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几十件激射而出魔器一连穿透了三道禁制,速度才终于缓了下来,韩末袍袖一挥,将漫天闪烁着幽暗光芒的魔器收入囊中,只剩一颗拳头大小,犹若朽木的圆珠。

抬手将圆珠摄入手中,顿时,一股冰冷彻骨的气息透掌而入,这气息与魔气很是相似,但其中却少了至凶至恶,欲要毁灭一切的感觉。

“这就是传说中的魔神的眼球《不朽之眸》?”

打量着手中的圆珠,韩末怎么看都看不出其那点像是眼眸。接着,韩末又试探的向其中注入了一丝灵力,不过,就仿若泥牛入海,没有激起哪怕一点反应。

见此,韩末不由加大了灵力,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无论注入的灵力有多强,这《不朽之眸》都是点滴反应皆无,若不是这圆珠乃是其亲手从《罗天魔网》上拆解下来的,还以为其是假货也说不定。

“灵力没有反应,那魔气呢?”

韩末眼神一凝,浑身的灵力倏忽一变,化为一团黑雾,涌入圆珠之中。

顿时,一团朦胧的幽光散出,《不朽之眸》忽然凌空飞起,其上一道道玄奥的纹路,错综交杂,恍惚之间,韩末就只觉圆珠之上,一颗巨大的眼球倏忽浮现,向着自己望来。

韩末顿觉浑身一紧,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了一般,动弹不得,就连神魂也是忽然一阵颤动,被牵扯着,向《不朽之眸》飘去。

“不好!”

韩末连忙用力一挣,可他越挣扎,神魂飘动的就越快,眼看着逐渐接近的《不朽之眸》,韩末隐隐感觉到,那里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若是自己的神魂陷入其中,就将永世沉沦。

就在这危急的时刻,韩末体内的混沌气流倏忽一动,直上顶门,就仿佛醐醍灌顶一般,一股无比清凉的感觉蔓延开来,那股束缚身体、牵扯神魂的力量顿时冰雪消融,一切恢复正常,就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一般。

不过,在经历了刚才的那一幕后,韩末忽然发现,自己与那《不朽之眸》之间,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联系。

不由得,韩末隐隐有种感觉,似乎刚才的一切只是一种考验,只有通过了这种考验的人,才能够获得《不朽之眸》的认可,掌握并操控它。至于没有通过考验的人,结果就是被其吞噬神魂,陷落在那片无尽的黑暗中。

思及此,韩末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不朽之眸》竟然有如此巨大的魔力,难道传说并不是传说,而是真有其事,这《不朽之眸》真的是魔神的眼眸不成?

不过,魔神又是什么东西呢?是不是就如同人类一般,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后,就会被冠以“仙”的称呼,而魔神,就是修炼到了一定程度的魔?

韩末浮想联翩,可是由于其对魔族之事所知甚少,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既然想不出,韩末也懒得去钻牛角尖,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该如何炼制傀儡种子上。

“傀儡种子,乃是魂之种,自然需要庞大的魂力,玉简之中还记载有一种摄魂之术,看来就是为此而备,看来,自己还需去收集一些魂力才行。”

“不过,以化形大妖的实力,这傀儡种子需要的魂力可是不少,而自己现在能够收集的,最多也只可能是中级妖兽的魂力,如此算来,自己至少要猎取数千的中级妖兽,可如许多的中级妖兽,也太过费时费力,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收集完全。”

“唔,对了,现在《星辰之陨》已经到手,若是将其炼化,融入混沌气流之中,自己的修为有很大可能会突破入结丹之境,如此一来,自己就可以猎杀高级妖兽,收集魂力自然也就容易了许多。”

想到这里,韩末心中顿时一亮。

“看来,在炼制傀儡种子之前,自己必须先找个灵气充沛的所在,将修为提升了再说。”

挥手将《不朽之眸》收入囊中,韩末长身而起,掐动法诀,顿时,虚空之中,十三面阵旗倏忽浮现,随即一闪,没入腰间不见,接着,韩末迈步出了这存身近三月的临时洞府。

“轰隆隆!”

随手发出一道灵力,将洞府轰塌,再无丝毫痕迹留下之后,韩末从怀中掏出《万里乾坤图》,唤出呤音,接着,伴随着呤呤清音,一道五彩流光划过天际,向着远方疾飞而去。

数月之后,极洲冰原,一个被数座火山环绕、四季如春的山谷之中,韩末盘坐于一栋草草搭就的茅屋之中,吐纳调息。

自从一个月前,韩末找到这个灵气充溢的山谷后,就将其确定为突破结丹之境的所在。不过,这一个月来,韩末并未立刻炼化《星辰之陨》,而是不断的在调整自己,以求能够达到最巅峰的状态,来迎接即将到来的金丹雷劫。

如此这般,又是半月过去,就在这日,盘坐在地的韩末,身形倏忽一挺,浑身的气息顿时涌动如潮,一浪胜过一浪,澎湃汹涌,势不可挡。接着,韩末缓缓睁开双眼,两道白光透目而出,就犹如利剑寒光,慑人人心魄。

时间一点点过去,韩末涌动的气势渐渐开始沉淀,眼中的精光也慢慢收敛,但给人的压迫,却不仅没有减弱,反而给人一种不动如山,沉凝厚重的感觉。

“砰!”

随着一道爆裂之声,身前一块半人高的铁石骤然化为飞灰,显出其中一颗不过半个拳头大小,通体呈金色琉璃状,犹如金心的物事来。这物事不是别物,正是《星辰之陨》。

与此同时,韩末体内的混沌气流倏忽化为一片五彩霞光,从顶门一冲而出,将《星辰之陨》卷起,化为一团金色光团,悬于顶门之上。

接着,周围的五彩霞光,开始不断冲击,一点一点地消磨《星辰之陨》,并将其融入五彩霞光之中。

如此这般,随着时间的推移,五彩霞光中最为黯淡的白金之色,渐渐开始变得璀璨,就连五彩霞光笼罩的范围,也是逐渐扩大,最后,竟然将韩末整个身形都包裹了起来。

“嘭嘭嘭!”

不知过了多久,当五彩霞光中的那团金色光团被完全消磨之后,一道仿若心跳的声音骤然响起,其声并不算大,但闻之却震人心魄,若是有他人在场,必能感觉到,自己的心也随着这声响的节拍,跳动不止。

接着,弥漫全身的五彩霞光倏忽回转,重新聚合在韩末顶门之上,旋转着,化为一颗拳大的光团,五色缤纷,流光溢彩,妙不可言。

倏忽之间,韩末神魂灵识溢出识海,化为另一璀璨光团,向着顶门之上融去。

“轰隆隆!”

就在神魂光团融入五彩光团之时,一道璀璨金光冲天而起,引得四方雷动,轰鸣不已,旋即,大片黑云不知从何处涌来,盘旋高空之上,渐渐凝成一片,向下压迫而来。

再见那黑云之中,电闪雷鸣,犹如蛛网,密密麻麻,蔓延到了整个空间,炽烈的白光,仿若洞烛,彻亮一方,又似利刃,割裂虚空,惊天动地,如此天地伟力,非常人可挡之。

而韩末顶门之上的五彩光团,得神魂融入其中,顿时金光大放,不过,这金光却不同于《星辰之陨》的白金色,而是无比纯粹干净的黄金之色,蕴含着无双霸气,却又通彻空明。

“轰隆隆!”

伴随着雷鸣之声,黑云越落越低,而韩末顶门之上,那团金光大放的光团,也是光华渐敛,显出其中一颗金色圆丹来。

这金色圆丹,金光流转,虽然只有婴儿拳头大小,但却给人坚凝不朽之感,不用说,这金色圆丹,自是韩末五行圆满,聚合而生的金丹。只不过,这金丹虽然光华璀璨,但还没有经历雷劫的洗练,并不圆满,因此,在金光的遮掩下,还有着无数黯淡的杂色,不为人觉。

“喀嚓!”

终于,待得黑云压低到了极限之后,一道酝酿了许久的雷光,撕裂虚空,轰然落下。而韩末顶门的金丹,则是倏忽腾起一片霞光,其中隐现五色光华,向着雷光迎去。

“嗤啦”裂帛声中,五色光华当即被撕裂了开来,但雷光中的煞气,却也尽数被霞光化去,只剩一道满含雷霆之力的白光落下,被金丹吸收了进去。

得了雷霆之力淬炼的金丹,当即光华更胜,更有一丝黯淡晦涩的烟气溢出,消散于天地之间。

不过,在这看似简单的过程中,韩末却经历了莫大的危险。

其神魂虽然融入了金丹之中,但未经磨砺,其本质依然是脆弱无比,因此,随着雷霆之力的涌入,只在瞬间,整个神魂就被轰成了粉碎,化为了无数微小至极的神魂分子。

接着,这些被轰得粉碎,化为了无数微粒的神魂分子,在金丹之力的保护下,循着冥冥中的道理,开始以另外一种方式慢慢结合了起来,与此同时,韩末体内不时涌出一股混沌之力,凌空渡入金丹之中,加速着神魂分子的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