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无底,韩末两人也不知潜了多久,谷婉儿毕竟初入筑基后期,灵力不甚深厚,渐渐有了不支之感,见此,韩末连忙心念一转,《玄黄混沌宝莲》当即滴溜溜盘旋而出,悬于顶上,将两人尽数笼罩其中。

顿时,周遭那庞大的水压尽皆消失不见,玄黄两色光华,映射着水光,彻亮一方。

“咦?这是什么?”

就在韩末携着谷婉儿准备继续下潜之际,忽然眼神一凝,看向了左方的石壁,在玄黄光华的映照下,只见那石壁之上,苔藓之下,隐隐有古朴篆字显现而出,韩末连忙近前,抹去其上的苔藓,顿时,“碧澜水府”四个大字显现而出。

见此,韩末顿时一喜,原来这上古遗迹名为“碧澜水府”,既然在此看到洞府之名,显然距离已不远矣。

如此这般,又下沉了片刻之后,韩末眼前顿时一亮,果然不出其所料,只见洞壁之上,一层碧蓝色的光幕,将深渊沉水隔离了开来。

“婉儿,进去之后,一定千万小心,记住,跟在师父之后,一步也不要踏错。”转头叮嘱了一声后,韩末一拉谷婉儿,进得光幕之中。

就仿佛穿过了一层水幕一般,一股清凉的感觉弥漫全身,却全没有湿身之感。待得身前一空,两人抬眼一看。

只见眼前乃是一个占地不过数十亩的庭院,其中亭台楼榭,池塘垂柳,碧波荡漾,游鱼其中,庭院之中,更是花草缤纷,灿烂一片,蜂飞蝶舞,一派生机勃勃。

见得如此情景,谷婉儿顿时惊叹不已,正欲迈步上前,却被韩末伸手拉住。暗中却是叹息一声,婉儿毕竟修真日短,心境有缺,这“碧澜水府”不知藏于这深渊水底多少年月,又怎可能还有游鱼、蜂蝶。这一切,不过是障眼之法而已。

“婉儿,你看清楚了。”

说完,韩末抬手打出几道印诀,眼前景象顿时一阵变幻,顿时,亭台依旧,碧池仍在,垂柳碧草,一样不缺,但那游鱼蜂蝶却尽数化为乌有,消失不见,显出一片寂寥来。

不过,韩末却也没有马上迈步其中,而是继续不断的打出一个个法诀,印入虚空,顿时,一阵阵涟漪荡起,整个庭院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噼里啪啦!”

伴随着一阵仿若爆竹炸响之声,眼前模糊的景象倏忽一闪,再次变幻了起来,不过片刻,待得一切恢复平静,只见亭台楼榭,池塘垂柳,鱼儿游荡,蜂飞蝶舞,一切竟然又恢复了原样。

却是韩末不仅将那障眼法破了开来,还将其中禁制尽数掌控在手,并随手将那幻境重新演化而出,毕竟,充满生气的景象却要比之前的一片寂寥要好得多。

“婉儿,你可清楚了,何者为真,何者为虚!”韩末转身喝问一声道。

谷婉儿点头道:“徒儿知道了,前者为虚,中者为真,后者虚中有真。”

韩末眼中顿时闪过满意的光芒,却又问道:“前者后者,并无二致,为何前者是虚,后者却又虚中有真?”

“前者虚,乃是因此景不为已控,即便是真,也是虚;后者则随己心而变,虽虚但心中却明其真,因此,前者是虚,后者却是虚中有真。”谷婉儿言道。

“很好。”

韩末赞赏地点了点头,随即携着谷婉儿进入庭院之中。其中的一应禁制尽皆为韩末所控,却也无需再担心其中禁制。

来到池塘之边,韩末一看池底,只见其中沉有不少拳头大小,犹如皮囊般的物事。见此,其眼神顿时一亮。

“这不正是之前自己在那季礼手中所购,包有蜃珠的蜃囊吗?看来,那人并未撒谎,那蜃珠确实得自于此。而这池塘,显然也正是当年,此地主人用来喂养蜃妖之处。”

伸手虚摄,水底的蜃囊顿时纷纷飞出,然后,被韩末碎去外囊,取出其中的蜃珠来。

“这蜃妖虽能化珠而重生,不过,此地荒废已久,这蜃珠也是元气大损,看来,要想其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挥手将手中的蜃珠尽数丢入琉璃玉瓶,那专门开辟出的一片池塘之中,只见,碧水之下,早年放入的蜃珠已是破珠而出,不过,这些刚刚重获新生的蜃妖,体型尚小,显然还未长成。还需再待些时日,才能取其蜃液,炼制那可以幻化万物的《幻灵符》。

收好蜃珠,韩末接着又四处寻找了一番,只见亭台楼榭之中,桌椅翻到,随处可见破禁取宝之痕迹,显然,此地早已有人来过。

不过,在韩末破得那障眼法,掌控此地禁制之时,就已有所料,因为此地的禁制并不完整,再加上这遗迹所在乃是他人出售,韩末心中顿时有数,显然,早在之前,那人就已破开了这第一层的禁制。而韩末之所以还要搜索一番,只不过抱着万一之想而已。

因此,虽然见得四下空荡,没有丝毫收获,韩末却也并不失望,随后,就带着谷婉儿再次回到了池塘之前,准备破开此处禁制,进入第二层中。

不过,当其破开池塘底的禁制,下得第二层后,却发现这里的禁制,就如第一层般,也是残破不全,显然,早已有人进得其中。见此,韩末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寻了第三层的禁制,再次向下破去。

这第二层的景象,虽与第一层略有不同,却也是大同小异,因此,其禁制所在也没甚区别,只不过从池塘换做了一处温泉。

可是,结果却再一次让韩末失望了,当其下得第三层后,当即发现,这里的禁制竟然同样被人破了开来,不过,当其抱着万一的希望,寻得了第四层的禁制后,却惊喜的发现,此处虽然也有破禁的痕迹,但从禁制完好的程度可以看出,并未有人进得第四层中。

就在其兴致勃勃,准备破开禁制,下得第四层时,心中却忽然一动,因为他忽然感应到,有人闯入了“碧澜水府”第一层中,也幸好之前,他心血**,将其中禁制尽数掌控了下来,否则,还真发现不了,除了他之外,居然还有其他人进了这“碧澜水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