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洞天的滑落,在穿过一片仿佛隔膜一般的东西后,韩末眼前陡然一暗,旋即又是一亮,接着,一颗较之先前更为巨大,也更为明亮的星辰出现在了其眼中,而之前的三千星辰,此时却化作了三千星芒,点缀星空,绚丽无比,就仿佛刚才的一瞬间,韩末穿越了无尽时空,来到了虚空的尽头。

抬眼望去,这颗新出现的星辰大有亩许,散发着无尽耀眼的光芒,但放眼直视,却又不感觉刺眼,无比柔和。可就在这无比柔和的光芒下,韩末能够感觉的到,其中蕴涵了无比强大,仿佛能将整个世界洞穿的力量。

显然,这颗星辰,就是之前三千星芒环绕的中心,只不过之前为庞大的立场包裹着,隐藏于无尽虚空之中,所以才没有显现于外,而且,若非那股莫明力量的牵引,韩末能够肯定,《玄胎平育天》根本不可能穿越那道隔膜,进得这片时空。

“如此庞大的力量,再加上其外环绕的三千星辰,莫非此星乃是道祖所遗?”

之前,因为三千星辰,韩末联想到了道祖的三千弟子,如今,这颗明显乃是群星之首的星辰,自然而然的就让韩末想到了道祖鸿钧。

“若真是如此,道祖失踪之谜,说不定真能在此地解开。”

思及此,韩末精神顿时一振,连忙发动洞天禁制,顺应着牵引之力,以更快的速度向着那颗巨星飞去。

不过,有这么一句话,叫做望山跑死马,看似伸手可及的星辰,在洞天全力飞驰了数月之久后,只除了星辰变得越来越大,洞天越来越小外,韩末根本就没有丝毫接近的感觉。

而且,通过这些日子的推算,韩末已经大略算出了此星的大小,较之人界都只大不小,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就这样,继续飞驰了半年,穿过了数百上千的空间屏障后,整个星辰渐渐变得遮天蔽日,再看不到丝毫边际,而《玄胎平育天》,在这星辰面前,也变成了芝麻一般的存在,毫不显眼,而就在此时,韩末神识也终于触及到了星辰实体,却是洞天与星辰即将交汇,而洞天为何会受到牵引,前来此地的奥秘也终于将要揭晓。

而随着两者之间距离的不断缩小,星辰之上的景象,渐渐呈现在了韩末眼前,只见其上,无形的,有形的,赤的,蓝的,青的,白的,各色火焰,接天连地,甚至腾于九天,弥漫虚空,无尽的光热散发出来,空间都被扭曲,之前的那些空间屏障,显然就是因此而生出的。

在这般遮天蔽日的火焰中,若非洞天禁制的保护,韩末真不知自己是否会被那天火灼成灰烬。

不过,最吸引韩末的,却并非这笼罩了整个星辰的火焰,而是星辰万里高空之上,那一座满蕴着古朴苍劲气息的高台。

那高台,方圆不过百亩,四方玉阶相连,中心有一平台,其上空荡荡,并无一物,在这无边广大的星辰上,这高台连一颗灰尘都算不上。可莫名的,韩末一眼就发现了它,而且,更为奇异的是,韩末很快就察觉到,牵引《玄胎平育天》来此的那股力量,并非来自眼前这颗庞大无比的星辰,而是出于那座毫不显眼高台。

“难道,这座高台才是整颗星辰的核心不成?”

抱着这样的想法,在洞天停滞于高台万丈高空后,韩末倏忽穿出洞天,沿着两者连通的力量通道,向着高台直落而去。

也许是因为高台力量的阻隔,星辰火焰根本近不得其身,无尽的火热也被尽数阻隔在外,使得韩末没有丝毫不适。

而当韩末终于踏足穿过万丈虚空,踏足高台之上时,一幅幅莫明却又断续的画面忽然涌上心头。

忽而一位老者盘坐高台,其周数千弟子环绕,听经闻道;忽而老者演法,示于众人;又忽而,众弟子纷离而去,老者独坐参道••••••

随着画面的转换,很快,韩末就了然了过来,显然,那老者就是道祖鸿钧,周围环绕的那些人,自然就是其三千弟子了。

“没想到,这座高台竟然就是当年道祖说法之处。”

不仅如此,随着更多画面的涌现,道祖当年之所以会消失在三十三天,其奥秘,也终于慢慢显现了出来。

却是道祖当年宣布闭关参道后不久,不知为何,忽然将其三千弟子尽数召集,并在暗中遁离了三十三天,去往了虚空深处,然后,道祖及其弟子,开始在虚空中四处游荡,搜寻当年洪荒破碎时,散落的空间碎片,随后,又合力将这些碎片汇聚一处,形成了一个较之人界更为庞大的世界,以及环绕周围的三千小世界,不用说,这个庞大的世界正是眼前的这颗仿佛为无尽火焰包裹的星辰,而那三千小世界,自然也就是那三千星辰。

不过当初,这颗星辰世界刚刚形成之际,其中并没有火焰,而是一片生机勃勃,若非没有人类生存,活生生就是另一个人界,不过这时,意外却出现了,就在这方世界形成之后不久,一个仿佛为无尽黑气环绕,浑身气息威势全然不输道祖,甚至还有过之,名为罗睺的魔影忽然出现,欲要霸占此界,道祖自然不依,两者大战,道祖竟然不敌,最后还是联合了三千弟子,合力才将那罗睺击败,并将其封印在了这方星辰世界之中。

而两方大战,使得天崩地裂,这方星辰世界不支崩溃,最终却演变为了眼前的这颗火焰星辰。

而道祖及其弟子,虽然合力将那罗睺封印,但其本身也是身受重伤,门下弟子更是死伤大半,只余三百余众存活,而且其中绝大部分全都身怀重创,不得不遁回了各自的小世界,以疗养伤势,至于道祖,自然就留在了这方星辰世界之中,一来,可以借着这方世界崩溃时散落的生机疗伤;二来,也能就近看管封印,以免罗睺破封而出。

而这,也正是当年三十三天逢遭大难之时,道祖之所以没有现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