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这两位修士不是别人,正是被金阳邀来坐镇峰上的天风与白冰。

静寂的洞府之中,盘坐于地的两人,巍然不动,忽然,仿佛察觉了什么,两人原本紧闭的双眼倏忽一睁,并同时抬手结出几个印诀打了出去,随着这几个印诀的打出,洞府四壁之上镶嵌的数面铜镜顿时光华一闪,射出一道光柱,在半空中交汇成了一片朦胧的光影。

仔细一看,那光影显现的不是别处,正是这天桓峰的全景,而且随着两人不断掐出的印诀,那光影倏忽又是一闪,天桓峰的景象顿时被拉进,并显现出山腰某处的映像来。

却只见那映像之中,三道模糊的黑影正小心的向峰上掩来,看其身上不时荡起的涟漪,显然这三人使用了某种宝物遮掩了形迹。

“哼,幸好金道友早有所料,给我们留下了这四面《洞冥宝镜》,否则,还真发现不了这三个偷偷摸摸的家伙。”浑身洁白如雪,肌肤晶莹剔透,散发着一股妖异气质的白冰冷哼一声道。

“白冰,这三个家伙既然能瞒过你我神识的感应,靠着这四面宝镜才能发现他们的存在,显然修为都在你我之上,根本无法力敌,你看如何是好?”天风却是一皱眉头道。

“怕什么,不是还有楚风夫妇在此吗?大家同为散修,即便他们两个再如何不愿与十三家对抗,但事到临头,却也容不得他们不动手,否则,在我们这些极州散修之中,他二人将再无立足之地。”白冰不以为意道。

“话虽如此,但白冰,金道友曾说过,楚风两夫妇对那姓韩的小辈很是欣赏,而且,那苏怡人向来聪慧过人,金道友隐隐有些怀疑,说不得他们两个已经察觉,那姓韩的小辈受到了我们的胁迫,所以才会滞留于此,想要借机救得那小辈。也因此,这次金、王两位道友前去赴会,只是暗中行动,并未知会他二人,怕的就是他们趁机动手。若是你我想要借得他们之手来对付来人,估计抗敌不成,反遭内乱。”天风摇摇头道。

“如此说来,那到底该怎么办?”白冰不解地问道。

“实在没办法,那就只有撕破脸皮,以那韩末要挟对方退走了。”天风眼神一厉道。

听得天风所言,白冰顿时一皱眉头道:“如此一来,韩末一事就会搞得尽人皆知,到那时,你我在这极州就再无立足之地了,天风,你可要想清楚了?”

“事到如此,难道还有反悔的余地吗?再说,这事也未必会搞得尽人皆知,只要我们将那三人引到偏僻之处,就无需担心会有他人知晓了。另外,就算他人知晓了又如何,若是真如金道友所说,那个地方能让你我的修为突破功法的桎梏,却也是值得的,反正这天大地大,何处不能容身,大不了,你我去往其它州地。”天风决然言道。

却原来,此二人所修行的功法因为太过极端,虽然拥有强大的威力,但到了极处,却再难突破,而金阳也正是以此才邀得了二人来此,否则,他们又岂会轻易受金阳指使,并行那胁迫之事。

“那好吧,只希望那个地方确实如金道友所说,对你我有所助益。”白冰无奈道。

“放心吧,金阳绝不敢欺骗你我,虽然他修为要高上你我一筹,但在《冰风大~法》合力之下,却也不是他能敌的。”天风自信地言道,旋即,其人长身而起:“好了,那三人已至半山腰了,我们也该行动了,否则,让他们赶了先,我们可就真没有办法了。”

“好,我们走。”

说完,两人出了洞府,腾身驾起遁光向着峰顶疾驰而去,因为天桓峰内《禁断大阵》的遮掩,他二人也不怕来人探得他们的形迹,因此,全力飞驰之下,不过数息,就赶到了峰顶之上。

“拜见两位前辈。”

待得两人出现在天桓峰顶,隐于周围,一直监视着韩末动静的三位元婴真人,顿时现身而出,朝着两人行礼道。

“嗯,那小辈现在如何?没有什么异动吧?”天风沉声问道。

“没有,那韩末最多也只是在谷底四处转转,并没有什么异动。”其中修为最高,已达后期的一位元婴真人回道。

“那就好。”天风点了点头,随即又言:“刚才我二人通过金道友留下的《洞冥宝镜》,发现此山已来有不速之客,而且修为绝高,不是你等能敌,你们三人暂且退下,前去那洞府之中主持山中大阵,以防再有其他人趁机闯进山来,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什么?有人闯了进来,难道是五城十三家的人?”听得天风所言,三位元婴修士顿时大惊道。

“不是他们还有谁。”天风冷哼一声,再次向三人交代了一些事宜后,这才朝着身旁的白冰言道:“我们下去吧!”

说完,两人入得雪谷之中,却只见那韩末正手持一把灵剑,演练着一套剑法。两人也不打扰,待得韩末练完,这才上前一步道:“聚散成云,凝云化剑,真是好剑法!韩小友也是好兴致!”

“呵呵,只不过是闲来无事,随便耍耍罢了,当不得前辈如此赞誉!”

韩末客气道,早在之前,韩末就已见过天风、白冰数次,对他们并不陌生。不过,对于这两个胁迫自己的帮凶,韩末根本就没有心情应付,因此,即便两人入谷之时,并未掩藏形迹,但韩末却故作不见,直到将剑法练完,这才不得不应付一声。

“不知两位前辈忽然大驾来此,有何要事?”

“呵呵,也没什么,只是想让韩小友帮个小忙。”天风轻笑一声,毫不讳言地说道。

“帮忙?以两位前辈的修为,不知又有什么忙,竟然要晚辈来帮?”韩末奇道。

“韩小友很快就知道了。”说完,天风忽然提高嗓音,大喝一声道:“三位朋友,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行那鬼魅之事,还是现身一见吧!”

随着天风的这声大喝,伴随着阵阵涟漪,三道黑影倏忽从虚空之中闪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