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鬼修家族,即是上古魔劫之后,由鬼修建立的修真家族。

当年,为了抵御魔族,某些人类牺牲了自己,修炼了本来只有魔族才能修炼的功法,其结果,自然导致他们变得人不像人,魔不像魔,成为了鬼魅一般的存在。

可也正是由于他们的牺牲,最终人类才得以保存,因此,即便这些鬼修因为修炼魔族功法,导致自身人类的血脉变得不再纯粹,但却并没有受到人类的排斥,并在上古魔劫之后,成为了人界修士的一员。

不过,人类是一种特别容易健忘的生物,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古所发生的一切渐渐湮没在了历史当中,不再为人所知,也因此,鬼修这种与普通修士截然不同的存在,也开始慢慢受到了人类的敌视。

当然,像崇云宗这般,能够沟通地仙、天仙两界,并藏有诸多上古典籍,深知上古之事的宗门,对于鬼修还是很怜悯的,所以,宗门才会在姹女峰设立山头,其目的就是为了安置托庇于此的鬼修,人界九州,大多如是,不过,其中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洪州。

千多年前,散修联盟崛起,代替天玄宗,成为了洪州最大的势力,同样,其也不得不继承了天玄宗监察人界的责任,不过,与九州其它宗门不同的是,刚刚崛起的散修联盟,就仿佛暴发户般,根本就没有多深厚的底蕴。因此,对于鬼修曾经做出的牺牲,他们是完全不知,亦或知道了,也是漠不关心。

毕竟,散修联盟只是一个十分散漫的组织,其中的成员,全都是来自各方的散修,这些散修,大部分连自身都顾不过来,根本就没有余力像崇云宗那般,专门设立山头,以庇护鬼修。

甚至,还有些散修,谗涎那些传承多年的鬼修家族之中藏有的诸多宝物,竟然联合起来,暗中对鬼修家族下手,从而导致了如今的鬼修家族越来越少,而那些幸运逃过一劫的鬼修,却也因此不得不远避他方,托庇在了崇云宗等宗门之下。

很显然,姜茹正是这样的一位鬼修。

“茹姐,这些事为何不早些跟小弟说?”韩末沉声言道。

姜茹摇摇头:“早些说又有什么用?当年的你,修为连我都不如。更何况,早在族人被杀的当年,我就发过誓,一定会努力提升自己,依靠自己的力量将那些人渣碎尸万段。”说道最后,姜茹眼中透出的恨意,就仿佛熊熊燃烧的烈火,灼得韩末双眼一睁刺痛。

“茹姐,你——”话刚说了一半,在见得姜茹那无比坚持的眼神后,韩末不得不喟叹一声,放弃了继续劝告的打算。

“茹姐,既然你不想小弟帮你报仇,小弟也就不再坚持,但作为姐弟,你却不能阻止我在其它方面的帮助。”说完,韩末抬手一翻,将刚刚从乾坤戒中取出的《不朽之眸》递了过去。

这《不朽之眸》乃是当年韩末在苦寒之地,得自那上古魔尊之手,具有莫大的威能,但由于韩末修炼的功法与之并不相符,即便体内的混沌之力能够自由转换成任何力量,但使用起来,总有些窒碍,更何况,韩末手中不输于此物的宝物有着不少,这东西留在手中的作用并不大。

不过,若是将此物给了姜茹,其中蕴含的庞大魔气不仅能帮她飞速提升修为,间接的帮她一把,还能让此物的作用发挥到最大,如此一来,正是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这个——”

也许是因为誓言的关系,虽然感受到了《不朽之眸》中蕴含的庞大魔气,知道其对自己的修炼有着巨大的帮助,但姜茹并没有马上接受,而是显得很是犹豫。

“茹姐,小弟将这《不朽之眸》给你,最多也只是帮你提升修为,最后报仇还是要靠你自己,因此,茹姐,你也不用太过拘泥。更何况,你如今托庇于崇云宗,又何尝不是受到了宗门的帮助,既然接受了一次,又何必推辞这第二次?说到底,你也并没有违背自己的誓言。”韩末沉声劝道,甚至,为了让姜茹接受自己的帮助,其不惜揭开了对方一直羞于启齿的事情。

听得韩末所言,姜茹的身子顿时一阵轻颤,显然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见此,韩末不由有些后悔,自己说的话还是太重了。

“小末,你说得对,既然当年接受了崇云宗的帮助,如今却也没有理由推辞你的帮助,不过,小末,希望你答应我,报仇的事,你不要插手,一切让茹姐自己来做。”

沉默了片刻后,姜茹终于开口答应,接受韩末的帮助,不过同时,其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对此,韩末自是满口答应,不过其心中却是另有他想。

“茹姐,看你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阴丹巅峰,如此一来,正好借助这《不朽之眸》中蕴含的魔气,继续闭关,冲刺一番,说不定就能找到契机,成就鬼婴。”

说到这里,韩末忽然一拍额头,大叫一声道。

“对了,说到修炼,小弟这里还有不少从罗刹一族手中得来的魔丹,正好可以用来帮助冲击鬼婴境界,另外,这《不朽之眸》虽然厉害,但以茹姐如今的修为,使用起来,却是有些不太趁手。”

说完,韩末开始不断从乾坤戒中掏出一件件的物事来,这些物事,一部分乃是各种瓶瓶罐罐,其中装着的,自然就是各种作用不一,或是疗伤,或是恢复阴气,或是提升修为,或是冲击境界的魔丹。

而其它一些,或剑或甲,样式奇古,却全都为黑气笼罩,显得魔气森森的东西,不用说,自是当年得自罗刹一族的各种魔宝。

“这些东西,反正小弟我也用不上,茹姐就都收下吧!”

有些事,只要同意了一次,就不会再拒绝第二次,而结果也正如韩末的预料,虽然还有些犹豫,但最终,姜茹还是将那些魔丹魔宝全都收了下来。

见得姜茹收下了自己的东西,韩末心中自然很是高兴,不过这时,其忽然想起,当年焚仙谷中的那位女子来。究竟那女子是否就是茹姐,此时,正好问个清楚。

也许是因为将一直憋在心里的事说了出来,较之刚开始得沉郁,姜茹此时的心情要好了许多,在听到韩末问起当年焚仙谷的事,不由轻笑一声道。

“怎么?现在才发现吗?你还真是后知后觉啊?”

“竟然真的是你,茹姐?”

虽然心中早就已经有些肯定,但在听到姜茹亲口承认后,韩末还是不由有些惊讶,旋即,其又不解地问道。

“可当时,茹姐你为何要对小弟隐瞒身份?还说什么,乃是被请来帮手的朋友。”

“至于为什么隐瞒身份?”姜茹眼神不由一阵迷茫,片刻之后,才又重新恢复了清明,不过,在那眼眸深处,一丝黯淡的情绪一闪即逝。

“呵呵,很简单,你身旁有着那么一位好像很喜欢你的大美人,茹姐又怎好现身出来?那岂不是妨碍你吗?”

“大美人?”听得姜茹所言,韩末脑海中顿时想起,当年在重云镇就相识,后来又在焚仙谷中重逢的那位女子来:“茹姐,这玩笑可开不得,小弟跟那梅映寒只是普通朋友。”

虽然口中如此说道,但韩末心中却又是另外一番心思。

这些年来,梅映寒的身影虽然不时会出现在脑海之中,但韩末只以为那是朋友之间的思念,无关情爱。

可此时,姜茹的调笑,就仿佛催化剂般,当即使得韩末的一颗心乱跳不已,心中那根从来就没有被拨动过的弦,此刻也终于颤动了起来,一股异样的情绪慢慢升上了心头。

不过,也正因此,韩末并没有发现,姜茹所说的话中,显露出的漏洞。既然她知道,自己的现身,会对两人造成妨碍,那其化身所谓的“朋友”出现,不同样会妨碍到两人吗?

当然,此刻的韩末,心思已乱成了一团,即便这漏洞再大,其也不可能发现。

而韩末更不知道的是,就在其脸色变幻,神思不属之际,姜茹眼中再次闪过了一丝黯然。

如此,两人各有所思,阁楼之中又重新恢复了往日的静谧,良久之后,还是姜茹最先清醒了过来,见得韩末依然神思不属,心中黯然的同时,却又强作欢笑道。

“呵呵,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吗?可看你现在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像啊?”

听到姜茹的笑声,韩末终于惊醒了过来,却又正好将其所说的话听在了耳中,顿时脸皮发燥,虽然其很快抬手掩口,连连咳嗽,想要以此作为掩饰,不过,在姜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中,韩末最后还是败下阵来,在丢下一句“以后再来看茹姐”,就匆匆逃了出去。

见得如此,姜茹不由发出一连串犹如银铃一般的笑声,使得韩末那匆匆逃离的身影,显得更加狼狈。

不过,匆匆逃离的韩末并不知道,此时,姜茹那满布着笑容的脸上,一滴晶莹的泪珠,正轻轻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