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动法诀,设下禁制,使梭舟能够按照预定路线不断前进后,韩末盘坐于舟中,开始通过弥漫于外的《太乙真焰》吸纳周遭无尽的混沌之力,借此修炼。

随着修为的提升,韩末已渐渐感觉到了《五行破虚诀》的不完满。根据这些年来修炼的经验,韩末仔细推演,发现这门功法的要诀不外乎吸纳天地五行之力,返本归元,以成混沌,然后借混沌之力,破虚除妄,登临成仙。

不过,也许是因为没有获得真正传承的缘故,这门源自五行真人的功法,除了融合天地五行至宝,借之以纳天地五行之力,并合以混沌的法门外,对如何进一步提升修为,破凡成仙的法诀却是点滴皆无。

要知道,功法的修炼大多一脉相承,其中容不得丝毫错漏,若无其后的修炼法诀,韩末的修为必将停滞不前,永无再进一步的可能。至于换用其它功法,呵呵,那就要做好走火入魔,散功破体的准备。

而这,也是韩末为何如此急于赶回雷州最主要的原因。

不过,这些年来的修炼,再加上《破虚法目》以及《水火太极》的参悟,却也使得韩末对于混沌之力的运用有了些许体悟,也由此,在原本功法的基础上,韩末推演出了一门能够吸纳混沌之力,淬炼肉身的法门。

虽然只是简单的淬炼肉身,对于修为境界的提升,作用并不大,但正所谓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所有的成就都需要一点一滴的积累,因此,韩末却也不嫌其效果低微,一有时间就静心修炼。

一丝一毫,细微无比的混沌之力,就这样被韩末慢慢蓄积体内,当达到一定程度后,就合并一处,开始不断冲击肉体、筋膜以及骨骼,就仿佛打铁一般,将其中的杂质慢慢煅炼而出,使其躯体变得越发坚韧起来。

与此同时,韩末却也不忘发散神识,借由得自魔族的《心魔术》,勾引虚空深处的心魔降临,然后以之煅炼神魂,使其越发澄净明澈。毕竟,肉身再如何强大,也只是一具容纳灵力的容器,还需要神识来操控。

而就在韩末内外兼修,不断提升之际,《万里乾坤图》中也是风起云涌,无尽的灵力开始汹涌的向碧瑶峰汇聚而去。

却是被送入此间的韩影,刚刚入定没多久,就感觉到心神一阵悸动,然后,体内的灵力倏忽涌动如潮,开始在体内不断奔涌,最后尽数汇集丹田元婴之中。

而伴随着大量灵力的汇聚,那丹田之中,一直闭目端坐,只有神识灌注才会有所动作,高不过九寸的小小婴儿却是倏忽睁开双眼,脸上似笑非笑,予人莫名玄奥之感,接着,婴儿陡然张开小口,啜嘴一吸,环绕身周的灵力顿时化为一线,源源不断投入其中不见。

如此一来,本已达到元婴极限,高有九寸的婴儿竟然倏忽一缩,然后一涨,并发出“啵”的一声,极其微弱的脆响来,不过,在韩影感觉,这微弱的响声,却仿佛洪钟大吕,响彻心神,使得自己整个人都变得清明了起来,仿佛脑海中一切的虚妄尽皆化为虚无,再不可扰。

而且,当韩影沉凝心神,再看丹田之中那依旧似笑非笑的婴儿,却发现,其较之刚才长高了那么一些些,虽然只是毫厘之末,但很显然,其已然突破了元婴的极限,开始朝着更高层次迈进起来。

见此,韩影心中顿时无由地涌出一股大欢喜,大畅快,就仿佛世间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此,不过,就在这欢喜之情喷薄而出的同时,一股惊悸陡然涌上心头,韩影心神顿时一清。

而这时,韩影才突然发现,在其周围魔影曈曈,竟然围满了无数的魑魅魍魉,却是境界突破之时散发的波动,将虚空深处的心魔招惹了来。

“可是,突破元婴期,会招惹如此之多的心魔吗?”

韩影心中顿时闪过一丝疑惑。

其实,所谓的心魔,就是天地间所有生灵滋生的七情六欲,喜、怒、哀、惧、爱、恶、欲集合天地恶煞之气而来。

人食五谷杂粮生有渣滓,而天地也不例外,而天地生成的渣滓就是恶煞之气,这恶煞之气为天地所斥,在融合了生灵欲念之后,被排入混沌虚空,然后,在虚空深处,这些欲念与恶煞之气不断纠结凝聚,最后形成了一个个与天地生灵截然不同的魔物,而这些魔物,因为由心之欲念而生,故称心魔。

心魔,没有具体形体,能够自由穿梭于虚空之中,另外,又由于其乃是欲念催生而来,而欲念又发之神魂,因此,其天生奢食神魂,而天地万物生灵在突破天地加持其上的桎梏时,神魂融于虚空,散发出的气息,就仿佛美味无比的佳肴,必然引来无数心魔觊觎。

以前,突破修为之时,因为身处人界,而人界又有当年鸿钧加持的法力遮掩,使得其中神魂气息不得外漏,因此,并未怎么招惹心魔,但这次,身处混沌虚空,没了遮掩,韩影突破之时,神魂融于虚空,散发的气息自然就招惹了无数心魔,对此,韩影并不感意外。

不过,这数量却有些超出了韩末的预料,因为根据以前看过的典籍记载,不同的修为,招引来的心魔,数量也不一样,就如现在,突破元婴,召来的心魔最多也就三万六千之数,可如今放眼看去,眼前密密麻麻,魔影瞳瞳,至少也有着数十万。

“这是怎么回事?”

韩影皱了皱眉头,心中正感疑惑,一丝意念倏忽从本体传递过来,感觉到本体那边的变化后,韩影这才心有所悟。

“原来如此,自己修为突破,按理说招引的心魔确实只有三万六千之术,只不过,本体却在同时以《心魔术》召唤心魔,欲要以此煅炼神魂,却没想本体分身本为一体,两者相合,召来的心魔自然远远超出了预料,还真是一桩麻烦事。”

虽然口中说道麻烦,但韩影的脸色却是不忧反喜。

“不过如此一来,却也不是没有益处,如果能将这如许之多的心魔尽数祛除,自己神魂必将凝实无比,远远超出同阶修士,甚至较之出窍后期的修士也是不逞多让。”

思及此,韩影心神顿时一凝,再次沟通本体,然后,借由两者冥冥之中的联系,一缕血红的火焰倏忽腾起,旋身盘绕,将其身周的魔影尽数卷入其中。

顿时,伴随着阵阵凄厉的惨叫,这些魔影尽数化为了养料,被血红火焰吞噬一空。

不用说,这血红火焰自是能够通过吞噬天地煞气以进化自身的《噬煞玄离火》,那心魔虽然是由心而生,但其中却也集合了无尽恶煞之气,因此,对于《噬煞玄离火》来说,心魔却是再好不过的养料。

随着时间的推移,血红火焰不断的吞噬,韩影身周的魔影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不到万只之数,不过,这不到万只的心魔,却也是其中实力最为强劲之辈,众魔合力,竟然堪堪敌住了血红火焰,让其不得继续吞噬。

而血红火焰,在炼化了大量心魔后,虽然威力大增,但由于吞噬的煞气太过杂乱,又没有时间去消化,却也渐渐显出疲软之势,顿时使得剩下的那些心魔气焰高涨了起来。

与此同时,韩影体内的元婴依然一点点,缓慢无比的增大着,九寸一,九寸二,九寸三••••••

当婴儿的高度终于达到九寸九时,其陡然立身而起,倏忽一闪,竟然直升顶门,来至了泥丸识海,然后才停顿了下来,接着,其由无尽灵力凝聚而成的体内,倏忽爆出一团色作五彩,璀璨无比的光华。

这团光华穿透丹田,透出肉身,竟然显于体外,周边的那些心魔顿时仿佛闻到了腥味的猫般,发出无比尖锐,却又饱含兴奋的嚎叫,居然再不顾烧灼的已身,滋滋直冒黑烟的血红火焰,齐齐向着韩影肉身扑来。

虽然韩影竭力阻挡,血红火焰也是化为一条火龙,来回盘绕,挡下了一波又一波的心魔,但依然有不少心魔扑上身来,顿时,伴随着淡淡的黑光闪烁,扑上身的心魔倏忽消失不见,出现在了韩影识海之中。

韩影的识海,如今就仿佛真正的海洋一般,波澜壮阔,而那散发着五彩光环的元婴,立在识海之上,就仿佛顶天立地的巨人,高大无比,此时,它正做着最后的酝酿,准备一举破开天门桎梏,显化于外,成就出窍之境界。

而扑入识海的心魔,却也同样高大无比,一个个魔气蒸腾,显出无尽狰狞,不过旋即,这些尽显狰狞的魔怪倏忽一幻,顿时,一片仿若天宫的殿宇从天而降,其中仙气氤氲,化作片片仙云飘荡,仙云之上,美丽无比的仙女翩翩起舞,殿宇之旁,遍布无数奇花异草,散发出无尽奇香,仔细一看,尽皆乃是人间少有之物。

在那殿宇之中,更是有着无穷功法典籍,仿佛只要略作修炼,就能成仙成圣,甚至,韩影还在那最为高大堂皇的宫殿之上,看到了自己凌驾天地万物苍生的身影。

人生如此,还有何求?

即便韩影神智再如何清明,此时也不由心驰神荡,渐渐陷入那片迷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