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影取出的琼浆并非凡物,从死去的郑楚石记忆中得知,此酒乃是将众多奇珍灵物汇聚一起,提炼其中灵汁,纯化而来,也因此,才能将结丹修士都给灌醉。

不过,也许正因为其中奇珍太多,性质相冲,导致其除了具有“醉仙”之能外,就再无了其它作用,而郑楚石给这琼浆起的名字也正好叫做“醉仙酒”,却也恰如其分。

“这郑楚石还真是个妙人,也只有像他这样的家伙,才会毫不顾惜那如许的奇珍灵物,炼制出这对修炼毫无帮助的灵酒来。不过,也幸好有此酒在手,否则,想要探得营中的消息,还颇有些麻烦。”

嘿嘿一笑后,韩影当即毫不犹豫地开始探问起这两名醉醺醺的青龙宗弟子来。

虽然这两名弟子地位不高,但这营地只不过暂时性质,地方也就那么大,有什么情况根本瞒不住人,即便只是些零碎的消息,对韩影也有着极大的帮助。

“唔,难怪这四宗修士停驻在此,没有进入谷内,却原来这四大宗门对通天之径的处置各有意见,尚不统一。”

随着一个个问题的解答,韩影很快就得知了,四大宗门为何没有马上对通天之径采取行动的原因,不过,那两名弟子接下来所说的话,却让其脑海中升起了另一个疑问。

“咦?为何青龙、朱雀两宗一意要封闭这通天之径?难道他们不知道因为直通三十三天的关系,其中仙气直灌而下,若是出窍修士身在其中修炼,必能很快突破目前的境界,获得进入地仙界的契机吗?亦或他们已经知道了三十三天发生的变故?”

仔细想想,似乎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毕竟,四大宗门乃是由那尚在上古之前的大宗——四象宗分裂而来,而根据韩末在洞天之内查阅的典籍显示,在上古大劫尚未到来之前,这些大宗大派与三十三天全都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既然如此,大劫到来之际,除了像《玉清境清微天》这般淬不及防,被一攻而下的洞天外,其余的必然会传下些消息,如此一来,四大宗门会知道上界的变故也是理所当然。

而且,在人界众多的宗门中,只要不是上古大劫之后崛起的,对此应该多少都有些了解,包括崇云宗。毕竟,崇云宗也经历了上古大劫,而且,还是当年雷州最强的宗门,没有之一,反而是大劫之后方才崛起的法华宗,虽然如今在雷州排名第一,但对这些事情知道的,想来反倒不如历经劫难,实力大损的崇云宗要多。

“不过,当年在崇云宗时,为何从未听三位师父讲述与此有关的事?难道是因为自己当时的修为太低,尚不能接触到如此之高的层次?”

想到这里,一直与韩影连通着心神的韩末,虽然尚不能完全解开心中的疑惑,但心中却隐隐感觉,自己的想法没有错。

“看来,在回到宗门后,自己还要好好了解一番有关的情况。”

“不过,三十三天的情况,自己虽然了解的差不多了,但地仙界与天仙界,这两界又是怎么回事?为何在《玉清境清微天》上代洞天之主的记忆中,没有找到这两界任何有关的讯息?而且,洞天之中的典籍还记载了,人类修士飞升的上界,明明应该是三十三天,为何现在却变做了地仙与天仙两界?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缘故?另外,这地仙、天仙两界到底从何而来?”

一个又一个问题接连蹦出,一时间,韩影不禁感觉有些头疼了起来。

“算了,在没有获得足够的讯息前,只靠凭空想是想不出头绪的,如此一来,以其浪费精力去想这些没有结果的问题,还不如先考虑下通天之径的问题,才是当务之急。”

思及此,韩影当即将这些问题搁在了一边,开始归拢心神,重新思考起通天之径的事情来。

“既然这四大宗门对三十三天的变故全都有所了解,那青龙宗与朱雀宗会做出封闭通天之径的决定也是理所当然了,不过,那玄武宗与白虎宗为何又要持反对意见呢?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个决定倒没什么问题,可如今,已有妖族重现人间,难道他们就不怕有更多的妖族下界而来?亦或他们有着其它的目的?”

在想到不久之前,玄武宗宗主曾与妖族之人有过密谋,韩影忽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难道,那玄武宗宗主想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将那妖族引入人界?”

“应该不会吧?毕竟,那玄武宗宗主也是人族,将妖族引入人界,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如此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以一宗之主的智慧,应该不可能会做啊?”

虽然韩影极力想要否定自己的这个想法,但玄武宗宗主与妖族之人密谋的画面却不断在其脑海浮现,让其不得不感到怀疑。

“若真是如此,情况可就不妙了,自己必须赶紧搞清楚这玄武宗宗主是否如自己所想才行。”

见得该问的问题都已问的差不多了,韩影这才终于放过了那两名青龙宗修士,开始盘坐一旁,考量起以后的行止来。

“这家伙能以结丹修士的身份,在这片营地里拥有一个独立的临时洞府,其师祖对他的偏爱可见一般。而根据这家伙的记忆,那出窍修士常年闭关,与其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之所以如此爱护于他,却是由于其先辈曾在对方修为低微之时,给予过巨大的帮助,所以,那出窍修士才会如此善待于他。”

“由此可见,那出窍修士的心性必然不差,如此一来,只要将玄武宗宗主与妖族之人密谋的消息透露给他,其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再加上那玄武宗宗主反对封闭通天之径,说不得此人会当场提出质问,到时,却要看看那玄武宗宗主作何解释。”

“不过,想要让那出窍修士不起疑心,并且深信此事不假,自己却要好好计划一番。”

有此想法之后,韩影当即沉凝心思,开始仔细思量了起来,很快,其脸上就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显然,其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数日之后,就在四大宗门依然为通天之径是否封闭之事争论不休之际,三道闪烁不定,晦暗不明的遁光倏忽划破天际,摇摇晃晃地落在了金霞山前,待得光华敛去,顿时显出其中两男一女满身鲜血的身影。更让人吃惊的是,看这两男一女的面容,却正是韩末初来中州之时,在天巫山脉擒获的那三名玄武宗弟子。

怎么回事?这三人不是被韩末禁锢了修为,困禁在了《万里乾坤图》中吗?以韩末的修为,再加上图中谷婉儿、星芒等的看守,又怎会让他们遁逃至此?

不过,若是有人注意到他们的眼眸,就会发现,这三人的眼神虽然看似湛然,但却凝而无神,显得有些呆滞,而且举止之间,也显得有些呆板。当然,无论是眼神,还是举止,这些细微之处的破绽若非仔细探看,即使面对面,也很难察觉。

且说,这三人在金霞山前略作停留,稍稍处理了下身上的伤势后,当即再次腾身而起,驾起不稳的遁光,摇摇晃晃的向金霞山深处驰去。

就在这三人离去之后不久,一片仿若黑云般的物事,遮天蔽日的向金霞山飞来,待得其飞近之后一看,却只见这片飞速移动的“黑云”,竟然是一群密密麻麻,数量上千,有着拳头大小的蚊蝇,而且这些蚊蝇身上还闪烁着淡淡的血光,显然不是一般的蚊虫可比。

这片由上千蚊蝇构成的“黑云”来至山前,在刚才三人停留之处略作盘旋,仿佛在感应着什么一般,片刻之后,“嗡嗡”之声陡然大作,“黑云”倏忽加快了速度,循着刚才三人前行的方向急追而去。

也许是因为身受重伤的缘故,遁逃的两男一女很快就被那片“黑云”给追了上来,接着,在这片数量上千,至少都有着筑基中期实力的蚊蝇围攻下,这三名伤势不轻的结丹修士除了竭力护住周身,向着前方急冲之外,根本就没有反击之力。

不过,即便这两男一女再如何努力,在如此之多蚊蝇的围攻下,也渐渐显出了疲软之势,再加上经过这一番剧斗,三人身上以丹药暂时压下去的伤势,也终于爆发了出来。

“啊!”“啊!”

伴随着两声惨叫,伤势爆发,防护不及的两名男修士,当即就被那群闪烁着血光的蚊蝇冲破了防护,顿时,数十上百根尖细如针的口器倏忽刺破两人的肌肤,没入其体内。

霎那间,随着口器的吮吸,无数血光没入蚊蝇体内,两名男修士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萎缩了下去。

见此,那两名男修士似乎自知必死,脸色陡然一变,两枚拳头大小,但光泽稍显暗淡的金丹顿时破体而出,开始放射出璀璨的光华,那金丹也是倏忽涨大了起来,看样子竟然是想自爆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