飞升上界,但据说上古之时,元婴期以上的神通法术在修真界也有不少,就算失传了许多,但作为雷州数一数二,传承了数十万年的宗门,好歹也应该会留下一些啊。

韩末疑惑的又仔细找了遍,却依然没有任何发现。嗯,也许是另有收藏之地吧。韩末也只有做此之想了。

算了,那些离自己还远的很,还是先把自己能够学的找出来吧。

韩末开始聚精会神需找了起来,很快,就让其发现了不少练气期的火系道法,但却没有一个是他想要的炎龙术。

虽然其中也有不少威力似乎不错的火系道法,比如火网术、赤火术,一个能结成火网,将对手困于其中;另一个则能随着修为的提高,进阶为橙火术、青火术以及紫火术。

不过,由于韩末对炎龙术的进阶道法,九龙炎火术有着不小的期待,所以并不打算放弃,继续寻找了起来。

可这里的玉简实在是太多了,到底该怎样才能找到自己需要的玉简呢?难道就这样随便抓取碰运气吗?

韩末摇了摇头,这当然不可能。

就在韩末看着眼前茫茫多的漂浮于虚空之中的玉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忽然想起蓝长老最后所说的那句话来——一切随心。

一切随心?难道——?

韩末心中不由一动,心念微动,随即一颗小小的星火划过虚空,随着他的心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韩末伸手一触,一枚玉简落入手中,灵识探入其中,炎龙术三个大字顿时映入其脑海之中。

果然如此,竟然只靠想就可以了。

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韩末不再迟疑,灵识飞快的深入玉简之中,想要将其中的内容复制入脑海中,可紧接着韩末就发现,这玉简中的内容竟然不能复制,必须依靠记忆一字一句背诵下来。

原来如此,难怪要给三个时辰的时间,之前还以为是用来找玉简用的,所以才误导了自己,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现在看来,这时间却是专门留来背诵道法的。

不过,这玉简为什么不炼制成能复制的呢?这个想法在韩末脑海中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