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周化天三人之所以会在此时,将这诸多隐秘尽数告知韩末,除了因为他已经晋入了元婴期,具有了获知这些事情的权利外,还有着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了告诫于他,让他不要因为自身实力的快速提升,而太过自满。

毕竟,三十年的时间,就成长为一名元婴修士,这般成就,换做一般人想不自满都不行。

不过,韩末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就从一名普通修士成长为元婴老祖,其中虽然有着诸多奇遇的缘故,但其本身却也并非愚笨之人,即便在开始的时候还不太明白,但此时,对于三位师兄的目的,韩末心中已是了然无比,再明白不过了。

“多谢三位师兄提点,也请三位师兄放心,师弟绝不会因此而自满。”韩末诚恳地言道。

其实,在外界漂泊的这数十年,韩末见识到的高阶修士,至少都有数百,其中甚至还有像卢炳涛那样的地仙界的仙人,虽然只是刚刚突破了出窍,晋入了分神的地仙(以前就介绍过,在远古,元婴期以下的统称为练气士,元婴期以上,出窍期以下的为人仙,突破出窍,晋入分神期就是地仙;而天仙则是指渡过天仙雷劫的大乘修士),但却足以使韩末不敢有丝毫懈怠之心。

不过,即便韩末本就没有自满懈怠之心,但对于三位师兄的好意,韩末还是满怀感激。

“呵呵,多谢就不必了,只要师弟不怪我们这三个老家伙多事就好。”周化天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好了,该说的我们都已经说了,韩师弟,接下来,我们就带你去云中界真正的核心,拜见一下宗门在此潜修的各位前辈。”

“好。”韩末自是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声。

旋即,对辛琪与谷婉儿略作交待,韩末就随着周化天三人来到了当初,三人轮流看守的十二元辰大殿。

立身大殿之中,周化天抬手打出数道法诀,印在了那悬浮于十二根元辰罗柱中间的云中界投影上,顿时,原本只显现了十余座岛屿的投影陡然一阵变幻,更多的岛屿影像开始凭空浮现,将原本的那十余座岛屿挤到了边角之中。

伸手一指那些刚刚浮现,面积明显大了许多,气势也更为磅礴的岛屿,周化天满脸自豪道:“这才是我崇云宗真正的根基所在。”

说完,周化天再次打出一道法诀,不过这次,那法诀落去的方向,却是投影之中,为所有岛屿环绕的一座浮空大殿,这座大殿从外表看,与韩末四人当前立身的这座大殿一模一样,不过面积,显然要大上数十倍。

“看来,那座大殿才是真正的十二元辰大殿。”

就在韩末心生此念的同时,周化天的法诀也尽数落在了那座大殿投影之上,接着,四道接引神光陡然从天而降,为神光笼罩的韩末四人瞬间消失不见,当他们回过神来,顿时发现,他们出现在了另外一座大殿中。

这座大殿与之前的那座相比,除了更为高大,就再没了其它区别,其中的十二元辰罗柱,云中界的投影,甚至大殿周围的壁画,全都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若不是心中早有准备,韩末说不定还以为自己呆在原地没动。

“弟子周化天(陈炳元、吴敬义)拜见华前辈!”

就在韩末还在打量周围的环境时,周化天三人的声音忽然在不远处响起,循声一望,却只见,就在其身前不远处,三位师兄正恭声朝着一位老者行礼。

那被成为华师叔的老者,双目半睁半闭,浑浊无比,浑身上下没有丝毫气息透出,看起来就仿佛一位真正的风烛残年的老者,不过,韩末第一眼看去,就判断出这老者肯定不简单,毕竟,若此人真是老朽不堪,又岂能将自己的气息收敛得如此完美?

赶前几步,韩末照着三位师兄的样子,同样恭声行了一礼:“弟子韩末拜见华前辈。”

直到此时,那老者才终于睁开了浑浊的双眼,逐一扫过四人,然后将目光定在了韩末身上。

“你就是韩末?”

“是的,弟子正是韩末。”韩末恭敬地答道。

“好,好,不错,不错。”赞许的朝着韩末点了点头后,老者就又重新半闭起了双眼,对于恭立一旁的周化天三人,却是全然没有理会。

不过对此,周化天三人却没有丝毫为意,只在老者睁眼对韩末说话时,眼中才闪过了一丝惊异,不过很快,就又平复来了下来,随后,见得老者重新恢复了他们到来之前的那副老朽模样,这才悄悄一扯韩末衣裳,沿着大殿直通深处的通道行去,待得走出老远后,周化天才又悄声传音道,语气中满是惊异。

“韩师弟,没想你竟然得到了那位老人家的赞誉,真是不可思议啊!”

“嗯?那位华前辈到底是何人?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不错,竟然就使三位师兄如此惊讶?”

韩末一扫身旁的陈炳元,吴敬义两人,发现他们眼中同样都闪烁着惊异的光芒,顿时就有些疑惑,只是得到了对方轻描淡写的几句不错。

“呵呵,也难怪师弟会疑惑,不过,当你知道,即便在我师父的师父,也就是师兄我当年的师祖在晋入元婴期时,华前辈就已经像现在这样镇守殿中,一直到如今,你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

在见得韩末眼中透出的疑惑后,周化天自然没有令其失望,当即解释道。

“更重要的是,从那些更早进来此间的师兄,以及那些出窍师叔师伯的口中得知,自打那位前辈镇守此殿以来,其所说的话,屈指可数,更别说像今天这样称赞某人了,如此,你也就不难理解,我们为何会如此惊讶了。”

说到这里,旁边的吴敬义吴师兄忽然插嘴道。

“另外,据说当年地仙、天仙两界的建立,这位前辈也曾出过力,虽然没有如其他前辈那般身陨其中,却也受了伤及本源的严重伤势,修为再没了提升的可能,所以才没有飞升上界,而是镇守在了云中界中。”

略作停顿,吴师兄又接着道。

“当然,只是据说而已,事实究竟怎样,我们也是不得而知。不过,此事为真的可能并不大,毕竟,地仙、天仙两界的建立,距今已有数万年之久,难不成那位前辈在身受了伤及本源的伤势后,还能活到如今?”

听得此言,数人纷纷心有同感地点了点头,不过,包括韩末在内,没有任何一人发现,就在吴敬义开口说出那番话的同时,那位华前辈浑浊的老眼中,倏忽闪过一丝异色,旋即隐没不见。

大殿面积虽然不小,但仅只一条连接前殿与后殿的通道,在韩末等几位元婴修士的脚下,却是不过片刻,就穿越了过去,顿时,韩末只觉眼前一亮。

只见其中五里一廊,十里一阁,楼角飞檐,宫墙院落,鳞鳞瓦片,青色之墙,更有仙柳垂条,碧波池塘,其旁又有嶙峋山石点缀,仙鹤玉兔飞舞奔走其间,就仿若仙宫一般,与前殿的庄严肃穆迥然不同。

“作为云中界的核心,这十二元辰大殿除了华前辈外,还有其他宗门前辈轮流驻守,不过,不同于华前辈喜欢呆在前殿,其他前辈多在这后殿驻留,而且,这后殿之中的云銮殿,正是云中界诸位前辈平时议事之所。”

周化天一边介绍,一边引领着韩末,将其带到了一座上有“云銮殿”三个大字的殿堂之中。

殿堂之中,早有数十修士等待其中,放眼望去,这数十修士,虽然年纪不一,或老或小,甚至还有一位看起来较之韩末都要年轻,但散发出来的气势,除了寥寥数位,只有元婴初期修为的外,其他全都不弱于韩末。

显然,这些修士才是崇云宗真正的根基所在。

周化天、陈炳元、吴敬义当前一步,朝着位于众修士最中心的那位须发斑白的老者,恭声道。

“宫师伯,弟子周化天(陈炳元、吴敬义)携本宗新进元婴真人韩末韩师弟前来拜见。”

来此之前,周化天已经给韩末大略介绍了一遍,其中各位修士的样貌名号,因此,在见得那位须发斑白的老者后,顿时就知道了这人的来头。

此人名为宫如新,乃是宗内修为最高,已达出窍巅峰,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能迈出最后一步,飞升地仙界的绝顶真人。

韩末略微感应了下,发现此人散发出的气息,浩大磅礴,除了当初在中州时,所见的那几位由地仙界下界而来的巡风使外,就再无其他人能够比拟。

“弟子韩末拜见诸位师叔师伯。”

随在周化天三人之后,韩末朝着大殿中央的几位,明显都有着出窍修为的真人恭声言道,同时,他也不忘朝着两旁的那些元婴修士点头为礼,而那些元婴修士也同样点头做出回应,显得很是和善,包括那几位出窍修士,他们也不例外。

毕竟,这样一位年轻的元婴真人,其潜力可想而知,说不得百年之内,就能超越在座大部分的修士,并有可能更进一步,飞升地仙界也不是没可能。

更何况,此人修炼的功法乃是道祖所遗,并受到了地仙、天仙两界的极大关注,如此一来,自

然没有人愿意得罪,除非有人的脑袋被驴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