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澜真人、太华真人,玄霖真人,原来是三位前辈,晚辈韩末这里有礼了。”见得这现身而出的三个人影,韩末眼前顿时一亮,原来,这三人正是当年韩末在长春谷的旧识。不过,由于天风、白冰两人当面,韩末近前不得,只能遥遥一礼道。

而对面的三人在见得韩末之后,也是微一点头,含笑道:“韩小友,好久不见了。”

说罢,这才转身朝着天风、白冰,由当头的锦澜真人上前一步道:“天风真人、白冰真人,没想二位真是好本事,竟然能发现我三人踪迹,先于我等来到此地。”

“哼,这天桓峰乃是我们的地盘,你们以为这么容易就能混进来的吗?只不过,我二人也没想到,以三位如此修为身份,竟然也行此鬼魅之事,却不知五城十三家为何会出了你等宵小之辈?”白冰冷哼一声道。

“呵呵,到底谁是宵小?白冰、天风两位真人心中应该有数才是。”碧澜针锋相对道。

“你——。”白冰立时被顶得哑口无言,只得怒目而视。

“好了,白冰,不必与他们争论,还有各位,你们来此难道只是为了逞口舌之利的吗?”见得白冰吃亏,天风连忙开口言道。

“我等来此有何目的,想来两位已是心中有数,希望两位行个方便,将韩小友交予我等,如何?”锦澜真人也不受激,平静地言道。

“锦澜,你以为有那个可能吗?”天风嗤之以鼻道。

见得天风毫不犹豫的拒绝,锦澜真人不由皱了皱眉头:“天风真人,你应该清楚,以你两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我等的对手,负隅顽抗,最后只会落得个惨淡收场,你又何必如此?”

“哈哈,锦澜,是不是惨淡收场不是你说得算的,若是不信,你不妨试试看。”听得锦澜真人所言,天风却只是仰天大笑。

“天风真人,你——”就在锦澜真人还欲再劝之际,身后的太华真人忽的上前一步,挥手阻止道:“好了,锦澜,这天风如此不识好歹,你再说什么也是无用,之前我早就说过,这两人必会顽抗到底,干脆一上来就动手多好,你非得说什么不战以屈人之兵方为上策,你看,到了现在,不还得动手?”

说罢,也不待锦澜真人回话,当即一挥袍袖,一座巴掌大小,仿若假山般的物事陡然腾空而起,凌空一旋,忽的涨大到了亩许方圆,然后向着天风、白冰镇压而去。

“嘿!接我一招《太华镇印》。”

见得太华真人动手,锦澜真人只得喟叹一声,放弃了继续劝说的打算,随在其后,挥手撒出一蓬色作斑斓,五彩缤纷,微小犹若细沙的物事,向着两人笼罩而去。而玄霖真人却是身形一闪,向着韩末急扑而去,显然想趁着太华、锦澜牵扯对方之机,将韩末抢出。

不过,让太华三人没想到的是,见得那《太华镇印》落下,斑斓细沙罩来,那天风与白冰却不闪不避,只是冷笑数声,然后忽的一伸手,将那早已被两人气势镇得动弹不得的韩末,拉在了身旁。

“不好!”

锦澜、太华两位真人,脸色齐齐一变,连忙灵力逆转,强行扭转起《太华镇印》与斑斓细沙的方向来,也好在两人修为高深,再加上宝物已是祭炼由心,虽然因为灵力陡然逆转,导致气血沸腾,但总算在宝物及体之前,将其方向扭转了开去。

“轰!”

《太华镇印》击在雪谷无人之处,顿时,伴随着滔天雪浪,一个深不见底的雪坑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与此同时,那斑斓细沙过处,无论飞雪、冰花,还是沙石树木,统统消融,化为乌有,就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吞噬了一般,甚至,当其中些微的一点细沙,触及到笼罩了整个雪谷的光幕时,一个空洞悄无声息的显现而出,旋即,这个空洞开始迅速的向四周扩散而去,不过片刻,这笼罩了近百亩方圆的光幕倏忽崩溃了。

“咝!好厉害的《锦澜天晶沙》,若是让其及得身来,即便能够不死,却也非受重伤不可。”对于《太华镇印》的威力,天风、白冰倒未觉怎样,不过,当他们见得那斑斓细沙在无声无息间造成的破坏后,却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而玄霖真人,在见得天风、白冰竟然将韩末当做挡箭牌,阻挡锦澜与太华的攻击后,虽然有心上前抢夺,但他也知,对方既然没有丝毫顾忌的如此行事,显然已抱了破釜沉舟的打算,若是自己逼之太急,难保不会伤及韩末,无奈之下,只好身形一转,又退了回来。

“天风、白冰,你们竟然持人为质,不嫌太过卑鄙吗?”太华真人却是一副直脾气,见得对方如此作为,当即气得哇哇大叫道。

“哼,真是天真,真不知你是如何修到如此地步的,你我份属敌对,各凭手段,又何来卑鄙可言。”天风不屑道。

“哇啦啦,你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敢说我。”被天风一番话说得是气涌华盖,太华真人当即伸手一招,收回了《太华镇印》,旋即,就想冲上前去,给对方一个好看。

“太华,住手。”见得如此情形,锦澜真人连忙伸手将其拉住,并断喝一声道。

“锦澜,你不要阻止我,我要杀了那个卑鄙的家伙。”太华真人身形连挣,但锦澜真人的修为显然更高一筹,却是如何都挣不开。

“好了,太华,你别忘了,韩小友还在他的手里。”锦澜真人连忙再喝一声,听得此言,再见得对方手里无奈苦笑的韩末后,太华这才终于冷静了下来。虽然在见得对方不屑的眼神后,怒气再次翻滚而出,不过这次,他却再没冲动,而是怒哼一声,偏转了头,权当没有看到。

“怎么?不动手了?既然不动手,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天风朝着白冰一使眼色,两人当即挟着韩末向谷外行去。

就在锦澜、太华与玄霖三位真人满脸无奈,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一个身影倏忽冲入谷中,却正是当初被天风、白冰派去主持大阵的元婴修士之一。这名元婴修士冲进谷中,见得周围如此情形,先是一愣,不过旋即就惊呼一声道:“不好了,两位真人,天恒峰外已被大量修士给包围了起来,看情形,似乎都是五城十三家的人。“

“什么?”天风、白冰顿时大惊,转身朝着锦澜三人怒喝一声道:“锦澜,难道你们想闹个鱼死网破不成?告诉你们,只要你们敢发动攻击,天某人就将这姓韩的小辈斩杀当场,决不食言。”

不过,就在天风、白冰惊怒不已之际,碧澜三人心中其实也是大奇,玄霖更是直接传音向锦澜问道:“怎么回事?事先好像没有攻打天桓峰的计划啊?难道是他们知道了我们行动失败,临时改变了计划,又或者那边与金阳、王峰的谈判有变?”

而锦澜真人也是暗中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还是先看看再说,也许真有什么变故也说不定。”

且说,无论天风、白冰,还是锦澜三人,在听得那元婴真人所言之后,俱是心神震动,从而没有察觉到,若要传信,以飞剑传书即可,根本无需亲自来此,而且,若真有人围山,这元婴修士更应该在下面主持大局才是,又为何非要来此?

如此一来,忽略了这个破绽的天风、白冰,就只见眼前一花,手中一轻,却是那元婴修士在近得两人身后,速度忽然暴涨,将韩末从其手中抢了去。

“吉鸿,你做什么?”天风顿时惊呼一声道,而吉鸿却正是那元婴真人的名号。

“嘻嘻,小女子可不是什么吉鸿呢!”那元婴真人嘻嘻一笑,开口言道,不过,其原本浑厚的嗓音,却倏忽一变,成为了娇滴滴的女声。

听得这女声,不仅天风、白冰,就连锦澜三人都是一愣,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一个男人,竟然会发出女声?就在锦澜三人依然疑惑不解之际,天风与白冰却率先醒悟了过来,当即惊呼出声道:“是你,苏怡人。”

“不错,正是小女子。”娇笑一声后,那元婴真人身上顿时冒出一层轻纱,被其持在了手中,旋即,其身形样貌陡然一变,化成了苏怡人的模样。如此急剧的变化,看得一旁被其救出的韩末不由目瞪口呆,虽然他身上也有着不少能够隐匿气息的宝物,但像这般改容换貌,全然没了之前模样的宝物,韩末却还是第一次看到。

就在苏怡人摘去轻纱,现出本来面目的同时,伴随着一声长笑,雪谷谷口倏忽闪出一道人影来,众人转眼望去,发现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怡人的双修伴侣——楚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