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光门,韩末顿时感觉眼前一花,当其终于适应过来,放眼看去,只见此间各色炫光闪烁流转,竟然是一片异彩斑斓的光的世界。不过,还没等韩末有所反应,眼前的炫光倏忽聚合一起,合为一道五彩光华落在了他的身上。

而随着这道光华的落下,韩末忽然发现,《五行破虚诀》竟然自动运转了起来,并透射出同样的五彩光晕,与那光华交相辉映,融为一片。而随着两者的融合,这片连接一片,仿佛没有丝毫缝隙的光的世界,倏忽裂开一条由重重光影构成的小道,延伸至某个不可测的所在。

韩末略作犹豫,随后即迈开大步,沿着通道向前行去。

“之前的那道五彩光华想来就是为了验证自己是否真的融炼了五行至宝,并将《五行破虚诀》修炼成功,如此一来,这条光道应该就是通往五行真人真正传承洞府的通道了。”

摇摇头,韩末不由感叹,这五行真人为了将其道统传承下来,竟然如此费尽周章,真不知其留下的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光影闪烁间,很快,韩末就到了通道的尽头,当其迈出的脚步将将踏出通道的时候,那条穿梭了不知多少空间,将其接引至此的光道倏忽消失不见,而显现在其眼前的,则是一片仿若仙境一般的世界。

只见此间,绿树成荫,花草遍地,散发着真正阵阵的香气,令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不远处,一座陡峭的山峰拔地而起,高有千丈,其上老松盘根,犹如虬龙,青草铺地,仿若碧波,更有仙气氤氲,化而为云,盘绕峰岚之上,若隐若现间,峰顶一座巍峨大殿赫然入目。

“那就是五行真人留下的真正的传承大殿吗?”

迈开脚步,就仿佛一个没有丝毫法力的普通人般,韩末沿着山间的一条小道蜿蜒直上,慢慢向着山巅行去。其实,他也不是没有飞腾绝迹,直上云霄的想法,只不过,当其心生此念之时,顿时就感心惊肉跳,仿佛如此做了,就会导致严重的后果,如此一来,韩末也就打消了利用捷径的打算,开始老老实实的沿着山道向上攀登起来。

事实上,也幸好韩末放弃了飞上峰顶的打算,否则,其飞腾的身影必将引动山间的禁制,到时,能否脱困而出,那就是个未知数了。

这山峰虽高,却也难不住修为已达元婴期的韩末,即便只靠着肉身之力,也只用去了大半个时辰,其就来至了峰顶那座巍峨大殿之前。

这大殿通体黑黝,乃是以长宽各有三丈的巨大黑石垒砌而来,虽然经历了至少数万年的时光,但其上除了满布的青苔外,却不显丝毫岁月流逝的痕迹。

立在大殿之前,韩末并未立刻进入其中,而是微微屏息,感受着这巍峨大殿散发的雄壮气势,不过,当其不经意的散出神识,向前一探,一声惊呼顿时脱口而出。

“咦?这大殿之上竟然没有布置任何防护禁制。可是,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这世间的任何事物,任它再如何坚固,却也经不起岁月的蹉跎,即便修真界的灵材也不例外,若没有禁制的防护,其中的灵气就会慢慢散溢,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普通的土石,化为飞灰,消散而去。可眼前的这座大殿,或者说构成这座大殿的黑石,却完全脱出了韩末的认知。

之前,在见得这大殿不显丝毫残破后,韩末想当然的认为,那是因为有着禁制防护的缘故,可如今看来,事实却并非如此,这座大殿之所以不显丝毫岁月流逝的痕迹,显然,另有原因,而这个原因最可能的就是其搭建的材料了。

“这黑石到底是何种灵材,竟然在经历了数万年的岁月后,依然崭新如初?”

韩末好奇之下,一展神识,想要深入其中一探究竟,不过,让其感到遗憾的是,当神识蔓延过去后,一股奇异的力量陡然从黑石之中生出,将那仿若游丝一般的神识弹了开去。

“历经数万年不朽,岁月不侵,神识不入,这好像是《白辂石》。”

韩末仔细想了想后,终于想到了一种性质极为符合的灵材。

事实上,这种名为《白辂石》的灵材,在远古之时极其常见,只不过洪荒破碎以后,此物就渐渐变得稀少了起来,若不是韩末曾无意中,在某本古籍中看到过有关的记载,根本就不可能会想起,世间还有这种东西存在。

本来,因为其深具灵气,又不受岁月所侵的性质,应该会成为炼制某些宝物的极好材料,不过,就因为其神识不入,使得其成为了所有修士摒弃的对象。因为,先不说如何将神识深入其中,刻画符文禁制,将其炼成宝物;即便真的有人能够将其炼成宝物,但又如何才能将其炼化呢?

要知道,炼化宝物,就要将自己的神识与其相融,可《白辂石》的性质,已经决定了这是一件绝不可能的事,如此一来,其自然就成为了鸡肋般的存在。

不过,远古之时,因为其不受岁月所侵,而且数量不少的缘故,倒是有不少大能将其用来建造自己的洞府。想来,这座大殿就是其中之一吧。

“不过,那《白辂石》通体白色,与这石头却是迥然有异,有些不对路啊?难道是因为经过了太长的岁月,这《白辂石》发生了不可测的异变?可是,那典籍之中却并未记载,《白辂石》会有如此变化啊?”

想了想,还是有些摸不准的韩末,很干脆地将其给抛在了脑后。

“算了,管它是不是《白辂石》,就算是又如何?反正除了搭建洞府宫殿,也没什么太大的用途,却也无需太过计较。”

随后,韩末目光一转,望向了大殿紧闭的那道石门上。

迈步上前,韩末仔细查看了一番,却没有在其上发现任何机关暗门,接着,韩末又尝试了各种方法,用力推拉,灌注灵力等等,那石门却依旧巍然不动,没有丝毫开启的征兆。

“没有禁制,又没有机关暗门,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办法全都试过了,这石门却依然没有动静,到底要如何做,才能将其打开呢?”

韩末苦恼地皱了皱眉,就在此时,其心中忽然一动,想起来到此间之前,在那无尽光芒的世界里,融入自己体内的那道五彩炫光。

“难道与那五彩炫光有关?”

想到这里,韩末连忙沉凝心神,在体内仔细探查了起来,很快,其就在丹田之中发现了一层色做五彩,却又极为淡薄,仿若轻纱一般环绕在元婴周围的光华。

这五彩光华,因为对韩末没有造成丝毫影响,再加上其淡薄无比,又与元婴散发的五彩光晕交织一其,在没有特意寻找的情况下,还真是不容易发现。

而这,也是韩末之前对其没有丝毫察觉最主要的原因。

既然找到了这五彩光华,接下来要做的,自然就是调动它。

韩末将神识散开,慢慢融入那片光华之中,也不知是因为之前与韩末功法交融了的原因,还是其本就具有五行之力的缘故,很轻松的,韩末的神识就与其融合在了一起,并调动着它,将其运转到了掌心之中,重新化为了一团五彩炫光。

抬手朝着石门轻轻一按,将这团五彩炫光打入石门之中,顿时,伴随着一阵轰然震响,石门轰隆隆的打了开来。

迈步踏入其中,韩末放眼一望,虽然常年不见天日,但大殿之中却不显丝毫阴森,反而有股阳和之气升腾其中,给人带来阵阵暖意,而这转化阳和之气的特性,却也正符合古籍中对《白辂石》的描写。

“看来,建造这座大殿的材料确实就是《白辂石》了,虽然不知其为何会变成了黑色,却也是无关紧要。”

踏进门后,沿着大殿之中散发着阵阵奇香,不知以何种异木制成的高大罗柱,形成的甬道,韩末一路向前,很快,其眼前骤然一亮,一个大有万丈方圆的空间呈现在了眼前。

“在外面看时,这大殿占地虽广,却也不过千丈大小,可这大殿之中,仅只这正殿就有万丈方圆,可见,这其中必然布置有须弥纳芥的禁制。”

站在这大有万丈方圆的空间一角,韩末停下了脚步,其实,并不是他不想继续前进,而是其根本就做不到,因为,就在其眼前,这片广大无比的空间中,无数闪烁着奇光,一看就知乃是上品,甚至不乏仙器的宝物,正被一个个仿若气泡一般的物事包裹着悬浮在半空之中。

不过,这些宝物虽然被禁锢在气泡之中,但其气息却是没有丝毫阻碍地散发了出来,这些气息强弱不一,但却连成一片,顿时就形成一股巨大的气势,压迫的韩末喘不过气来。

若非在这关键的时候,那道在石门开启后,又重新回到其体内的五彩炫光透体而出,形成一道五彩光晕,将其护在其中,说不得韩末就会被这不知多少数量的宝物,散发出来的气息给压迫的心神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