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卓立在一处不起眼的山头,韩影遥望着百十里外的一座深谷,虽然那座深谷为山间云雾遮掩,再加上距离过远,看不分明,但其中隐隐透出的几缕气息,却让韩影有种无比危险地感觉。

“那神秘人既然进了此间,就表明那深谷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汇聚之处,不过,其中透出的气息实在太过危险,虽然《玄宝元磁如意》玄妙无双,却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不让人发现,看来,自己还是不要冒险为好。”

虽然有心想要一探深谷,但心中频频升起的警兆,即便是远在万里之外的韩末,都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如此,韩末终于还是放弃了继续跟入的打算。

遥遥发出神念,让韩影继续监视深谷中的动静后,韩末就将注意力从该处收了回来。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玄武、朱雀大战一起,自己就趁乱抓几个修为较弱的妖族来,然后,再施展从《玉清境清微天》得到的完整的《摄魂术》,探得其记忆,如此一来,不怕探不出其中隐秘,反正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即便损伤了其神魂,却也无关紧要。”

打着这样的好算盘,韩末微微一笑,旋即,沉凝心思,开始为之后的行动做起准备来。

“《瞬传符》这脱身利器,之前虽然还有不少剩余,但为了保险,还是再炼制一些为好;另外,《五雷珠》已在元婴雷劫中被毁,没了这宝珠的增幅,自己雷法的威力必然大减,再加上以前炼制的庚金、戊土、乙木、葵水、丙火《五行至雷之珠》,因为修为的关系,现在已不太适用,如此,自己还需再炼制出一批,配合如今修为的《五行至雷之珠》来。”

“这些雷珠威力不弱,再加上使用方便,只要随手一扔,即可伤敌,而且,数十上百颗雷珠一起爆裂,其威力之大,即便出窍期的修士也不敢直面其锋,用来阻敌却是再好不过。”

“《瞬传符》,《五行至雷之珠》,除了这些,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呢?”

韩末一边在储物囊中翻找,看有没有其它目前适用的宝物,一边仔细思索,忽然,数张叠放着,随意丢在储物囊一角,没有丝毫灵气透出,看起来有些朦胧,感觉看不清晰的灵符映入了其眼中。

“这是——《幻符》?对了,自己怎么把它给忘了,虽然现在有了《玄宝元磁如意》,但《幻符》伪装的效果也是不弱,而且,如意只有一件,若是自己与韩影分头行动,就有些不好分配了,如今,却正好可以用这《幻符》来代替,另外,这《幻符》若是使用得法,说不得较之《玄宝元磁如意》效果更佳。”韩末惊喜一声道。

“正好,炼制《瞬传符》的主材《空明石》,以及炼制《幻符》的《蜃妖血》,自己这里都不缺,而《五行至雷之珠》,只要转化体内五行混沌之力,再加上些许五行灵材就能炼制,如此,趁着两宗还未大战之际,自己却要抓紧时间,多炼制些出来才是。”

思及此,韩末随手打出一道光影,启动了洞府之中的禁制,然后开始闭关,一心一意炼制起灵符与雷珠来。

如此这般,倏忽两个月就过去了,这两个月来,整个中州并没有如韩末想象的,变得混乱起来,反而显得异常的平静,不过,只要明眼人就能看出,在这平静的外表下,却是暗潮汹涌,而且,一股异常凝重的气息,笼罩在了中州每一名修士的头上,那是大战一触即发的气息。

虽然玄武宗对于宗内发生的剧变秘而不宣,但宗门之间免不了相互安插有人手,因此,对于有人入侵玄武宗,并造成重大损失之事,另外三宗,甚至其它一些依附于四宗,实力较弱的势力,都已尽数得知。

同样的,入侵者身怀《太乙真焰》之事,也是隐瞒不住,因此,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转向了朱雀宗。也正如玄武宗宗主之前所说,《太乙真焰》并不是路边的蒿草,随处可见,而是极其稀有,万年难得一见的极品灵火。这种灵火,整个中州除了朱雀宗,几乎就找不到第二家了。因此,在闻及《太乙真焰》后,中州众多修士第一个想到的,自然就是朱雀宗。

对此,朱雀宗自然是百口难辨其清白,也因此,朱雀宗干脆就不去辩解,任外界喧闹猜疑,他自巍然不动,一片沉静,不过,稍有见识的人都能感觉到,朱雀宗虽然看似平静,但暗地里却也是调动着人手,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着准备。

而青龙、白虎两宗,虽然不愿玄武、朱雀两宗的大战,破坏了中州长久以来的稳定局势,但对于削弱两宗实力的机会,却也同样不想放过,因此,虽然表面上,两宗不断派出弟子试图缓和两者之间的关系,但实际上,两宗对于调解一事并不尽心,而且暗地里,还不时做出挑拨的举动。

不过,为了避免事件扩大,对于这场大战,青龙、白虎两宗还是做出了一些约束,那就是玄武、朱雀两宗的高阶修士不能参与其中,争斗只能发生在结丹期以下的弟子身上。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韩末出关以后,从其他人口中得知的,至于其中具体的细节,韩末却是无从得知。

“没想这次大战竟然被约束在了结丹期以下,如此一来却也更好,虽然自己无法参与其中,但却可以让韩影,还有婉儿代替自己,反正没有了高阶修士,也不虑有人能够看穿《幻符》的伪装,只要随便找几个宗门弟子,然后李代桃僵,依然能够施行自己的计划。”

虽然由于青龙、白虎两宗的干涉,这场大战出现了些许变化,使得其不能亲自参与,但韩末却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心中只是略做盘算,当即就有了新的办法。

而且,韩末还发现,在没了高阶修士参与后,自己的计划似乎能够得到更好的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