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破虚诀》的功法,韩末一晃而过,并未细看,而是将目光放在了此地有关的事宜上,很快,其就在大量杂乱的讯息中,寻到了五行真人的身份来历。

“余乃五行真人,师从道祖鸿钧,于道祖三千弟子中排名第七,而今,乃是三十三天成就之日,余将跟随师尊飞升上界,临飞升前,欲将这五行道统传承于世,可遍寻天下,先天五行道体,不得一人,唯有留下这传承洞府,以待有缘••••••”

虽然只是寥寥数句,却在韩末心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自己这位隔代师父,竟然是道祖鸿钧的弟子,如此说来,自己岂不成了道祖的隔代传人••••••“

想到这里,韩末顿时恍然,难怪当初卢炳涛的态度如此友善,对自己手中诸多的宝物,没有动丝毫贪念,却原来,此人早已看出了自己的跟脚。虽然不太清楚,此人为何能对五行真人了解得如此清楚,但想来,很有可能乃是构成了天仙、地仙两界核心的,那两座残破的三十三天中还留有些许有关的记载。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实际上,构成地仙界核心的《太安皇崖天》,正是五行真人随同道祖失踪之前的潜修之地,其中自然也就留有许多有关的记载,如此一来,卢炳涛这来自地仙界的巡风使想不知道五行真人的身份都难。

其实,自从天仙、地仙两界在得知了五行真人的身份,以及其在人界还留有一座传承洞府后,这两界的仙人就曾经尝试过,想要破入洞府,获得其中传承,不过,以五行真人的修为,其中的禁制,又岂是他们能够破解的,无奈之下,两界的仙人也只得按照五行真人留下的布置,遍寻具有五行道体,即五行平衡的人,欲想借其之力,突入其中。

不过,以当年五行真人的大能,遍寻洪荒,都无法寻得这么一个人,由此可知,五行道体之难得,世所罕见,更勿论如今经历了上古之劫,实力大损的两界了,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一无所得,也因此,五行真人留下的这座传承洞府,渐渐地就沉寂了下去,再也没有人愿意在其中浪费时间。

毕竟,即便其中有着天大的好处,但在如此这般,看得摸不得的情况下,自然也就无人愿意再在其上花费心力了。

不过,就算没人愿意将精力浪费其中,但这座洞府的由来却是在天仙、地仙两界流传颇广,而这,也是卢炳涛为何能够看出韩末跟脚最主要的原因。

“呵呵,没想自己修炼的这套功法,竟然有如此之大的来头。而且,据说道祖鸿钧收下的这三千弟子,根据其资质,道祖各自传下了一套最合适的功法,如此一来,这《五行破虚诀》岂不就是道祖亲传••••••”

即便还不能完全确定,但“道祖亲传功法”这六个字却依然使得韩末心绪激荡,好半天才终于平息下来。

继续看下去,又是一段文字映射入识海之中。

“••••••,不过,五行道体实在难得,为了不至道统断绝,余苦思之下,另辟捷径,创出了一门能够平衡五行体质的功法,不过,要想将这门功法修炼有成,就必须炼化天地五行至宝之一,借助其中庞大的五行至力,使得修炼之人的体质返转先天。”

“当然,仅靠五行至宝之一的力量,最后即便能够返转先天,成为五行平衡的五行道体,但较之真正的先天而生的五行道体,却也还有着很大的差距,毕竟,这股逆反先天的力量,只是先天五行至力之一。”

“不过,这样的情形,却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弥补,在余推断,若是有人能将五行至宝尽数寻得,并加以炼化,借助五行至力之间那先天的转化平衡,返转先天之后的体质,将完全不输那真正的五行道体••••••但是,五行至宝实在是太过难得,而余在此界之时已是无多,已没有时间去验证结果是否真如余所料,还望修炼者慎之,慎之••••••”

看到这里,韩末不由豁然一惊。

“什么?这功法的前篇,竟然是自己那位隔代师父自创的,而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般,与那《五行破虚诀》乃是一体,同样出自道祖;而且,听其语气,似乎其也不敢完全确定这篇功法的效果,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成了一件试验品?”

思及此,韩末心中顿时骤起波澜,不过,在经历过虚空心魔的磨砺后,其神魂坚凝,不弱天下至坚之物,因此,韩末很快就重新平静了下来。

“虽然自己只是一件试验品,这一点让人感到很是不快,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不差,若非修炼了那篇功法,以自己原来的资质,说不得只是一名小小的筑基修士,又怎可能会有如今的成就?正所谓要想有所得,就要有所付出。一饮一啄,一切自有定数。”

略作感慨后,韩末将玉简重新收入囊中,长身而起,再次搜寻了一番,见得再无收获,当即掐动法诀,传送出了洞府,而起所立之地,不出所料,正是当初其进入洞府前所在的山头。

略略打量了下四周,辨认了下方向后,韩末腾身而起,化为一道云光,向着天边疾驰而去。

又数日后,当连云山脉那横贯上百万里的庞大身躯出现在眼前时,韩末眼中倏忽泛起一阵激动。

终于,在离开了数十年后,自己又回来了。

作为宗门秘传弟子,韩末在崇云宗内有着通行无阻的权利,而且,其如今的修为已是非同一般,宗门内的许多规矩,已再不能约束于他,因此,韩末并没有通过山门,而是直接在护山大阵上撕开了一道口子,进入了宗门之内。

当然,以其如今的修为,再加上身上诸多宝物的助力,这般动作即便是宗门内的那些出窍老怪也是没有丝毫发觉。

————————————————

额,头还是有些昏沉,今天只有2000字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