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得光华尽敛,金辉终于显露出了其本来面目。

只见那是一座尺高的玲珑金塔,塔有九层,其上印刻无数奇异符文,光华流转,一看即知乃是不凡之物。

见得这金塔,韩末心中顿时恍悟,原来这水府四层的禁制别有玄妙,能够将人传送入特定的空间,而且只有寻得了其中隐藏的宝物,才能脱困而出,想来,这也正是当初布置这禁制之人给予后来者的考验。

想到这里,韩末当即霞光一卷,将那金塔包裹着落了下来,接着伸手一探,将其拿在了手中,顿时,一股玄奥的意念涌入脑海,却正是有关此宝的讯息与祭炼之法。

与此同时,大殿穹顶之上,一道光华闪过,现出一个深邃的气旋通道来,见此,韩末也顾不上祭炼金塔,随手将其收入囊中后,一个腾身,冲入了气旋之中,当即,光华一闪,韩末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了幽径之中。

抬眼一看四周,韩末并没有发现谷婉儿,还有呤音、星芒的身影,显然,他们同样都被传入了某个封闭空间之中。

“竟然连呤音与星芒都被摄了进去,难道灵兽也能从中得到什么宝物不成?”

思及此,韩末心中顿时一动,再次召唤出一只低级墨血蚊来,顿时,禁制之中,又是一道光柱射出,将那墨血蚊笼罩了起来。

“果然。”当那墨血蚊的身影消失不见后,韩末眼中顿时露出了明了的神色。

不过,韩末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等待谷婉儿他们寻得宝物,然后传送出来,毕竟,他们可没有韩末的《破虚法目》,能不能寻得宝物都是个问题,再加上其后还有群虎视眈眈的家伙,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采取行动。

因此,韩末当即有了决定,那就是循着眼前这道禁制的传送通道,进得谷婉儿他们被摄入的空间中去。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刚才的试探,让其知道,这禁制有着很大的限制,那就是已经进入过一次的人不能再此进入,而且,每个空间只能传送入一人。

不过,相对于其他人来说,精通禁制,又有着《破虚法目》这逆天神通在手的韩末,想要达此目的,却并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

在《破虚法目》的帮助下,韩末很快将眼前的禁制看了个通透,经过一番推演,一道道法诀被其打入禁制之中,随着这些打入的法诀,禁制开始剧烈的波动了起来,并隐隐生出一道抗力,抵御着法诀的侵入。

但是,早已对这禁制了如指掌的韩末,其打入的法诀也是极具针对性,每每都出现在禁制的空隙之处,渐渐地,随着侵入其中的法诀越来越多,其禁制核心终于落入了韩末的掌控。

与此同时,韩末也清楚的感应到,在那虚空之中,正由数十个气旋,散发着隐约的空间气息,显然,这些气旋就是进入封闭空间的通道。

韩末神识尽展,探入这些气旋之中,顿时,其中的三个,隐隐透出一丝韩末熟悉的气息波动来。见此,韩末没有丝毫犹豫的腾身而去,穿入了那透有谷婉儿气息的气旋之中。

同样的大殿中,谷婉儿正茫然的四处探寻着出口,就在其惶恐无依之际,穹顶之上,一个光华闪烁的气旋陡然浮现,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倏忽穿过气旋,出现在了谷婉儿的眼前。

“师父!”谷婉儿当即惊喜地叫道,不过,就在其准备迎上前时,却只见大殿一角,一道虹光陡然浮现,倏忽越过虚空,向着气旋冲去。

“哼,还想跑。”随着那熟悉至极的声音,一道霞光冲天而起,将那冲向气旋的虹光包裹其中,使其欲逃而不能。

挣扎片刻后,那虹光似乎也知不可能逃脱霞光的禁锢,当即光华收敛,显出了原形,却是一条闪烁着虹光的飘带。

袍袖一挥,被霞光卷裹着的飘带就落在了谷婉儿的手中,这东西一看就知,乃是适合女孩子用的,韩末可没有挥舞彩带的习惯。

“谢谢师父。”谷婉儿高兴的接过飘带,并很快从其中蕴含的意念,得知了这条飘带的名字——《七彩虹霞带》。

“好了,婉儿,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向谷婉儿大略解释了一下现在的情形后,韩末袍袖一挥,卷着谷婉儿冲天而起,重新穿过气旋,回到了幽径之中。

接着,韩末以同样的方法,将呤音与星芒给带了出来,而他也同样收获了另外两件宝物,不仅如此,剩下的气旋通道,他也一一进入其中,将里面的宝物全都一网打尽,他可不想将这些好东西留给其他人,特别是身后那几个心怀不轨的家伙。

在将这些宝物尽数收入囊中之后,也许是因为已经完成了任务,那道勾连了数十个空间的禁制当即烟消云散,却是这四层的禁制中枢切断了其灵气来源,即便韩末已经将其掌控在手,也是无可奈何。

再往前去,却发现这条幽径已至尽头,韩末只得退回入口,在剩下的两条幽径中又随便选了一条进入其中。

一路前行,韩末发现,这条幽径竟然与之前的那条一般无二,在破开了大量禁制后,一道同样的传送禁制出现在了眼前。唯一不同的就是,当韩末将其掌控之后,发现此次传入的大殿中,收藏的不再是宝物,而是大量玉简典籍。

“原来如此。”

见得如此情形,韩末心中顿时醒悟了过来,显然,这传送禁制连接的大殿,正是水府四层藏宝之处,不过,这藏宝之处却又与前面三层不同,以此处主人的设计,无论是宝物,还是典籍,应该是每人只有一次机会。

可是,这水府主人万万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会有韩末这个怪物,身具《破虚法目》,将其布下的禁制尽数扭转,也因此,其中的宝物、典籍被韩末席卷一空。

“第一条幽径是宝物,第二条是典籍,那第三条会是什么呢?丹药?灵符?还是其它?”

韩末将第二条幽径中的玉简典籍尽数收刮之后,开始向第三条幽径疾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