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雷劫后,乃是罡风,来自九天之上的猎猎风暴,其中仿佛隐藏了无数能够切割空间的利刃,撕裂着虚空,弥漫了整个天空的火网当即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见此,韩影木然的脸上微微一动,旋即,将口一张,溃散的火网当即重新化为一道三色灵火没入其口中不见,旋即,其又将手一翻,一把看起来有些残破的羽扇出现在了手中,韩影抬手,将那羽扇连连挥动,一股又一股不下于那九天罡风的风暴狂涌而出,并很快与那罡风交击在了一起,顿时,只听“轰”“轰”连声爆响,两者交接之处,一个又一个漆黑的空洞浮现而出,周边的罡风、风暴尽数没入其中不见。

虽然第一重阴雷劫时,凭借着三色灵火的至阳之力,克制了阴雷的至阴,使得韩影的消耗并算不多,可是现在,当韩影以一己之力,对抗这凝聚了整个《玉清境清微天》大部分法则之力所转化的罡风时,其消耗之大可想而知,不过片刻,原本红润的脸庞就开始变得苍白了起来。

毫不犹豫的一抬手,将早已准备好的大把灵丹塞入了口中,不过,韩影清楚,这只不过是权宜之计,以灵丹转化灵力的速度,根本就抵不上他消耗的速度,因此,最多不过半个时辰,其灵力就会消耗一空,到时,其就再无余力,只有靠本体自身之力,来对抗剩下的天劫了。

低头看了看身下,那依然紧闭双目,疯狂吸纳着天地元气的韩末,以及其顶门之上,因为大量元气的注入,已增大了近三倍的元婴,韩影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喜色,旋即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还好,只要再拖延片刻,本体就能稳定因为刚刚突破而暴涨的气息,到时,以其修为,想要抵挡剩下的天劫,应该完全没有问题。”

思及此,韩影当即再不顾惜灵力,不断挥舞着手中羽扇,激发出一道又一道狂风,将从天而降的罡风纷纷击破。

就这样,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席卷了整个空间的罡风也终于平息了下来,而这时,那燃烧了整个天空的天火,也终于缓缓落了下来,这天火,同样乃是至阳之火,因此,想要放出三色灵火,以火抗火显然是不可行的,而以手中羽扇对抗,则更不可行,所谓风助火力,这般下来,恐怕不仅不能抵挡天火的侵袭,反而会愈增其威。

更何况,之前为了抵挡罡风,韩影的灵力已然消耗了灵力,此时,其脸上全无血色,苍白的吓人,再加上其本身属性乃是属土,想要克制天火,已是力有不逮,因此,其没有丝毫犹豫的一晃身,重新没入了洞府暗处,将这天火之劫,交给了本体。

这由韩末分神孕育的傀儡分身,其灵智不下于任何人,深知保全自身之理,更何况,他也有着极大的把握,这天火不会给韩末带来任何危险,毕竟,韩末本体也不是没有防护的。

一簇簇天火,就犹如天花朵朵,从天而降,看似绚丽无比,但从那灼烧的连空间都发出阵阵爆裂之声的情形就能看出,其中蕴含的力量是何等庞大。

随着天火的逐渐逼近,一直紧闭双眼的韩末终于睁开了双眼,顿时,虚空之中,仿佛多出了两道璀璨的光柱,其中,竟然蕴含了无数大道法则凝聚的符文,当这两道光柱汇聚到天火之上时,那遮天蔽日的天火所在的空间仿佛凝滞了般,倏忽停滞了片刻,旋即,才又缓缓而落。

“哼!”

韩末冷哼一声,接着,其头顶之上,因为吸纳了足够的天地灵气,已然增大到了三尺的元婴,陡然直立而起,与此同时,其依然纤细的手臂,挥舞着掐出一道道法诀,这些法诀与之前相比,虽然看似没有多大区别,但也许是因为境界的突破,其中竟然隐隐蕴含了法则之力,也因此,当这些法诀没入周边早已布置好的禁制中后,顿时,明光闪现,一道博大至宏的气息冲天而起,接着,一道道与那晶壁极其相似,但显然要薄上许多,只有百分之一厚薄的晶幕凭空浮现,将其牢牢护卫在了中心。

“滋滋!”

天火落在晶幕上,无数法则符文顿时从晶幕中闪现而出,抵挡着天火的灼烧,而天火之中,同样有着许多法则符文若隐若现,两者纠缠一起,发出阵阵清脆的爆裂之声。

不过,构成这方小世界的那层晶壁,其中的法则之力,仿佛无边无际,其转化的天火,其中的符文自然也是数不胜数,在这无有尽头的符文围攻下,晶幕终于不堪重负,“咔嚓”一下,破碎了开来。

有一就有二,随着第一层晶幕的破碎,第二层,第三层······随着时间的推移,也纷纷破碎了开来,很快,漫天天火就逼近了韩末最后的一层防护晶幕。

“没想到,将《玉清境清微天》中的大道法则凝聚一处后,其形成的天劫竟然如此之猛,虽然仅只区区三层,却较之普通的六九之数,也不逞多让。”韩末皱了皱眉头,旋即,却又庆幸无比地叹声说道:“也幸好自己及时将气息稳固了下来,否则,再拖延片刻,让这方世界凝聚出第四、第五,甚至更多的天劫后,自己必然难以幸免。”

正思索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那最后一层晶幕也终于破碎了开来,漫天天火顿时蜂拥而来,虽然,较之最开始的时候,稀疏了许多,但依然是遮天蔽日,显出赫赫威势。

不过,韩末脸上的神色却丝毫不显紧张,就仿佛这漫天的光焰全都是过眼云烟,不值一提,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只见,随着一簇簇天火的逼近,韩末身上陡然浮现出一套青色的精致盔甲,其上水波潋滟,庞大的水行之力汇聚为一条庞大的青色巨龙,将其躯体以及元婴全都包裹在了其内,天火落在其上,最多也就激起一阵阵水雾,却不能伤及韩末分毫。

待得大部分天火都消散后,盘绕韩末周身的青龙陡然仰天发出一声轻吟,旋即,伴随着一道接天青光,青龙冲天而起,剩下的那些弥散周边,威势全无的天火,顿时纷纷湮灭。

第三劫,天火劫,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