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风暴中,不时有气流横掠而过,借着其中的力量,韩末游鱼般穿梭不定,逐渐远离风暴的中心。

“轰!”

巨大的轰鸣声中,一块小山大小的巨型陨石,为狂乱的风暴卷裹,盘旋着向韩末侧面撞来。

见此,韩末顿时大惊。

要知道,在这样狂暴的气流中,即便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击打在人的身上,都能穿出个窟窿,更何况这小山大小的陨石,若是被其撞上身来,就算不会粉身碎骨,下场也必定好不到那去,到时,身受重伤的他,别说挣脱风暴,能否继续存活下去都是两说。

因此,韩末没有丝毫犹豫,连忙一个翻身,抬手打出一道灵力,朝着陨石轰击而去。

“嘭!”

灵力击打在逐渐逼近的陨石上,却是没有留下丝毫印痕,能够在如此暴虐的风暴之中存留下来,这陨石果然不是凡物,不过现在,对这块明显乃是由天材地宝构成的陨石,韩末却是没有丝毫想法,毕竟,相比于宝物,自己的性命显然更为重要。

借着灵力与陨石撞击产生的那股反弹力,韩末身形顿时一震,然后,体内灵力骤然爆发,倏忽破开狂乱的气流,横移到了数百丈外,正好躲过了陨石运行的轨道。

见得那陨石一晃而过,韩末顿时松了口气,可就在这时,打横里忽然涌出一股气流,朝着韩末一推,刚刚爆发了浑身灵力,满脸苍白的韩末,一个立身不稳,当即就被那股气流裹挟着,再次向那陨石横撞而去。

韩末脸色顿时大变,眼见得陨石在眼中逐渐放大,其根本就来不及多想,连忙暴喝一声,抬起双手,接着,其体内残存的所有灵力,顿时疯狂的向着双掌汇聚而去,最后,化为了两道璀璨的五彩光柱,轰击在了逐渐逼近的陨石上。

不过这次却不比上次的侧面轰击,虽然看似凶险,但只要掌握好角度,然后借力弹开,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但这次,由于身后气流的忽然出现,猝不及防的韩末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只得正面硬撼那巨大的陨石,也因此,当那五彩光柱轰击在陨石上后,一股狂猛的巨力顿时反震回来。

“噗!”

巨大的反震力,当即将韩末震得五脏欲裂,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与此同时,其双臂就仿佛被切去了一般,一阵剧痛之后,就再没了任何感觉,不仅如此,其浑身的骨骼也是“噼里啪啦”一阵爆响,一时间,也不知断去了多少骨头。

可是,如此之大的反震力,也仅仅只是抵消了韩末身上的那股推力,至于陨石本身,却是没有丝毫停顿,一如既往的沿着原本的轨迹继续向前冲去。

本已脱身而出,却因为一股骤起的气流,再次不幸被卷入其中,身负重伤、灵力耗尽,已没了丝毫躲避能力的韩末,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陨石直撞而来。可就在这时,一道灿烂无比的五色光华陡然从韩末体内爆发了出来。

接着,伴随着庞大的威压,一面铜镜从其头顶冉冉升起,其上萦绕的氤氲之气,赫然与韩末所有的混沌之力性质一般无二。

不过,相较于韩末融合五行至力,修炼出的混沌之力,铜镜上的显然要更为磅礴、厚重,仿佛无有穷尽。

“唉,你这小娃儿,还真不省心,竟然连区区空间风暴都抵不住,还真是给老主人丢脸。”

随着一声长叹,一个不过八九岁的小童倏忽从铜镜之中浮现,双手叉腰,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教训道。

却是《大化先天五行镜》中的器灵,见得韩末遇到危险,终于忍不住现出身来。

教训完韩末,那器灵小童也不等韩末有所反应,当即抬手朝着铜镜镜面遥遥一点,顿时,萦绕其上,庞大到仿佛无有止境的混沌之力,倏忽化为一道粗有合抱,璀璨至极的五色光柱,向着已逼至身前不过数十丈的巨大陨石轰然击去。

“轰!”

巨大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小山大小,即便空间风暴都消磨不动的陨石,在那道五色光柱的红几下,当即粉碎开来,化为了无数碎块,向着周边激射而去。

“噼里啪啦!”

也幸好韩末有着《大化先天五行镜》所化的五色光罩保护,否则,先不说如此近距离的爆炸,以其现在虚弱无比,灵力全无的身体能否扛得住,仅只这激射出来的无数陨石碎片,都能将其穿出无数窟窿来。

“好了,麻烦已经解决了,不过,以你现在的状况,想要再挣脱风暴,显然已是不可能,既然如此,那我就干脆好人做到底。”

摇摇头,器灵再次一点铜镜,一团灿烂的五彩光华顿时爆开,接着,韩末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包裹着,倏忽穿入某个通道之中,而当其再次感应到外界的情况时,却忽然发现,其身前不远处,正盘旋着一座庞大的岛屿。

“这不是之前无尽汪洋的那座岛屿吗?怎么,它也被空间风暴卷入了虚空?”

对于韩末的疑问,五行镜的器灵并没有回答,只是抬手一刷,五色光华闪烁间,那层层叠叠环绕在岛屿周围,让韩末伤透了脑筋的庞大禁制,当即就破开了一道人高的缝隙。

携着韩末,器灵当即化为一道五色流光,穿过那道缝隙,进入了岛屿之中,接着,随便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将韩末丢在地上后,其就重新没入了《大化先天入五行镜》中,消失不见,只在韩末耳边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这里乃是三十三天之一的《玄胎平育天》,想来,在这混沌虚空,也只有这里最安全了,你就放心的在此疗伤吧。”说完,韩末耳边又传来低低的几声嘀咕:“为了这小娃儿,这次真是亏大了,我的先天之气啊!”

接着,器灵就销声匿迹,再没了丝毫声息,显然已经陷入了沉睡,并以此弥补着之前的消耗,至于《大化先天五行镜》,自然也化为一道流光,重新没入了韩末体内。

苦笑一声,也顾不上打量周围的环境,韩末强忍着浑身的剧痛,掏出一只玉瓶,将其中所剩无几的灵丹,尽数塞入口中后,即开始盘坐调息,恢复起自身的伤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