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桓峰南岚,一处隐秘的雪洞之中,金阳正与一位不知以何种秘法遮掩了面目的修士相对而立。

“三哥,你们那边准备的如何了?能不能说服其他家族?”虽然明知四下无人,但金阳依然不由自主地压低嗓门道。

“雪棱城的张家、马家,瀚海城的李家、王家,还有龙谷城的孙家,邱家,我们都已经接触过了,这五家对极光城的于家与龙谷城的刘家,这两大家族一直以来的地位都很眼红,再加上这次冰原城的冰家与卫家,因为江家的灭亡,获得了其留下的大量资财,实力也是暴涨,从而在那个地方占得了更多的份额,使得他们很是不满。”

“因此,我们只是稍加试探,他们就答应了我们提出的条件,至于剩下的洪、周两家,一向都是唯于、刘两家是从,自然略过不提。而冰、卫两家之中,卫家已被你逼服,冰家也就无所谓了。如此一来,十二家中就有了七家,再加上我们黄家,就算剩下的五家全都反对,以八敌五,却也不愁于、刘两家不答应你的要求。”那神秘修士略有些兴奋的言道。

“哼,他们当然愿意了,若是按照我们的条件来,不仅可以削弱于、刘两家的份额,还能从我们手中分去六成,如此损人利已,而且损得还是他们一向眼红的对象,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同意?”金阳冷笑一声道。

“嘿,说得也是,那个地方一次只能进去四十九人,按照原来的份额,于、刘两家分别有着五个名额,冰、卫两家则分别是四个,剩下的九家每家三个,最后还剩下四个名额,虽然明里说是通过较技来分配,但谁都知道,以于、刘两家的实力,这四个名额根本不可能落到旁家,如今既然有机会从他们手中夺走两个名额,再加上还可以从你和王峰两个人的手中,分得你们所有收获的六成,分润下去,就相当于一家多得两成的收获,他们自然很是愿意。不过,任他们如何也想不到,他们获得的只是两成,而我们黄家却是四成。嘿嘿!”

那神秘的修士压低着嗓门嘿笑数声后,又接着说道:“对了,说到那个王峰,他的来历应该没有问题吧?既然我们黄家能够将你放出去,也许,那王峰就是其他家族布下的暗棋也说不定,所以,五弟,你一定要小心,千万别泄露了身份才是。”

“放心吧。我与这王峰相交近百年,虽然没有达到生死相交的地步,但相处起来还是颇为融洽的,而且此人修为来历也是有迹可查,乃是数百年前,其从一处上古遗迹中得来的,五弟我曾亲自探查过那处遗迹,其中一切俱如其所言,并无异样;再加上王峰此人一直表现的是心直口快,胸无城府,若只是一段时间,还有可能是假装的,但几十年如一日,绝无假装的可能,否则,此人也就太可怕了。”金阳肯定地说道。

“说的也是,既然如此,三哥我也就放心了。不过,五弟,万事还是小心为妙,记住了,就算相交再好,也千万不要向王峰泄露你的身份,否则,一个不慎,就可能导致满盘皆输。”神秘修士再次仔细地叮嘱道。

“知道了,三哥,你就放心吧。”金阳点头应道。

“恩。”神秘修士沉默片刻后,忽然再次开口道:“事后那韩末你准备如何处置?”

“那姓韩的小子?不过一小小的结丹修士,将其杀了不就得了,反正到时候,我也回到了家族,这世上也就再无了金阳此人,也就不怕有人找上头来。而且,其他人根本不会想到,闭关了百年之久的黄家老三,竟然就是极州鼎鼎有名的散修真人金阳。”金阳混不在意地言道。

听得金阳所言,那神秘修士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此人杀不得。”

“为什么?”金阳不解道。

“你久在外界,不知详情,这韩末在长春谷时,与不少出窍真人相交甚好,甚至那于家老祖,还将其成名之宝《万里乾坤图》都送予了他,虽然那乾坤图因为其中灵脉被毁,威力失却大半,但由此可见,那于家老祖对此人的印象可谓甚好,若是其身死,难保于家老祖不派人详查,若是让他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我黄家就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我黄家的下场将不比那败灭的江家要好多少。”神秘修士满脸肃穆地言道。

“这么严重?”此言一出,金阳当即就被吓了一跳。

“不错,你也应该清楚,这韩末自打出现以来,所做的事情,有哪一件不是惊天动地,为前人所不能为?而且,也正是因为他,我们才灭得了罗刹一族,从而使得我们这些为了监视苦寒之地的动静,而不得不困守于长春谷的出窍修士,才终于脱得了束缚,如此之大的人情,那些老家伙们不可能不回报于他。就连你三哥我,若不是为了家族,也绝不会同意你将其抓来,以之胁迫其它家族的举动。”神秘修士慨叹一声道,听其语气,此人显然也是当年长春谷的一员。

“原来如此,既然此人杀不得,那就放了好了,反正此人所知也是不多,无关大局。”听得神秘修士所言,金阳顿时知道了其中的严重性,连忙改口道。

“嗯,那就这么办吧!好了,此地不宜久留,三哥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神秘修士小心地探出神识搜索了一番,发现四周并无异常后,这才一个闪身出了雪洞,向着远方疾驰而去,不过片刻,其身影就消失在了茫茫雪海之中。如此,又过了数个时辰之后,金阳的身影才终于出现在了雪洞洞口,四周张望了一番之后,腾身化为一道淡薄至极的遁光,贴着雪地冰岩向着天桓峰正峰飞去。

不过,金阳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刚刚离开没多久,又一个身影倏忽从雪洞之上冒了出来,朝着其离开的方向,嘿嘿冷笑数声后,此人身形一闪,即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