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于“神通室”前,韩末运起《破虚法目》,将石门之上的禁制细细一扫,其中的关键顿时一目了然,再加上之前的经验,韩末没费多大的工夫,就将其破解了开来。

随着轰然震响,“神通室”的石门豁然而开,韩末迈步走入其中,同样五彩缤纷,布满了整间石室的“珠简”,顿时呈现在了眼前。

白色、青色、黑色、赤色与黄色,分别代表着金系、木系、水系、火系以及土系神通,除此之外,亦有着另外一些泛着异样光华的“珠简”,显然,其中的神通并不属于五行之属。

这种不在五行的神通,一般都有着许多限制,大多数都是修炼了某种特殊功法后,才能衍生出来,通用的向来很少,也因此,当韩末见得此间,竟然有如此多的不在五行的神通后,心中不由惊异不已。

“不愧是三十三天,这般少见的神通,竟然也有如此之多。”

惊叹一声后,韩末拿起了身前一颗满盈着青光的“珠简”,虽然那些不在五行的神通很是吸引人,但他修炼的乃是五行功法,自然要以五行为先。

“《千木幻林》,竟然是幻术神通。”

韩末皱了皱眉头,将手中的“珠简”丢过了一边,禁制之道,即可杀人,又可惑人,同样具有幻术之力,既然如此,自然没有再修炼幻术神通的必要。

随手再拿起一块白光萦绕的“珠简”,神识一探。

“《琉璃金身》,唔,怎么与星芒的《琉璃金光罩》如此相似?难道这门神通是受到了噬金鼠的启发,才得来的吗?”

再次将手中的“珠简”丢开,韩末的目光又转向了另外一颗。

•••••••••••

如此这般,一边走,一边看,一路下来,韩末查阅了数十颗“珠简”,竟然一个合适的神通都没找的。

“看来,这里神通虽多,却全都是些普通货色,在藏典阁第一层,果然没有什么好东西。”

随即,韩末也懒得再看,挥手将所有的“珠简”尽数收入囊中后,就出了“神通室”,向着另一间石室行去,如此这般,一路下来,什么“炼器室”、“炼丹室”、“符箓室”••••••等等等等,韩末一一光顾了一遍,自然地,其中的“珠简”也尽数被其收入了囊中。

将第一层收刮干净后,韩末四处找了找,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通往上层的通道。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去往上层的通道?而且,那些‘珠简’中对于此事也没有丝毫的记载,难道是因为太过平常,所以才没有记载?若是如此,去往上层的通道应该一目了然才对,可为何自己却找不出丝毫的痕迹?”

心疑之下,韩末再次仔细地查找了起来,这一找,还真让其找到了点蛛丝马迹。

只见最中心处的地面上,篆刻有奇异的花纹,之前,韩末也并未在意,以为那些花纹只是装饰之用,不过,当其无意中一抬头,看到穹顶之上有着同样一组相对应的花纹后,心中顿时一动。

也许,这就是进入下一层的关键也说不定。

而事实,也正如韩末所料,当其以《破虚法目》的神通扫过这些花纹时,一片隐藏在花纹之下的玄奥符箓顿时显现了出来,而且从中,韩末还感受到了丝丝空间的气息。

“传送阵,竟然在这里也布有传送阵,而且还隐藏在花纹之下,这三十三天中人的喜好还真是奇怪。”

在见得与进入此间时,那传送石门上一模一样的玄奥符箓,再加上那透出的丝丝空间气息,韩末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不过,明白归明白,想要启动这传送阵,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好在韩末之前有着通过石门的经验,在摸索了片刻后,终于靠着体内的混沌灵力,将之启动了起来。

伴随着一道白光,韩末出现在了人仙阁二层,这二层布局与一层大致一样,除了空间略小了些,洞室门前的禁制高明了些外,也无甚区别。

费了些工夫,将其中的禁制破开后,韩末进得洞室之中,再次将所有的“珠简”席卷一空。然后,通过二层的传送阵,韩末又上到了三层。

就这样,一层一层,韩末犹如过境的蝗虫,不管有用没用,每层的“珠简”都被其收刮了个干净,直到第七层,他终于碰到了阻碍。

这第七层的禁制,较之下面六层,显然要高明了许多,即便韩末不断运用《破虚法目》,也是花费了近月的工夫,才终于打开了第一道禁制,如此算来,要想将七层所有的禁制全都破开,至少也需要一年多的时间,而这还只是第七层。

可想而知,更高层次的八层、九层,其中的禁制又该是如何的高明,将其破开,又要花上多久的时间。两年?三年?五年?••••••甚至更久?韩末没有答案。

“这《破虚法目》虽然厉害,但自己的修为却是太低,限制了其威力的发挥,否则,又岂会被这些禁制所难倒?既然如此,自己何不先行将修为突破到结丹中期,到那时,必能节省不少时间。”

想到这里,韩末当即心有所动,然后在这七层之中寻了个角落,禁制也没设下,就盘坐而下,调匀气息,开始为接下来的突破做准备。当然,身在此间,设不设禁制,事实上也没甚区别,想来,也不可能会有人忽然闯进此地来。

其实,韩末的修为早在进得这浮岛之前,就已达到了结丹初期顶峰,一直以来,只是因为缺少契机,所以才没有突破。而如今,此地灵气较之外界充沛了不知多少倍,再加上这一路上的磨砺,无论神识,还是灵力,较之以前,都有了不小的进步,之前,只是因为一直忙于探索这片空间,韩末根本就没有想到修为的问题,这才拖延了下来。

而这时,因为实际的迫切需要,使得韩末心有所动,再加上修为也确实到了突破的边缘,正所谓水到渠成,如此良机,韩末自然不会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