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虚空,一片混沌,一艘数十丈长,为银白色火焰包裹着的梭形长舟,倏忽破开混沌,向着前方驶去。

长舟之中,韩末盘坐于地,身前,各色光华相互结合,形成一副由各色线条光点构成的图样,其中,一个最为耀眼醒目的银白色光点,显然正是代表了其乘坐的这艘《太乙天遁舟》。

双手掐诀,韩末催动着体内的灵力,不断注入长舟之中,并操控着其沿着身前图样显示的路线不断前行,而其分身傀儡——韩影也没有闲着,盘坐在其对面,帮他分担了大部分的负担,否则,他根本就不可能在支撑了三天之后,依然如此轻松。

至于谷婉儿,则是被韩末送回到了《万里乾坤图》中,毕竟,以其结丹期的修为,操控起《太乙天遁舟》来都有些勉强,以其浪费灵力多护一人,还不如让她呆在乾坤图中来得更好。

如此这般,这艘不大的长舟在这茫茫虚空之中不断穿梭,很快,大半个月就过去了,似乎,在这虚无混沌,让人感觉无比枯燥的空间中,时间流逝的特别快,韩末只觉倏忽一晃,还没什么感觉,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看这路线图,自己如今已出了极州,并进入了中州境内,中州乃是九州中心之地,其中有无数修士汇聚,如此,自己正好可以在此歇息一段时间,并好好看看这中州之地的繁华。”

感觉有些疲累的韩末,在见得身前光华汇聚的图样中,那银白色的光点正逐渐接近其上九颗土黄色光点,最中心的一颗时,心中忽然起念。

想到就做,韩末手中法诀当即一变,长舟顿时一震,前端陡然放射出一蓬光华,在虚空之中破开一个黑洞,然后,长舟一个加速,没入其中不见。

中州,有四座大型的修真城市,分别为中州四大修真宗门青龙宗、朱雀宗、白虎宗以及玄武宗占据,自然地,这四座城市也就分别以青龙、朱雀、白虎、朱雀四象命名。

就在距离玄武城三千里之外的天巫山脉上空,一个漆黑的空洞陡然浮现而出,接着,一艘为银白色火焰包裹着的梭形长舟倏忽从中冲了出来。

天巫山脉,据说在远古之时,乃是巫族生发之地,其中成就最高的天巫大多聚集于此,因此,这片山脉才会被称为天巫山脉。

当然,这只是个传说,究竟是否属实,没有人知道,因为,从来就没有人从中找到过属于巫族的痕迹。不过,到底是没有找到,还是找到了,却不知道其为何物,又或者是被隐瞒了下来,那就是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天巫山脉,在中州算不得什么灵气汇聚之地,其中妖兽自然也就不多,各种灵材也多为普通之属,因此,在这山脉之中历练的修士,也就多不到那去,就算有,也大多都是些修为不高,见识不广的散修。

也由此,在见得山脉上空突起的异象,以及那飞射而出的梭形长舟后,这些散修顿时以为有异宝出世,纷纷向着此地赶来,不过,当他们赶到此地后,自然是一无所获,因为韩末早就将《太乙天遁舟》重新收回了体内。

反而是有不少本就有些龌龊的修士,因此而撞到了一起,从而引发了一场波及范围颇广的争斗,而这,却是早已离开此地的韩末没有想到的。

天巫山脉边缘,两男一女,三名结伴而行的结丹修士,同样看到了山脉上空那一闪而逝的黑洞,以及那飘洒着银白色火焰的梭形长舟,不过,来自于中州四大宗门之一玄武宗的这五名弟子,见识自然不同于那些散修,他们一看就知道,那个黑洞所代表的意义。

“穿梭虚空,那艘长舟必是仙器无疑,否则,绝对不可能经受得起混沌虚空的庞大压力,还有这长舟的主人,其修为也必定不弱于元婴期,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修士?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其中一名身着皂白色长衫,面目清秀的年轻修士开口言道。

“中州之大,不仅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宗,说不得就有许多隐匿的高人修士,你我未曾听说也是正常,只不过,此人为何如此巧合的出现在此地?难道此人是跟踪你我而来?又或者与我们三个有着相同的目的?”那名唯一的女修士开口言道,听其声音,清脆中带着冷冽,恰似一汪寒泉,叮咚的韵律中,又有着丝丝寒意,令人不敢太过逼近。

“怎么可能?天巫山脉之中的秘密,只有我玄武宗才知,而且此次之行,乃是宗主亲自吩咐,就连门中长老也大多不知,外人绝不可能知晓?”听得那女子所言最后那名年纪稍长,一看即是三人带头者的修士当即摇头否决道:“也许,此人只是无意中经过此地,否则,若真是跟着你我三人而来,又怎会如此轻易的就现身出来,而且,还是以如此引人注目的方式,难道他就不怕引起我们的怀疑吗?”

“李师兄所言甚是,寒月师妹,你太多虑了。”最先的那名年轻修士点头附和道,而被其称为寒月的女修士,脸色也是一缓,清冷而又满含着韵律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但愿如此。”

“好了,我们还是继续前进吧,距离宗主师叔所言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三天了,若是不能在三天之内赶到那个地方,我们此次之行,就将一无所获,到那时,就无法跟宗主师叔交代了。”年长的修士再次开口言道。

“是,李师兄。”清秀的年轻修士与那女子当即点头应道,旋即,三人身形骤起,向着天巫山脉那莽莽丛林之中扑去。

且说韩末,在降落到一座不高的山峰上后,当即就将《太乙天遁舟》收起,并迅速离开了那处所在,毕竟,刚才的动静实在太大,想不引起他人的注意都难,再加上初来中州,韩末不想太过招摇,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他不想找麻烦,但麻烦却偏偏找上门来,为了避免引起注意,而特意收敛起来的气息,却使得他被人看成了弱者,这不,刚刚遁离山峰不过数十里远,五名修为最高不过筑基中期的修士忽然就拦在了他与韩影的身前。

“大哥,他们两个来的方向,好像就是刚才那异宝出现之地。”其中一个三角眼的家伙,指着韩末两人言道。

“宝物?什么宝物?”韩末不由一愣,他自然不知,对方所言的宝物正是他的《太乙天遁舟》。

“哼,装什么装,你们过来的方向,正是之前那银白色的宝物坠落之处,若非你们得了宝物,又何必反其道而行之。”三角眼叉腰大喝道。

“银白色的宝物?难道他们说的是《太乙天遁舟》?”听的对方所言,韩末这才恍悟了过来,不由哭笑不得,当即放开气势,向对方压迫而去:“哼,不过几个筑基期的小辈,就敢如此嚣张,别说没什么宝物,就算有,凭你们几个,也是痴心妄想。”

本来气势汹汹的来者,被韩末气势一压,脸色顿时纷纷大变,虽然他们只有筑基期的修为,但此地距离玄武城并不太远,经常往返其中的这几个修士,自然见识过不少结丹期的修士,因此,韩末的气势一放,他们当即就明了了对方的实力,脸色又怎能不变。

“前辈,晚辈五人有眼无珠,不知前辈乃是结丹修士,还请恕罪,还请恕罪••••••”脸色大变的五人当即连连告罪求饶,而韩末也无意于这几个家伙多做纠缠,挥手让他们住嘴后,正欲转身离开,可刚走没两步,他却又忽然停了下来,并且转身一挥袍袖,袖中的《万里乾坤图》顿时飞出,旋即,一阵旋风卷起,将面前的五人挟裹着卷了进去。

却是韩末忽然想起,自己初来咋到,完全不熟悉此地情况,正好可以从这五人入手,好好了解一番。不过,根据那五人刚才所言,韩末知道,因为自己的破空而来,吸引了周围不少修士的注意,此处显然不是问话之地,因此,他才会以《万里乾坤图》将对方收起,准备寻得一僻静的所在,再来慢慢询问。

如此这般,一个时辰之后,当韩末离开那座山峰近千里之遥后,眼神过处,忽然看到了一处好所在,当即一降身形,落了下去。

这处所在,乃是一个不大的山谷,谷底峭壁之上,爬满青色的藤蔓,就在那藤蔓下,一个隐蔽的洞穴若隐若现,若不是韩末无意中一晃眼给看到了,还真不容易发现其存在。

落入山谷,随手布下数个隐匿气息的禁制,并让韩影在外警戒后,韩末拨开藤蔓,迈步走了进去,在其神识感应下,这座山洞之中并没有活物,自然也不怕其中有妖兽存在。

待得半晌之后,韩末才终于出得洞来,不过此时,对于周边的情形,天巫山脉、玄武城、玄武宗等等情形,他已然知道了一个大概。

“玄武宗,当初还在崇云宗时,似乎曾看到过有关这个宗门的记载,他们修炼的功法好像叫做《玄武七宿诀》,修炼的乃是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以之接引九天星力,与婉儿的《日月吞星诀》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据说中州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宗乃是上古之时,一名为四象宗的宗门分裂而来,其修炼功法大同小异,同样都是修炼七宿,接引星力,只是性质有所差异,却不知是否属实。”

这个问题,韩末只不过随口一说,自然无意去探究,不过,在得知了此地情况后,他立刻起意欲往玄武城一行,因为,根据那五人所言,过不多久,玄武城中就会召开一次盛大的拍卖会,而且,这场拍卖会乃是由玄武宗主持,其中自然异宝无数,即便现在韩末身怀数件仙器,又有《玉清境清微天》这个大宝库的存在,他也不想轻易放过。

毕竟,以他如今的修为,根本无法自如的掌控仙器之力,因为,仙器之所以称为仙器,乃是由于其力量必须以仙力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如今,他以灵力驱动仙器,可谓是事倍功半,用了十成力,发挥出的力量还不到三成,实在是得不偿失,而且,每发动一次,都耗力甚巨,如此一来,还不如运用那些等阶低些的法宝、古宝。

另外,因为同样的原因,洞天之中的藏宝,大多也并不适合他目前所用,而且,藏宝库中,禁制密布,较之地仙阁更甚一筹,与其浪费时间精力,去取出那些不适用的宝物,还不如去拍卖场看看,说不定就能找到一件正合其用之物。

“韩影,我们走。”招呼一声后,韩末与韩影腾空而起,驾着遁光循着原路返回,因为,他刚刚从那五人口中得知,玄武城所在的方向正好与他刚才遁走的方向相反,也就是说,他如今正身处于天巫山脉深处。

也好在这天巫山脉灵气并不充沛,在韩末两人的感应下,即便这山脉深处的妖兽,最多也不过高级之属,并没有化形大妖的存在,以两人的修为,可以完全无惧其存在,一路下来,两人是畅通无阻,也正是因此,之前,韩末才会没有发现,自己去往的乃是山脉深处。

不过,当两人行至半途之时,通过韩影的神识感应,韩末忽然发现,距离其千里之外,三个结丹期的修士正飞快的向着山脉深处摸去,虽然这三人不知以什么方法隐匿了气息,但修炼过《九窍凝魂法》的他,即便没有做到九窍合一,但对天地双窍的领悟,却也足以让其轻易扑捉到,对方身上隐隐透出的结丹修士的气息。

“据那五人所说,来这天巫山脉历练的,一般都是练气期与筑基期的修士,而且,很少有人会去往山脉深处,因为其中并无多少灵物存在,却又有着大量高级妖兽,如此一来,这三人又为何来此?”

一时好奇心起的韩末,当即与韩影一起,悄悄地跟在那三人身后,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以韩末结丹后期,还有韩影化形大妖的实力,自然不担心对方会发现他们的存在,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韩末还是取出了《玄宝元磁如意》,以其遮掩了自己与韩影的气息以及痕迹。令韩末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个谨慎的举动,才使得他们没有暴露在对方眼前。

且说,被韩末跟踪的这三人,自不用说,正是之前出现在天巫山脉边缘的那两男一女,他们当初为了避过被韩末《太乙天遁舟》吸引而去的众多散修,不得不绕行了一段距离,也因此,他们稍微延缓了些行程,却不想,正好让不明方向,闯入了山脉深处的韩末给碰了个正着。

作为结丹期的修士,两队人马的速度自然都不慢,这一前一后,很快就跨越了近三千里的距离,远远超过了韩末之前抵挡的那处山谷,这不由让韩末更加好奇了起来。

“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三人竟然进得如此之深的山脉,要知道,三千里深的山脉之中,可是有着化形大妖的存在,虽然不多,但只要碰上一只,以他们三个的修为,除了死,就再无其它可能。”

这时,即便韩末再如何迟钝,也猜到,对方的目标必定非同小可,否则,对方绝不会冒着生命的危险,进得此地。而且,看对方不断绕行的举动,韩末就知道,对方对此地的情况很是熟悉,若不是来过许多次,就是其手中有着附近详细的资料,因为,他们绕行之处,全都是那些高级、甚至化形大妖的存身之所。

“看来,他们图谋那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已不是一天两天了,竟然计划如此周详。”

感叹一声后,韩末与韩影继续悄无声息的跟在其后,如此这般,又行了约数百里后,只见前面三人倏忽一停,接着,那年纪最长,与韩末修为不相伯仲的带头修士陡然一抬手,顿时,伴随着柔和的清光,一面青铜古镜陡然飞起,倏忽一转,顿时扫过了以其为中心,方圆百里的范围。

“不好。”

就在青铜古镜飞起的同时,韩末已预感到了不妙,当即全力发动起《玄宝元磁如意》,顿时,一层密实而无形的元磁之力,将其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不过,那面宝镜显然也不是凡物,在其扫过韩末存身之所时,那层清光竟然渗透进了元磁之力构成的防护中,并逐渐向韩末本身探来。

也幸好对方修为不够,虽然那清光能够渗透元磁之力,但速度实在太慢,一晃而过的时间,根本不及探得韩末的存在,也因此,韩末才免去了暴露之危。

“看来,自己之前谨慎的举动是对的,若非祭出了《玄宝元磁如意》,这次非得暴露出来不可,虽然韩影在此,自己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想要得知对方此行的目的,却显然是不可能了。”

轻舒一口气后,韩末抬眼看向了前面不远处的三人,对方既然作出如此动作,显然是为了探查周围的情况,看看是否有人跟踪,这也就显示出,他们距离目标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