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孙成说到玄浪宗以及崇云宗时,韩末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已经死去、不知其名的青衫男子和被自己杀了的秦桓。

青衫男子身上有着玄色浪涛的标记,应该就是玄浪宗的弟子;而秦桓身上的五彩祥云,自然就是崇云宗的标记。

难怪这地处偏僻,一向没什么外人来往的重云镇,忽然接连的出现了两个宗门弟子,原来是孙成和吴刚两个筑基期的修士请来帮忙的。

想到这里,韩末的脸色变得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幸好,周围的众人只以为他心中有些愤愤不平,才会如此,并没有想到其它。否则,若是让他们得知详情,非活撕了韩末不可——虽然那青衫男子的死与他无关,但那秦桓却是其亲手所杀——若非如此,他们也许就不会被逼得参加这次任务了。

而这时,大大咧咧的吴刚走上前来,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筑基期的墨蚊虽说有一群,但虫类妖兽的实力一向偏弱,只要我们小心一些,应该没问题的。”

韩末无奈地耸耸肩道。

“以现在的情况,我能不参加?”

吴刚咧了咧嘴,笑道:“这就对了嘛!哈哈哈哈!”

接着,众人稍作休整之后。

在孙成的一声令下,整个队伍以吴刚为首,其余人等包括韩末按修为间杂其中,孙成居后策应,组成一锥形队型,向着竹林中心继续突进。

而在韩末身前身后的,却正是重云镇内最出名的两个练气九层的修士——铁原一与梅映雪,前者是因为实力而出名,而后者却是由于不俗的姿容。

因为没什么交情,韩末与两人也没什么好交谈的,只是各自点了点头,就开始集中精神,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铺天盖地的墨蚊。

随着众人的前进,墨蚊的个头越来越大,其修为也越来越高,特别是那些练气九层、十层的墨蚊,竟然有婴儿头颅大小了,虽然这样一来,其数量要少了许多,但其对寒冷的抵抗,以及血箭的威力却也增强了不少,这让一些修为只有练气七层的修士,渐渐有些捉襟见肘起来,防御也开始逐渐出现了漏洞。

“结符阵。”孙成大喝一声道。

韩末连忙掏出一张,在休整之时,吴刚递给他的事先准备的寒冰符,按照预定的方位打了出去。

顿时,眼前茫茫一片,数十张寒冰符按照一种玄奥的轨迹,凌空盘旋数周之后,砰然一下爆成了漫天冰晶,这些冰晶在落下的同时,逐渐融合,形成指粗的冰锥,带着庞大的寒气,穿进墨蚊的体内,并在同时又爆裂开来,将整个墨蚊炸了个粉碎。

在看到普通的寒冰符结成符阵之后,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威力,韩末不禁暗暗咂舌,并偷偷想道,若是用那双属灵符结成符阵,其威力不知又将变得如何强大。

在寒冰符阵的帮助下,即将崩溃的阵型又重新稳固下来,并在吴刚的带领下,渐渐突入到了墨玉竹林的中心地带。

就这样,在过了大约一顿饭的工夫后,整个队伍感觉眼前陡然一空,定眼看去,却是众人已经突破了墨蚊的包围,而在其身后,仿佛有一无形的屏障,那些墨蚊竟然不敢进身一步。

众人心中不由一紧,看来是快到了。

“吴刚,小心一点,不要再跟上次一样。”孙成在队伍后面喊道。

“嗯。”吴刚点了点头,带着队伍谨慎的向前探去。

在转过数从挡在身前的墨玉竹后,眼前忽然出现的景象,让大家一下子都愣住了。

只见一大片淡淡的血光笼罩下,矗立如林的墨玉竹,竟然给人予一种无比憔悴的感觉,对,就是憔悴。

只见那原本应该青翠欲滴的竹叶变得枯黄一片,墨玉般的竹节也失去了润泽的光芒,黯淡了许多,就连原本挺拔的身姿也萎靡了起来,就仿佛被什么给吸去了生机一般。

这是••••••

不知就里的众人,顿时把目光全都转向了孙成,而孙成显然也是早有准备,掏出两张特殊的灵符,分别递给了铁原一和梅映雪。

“这是金光破邪符,你们两人各带一队,占住东西两个方位,我和吴刚则在南北,等下听我号令,同时发动灵符。不过,由于这金光破邪符是中级灵符,你们修为不够,所以等下你们要轮流给灵符注入灵力,千万不要停滞,否则就会功亏一篑,造成严重的后果。另外,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进入血光笼罩的范围,否则就会像前次来此的某人一样,吃个大亏。”

吴刚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勺:“老孙,不要老爆我的丑啊!”

顿时,孙成严肃的表情导致的紧张气氛,因为这一句话忽然缓解了下来。

孙成暗中点了点头:“好了,大家各自行动吧。”

铁原一与梅映雪各自点头领命,挑选了人员后,向各自的方向奔去。

好在这片血光笼罩的范围并不算太大,很快众人就各就各位了。

“大家准备,发动。”传音符内孙成大声命令道。

然后就只见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全都闪耀起璀璨的金光,这些金光逐渐壮大,并连结成片向血光压制而去,而那血光自然也不甘示弱,酣然反击。

顿时,金光、血光纠缠在一起,交织成错,化为一片奇异的光彩,瑰丽无双。

韩末跟着梅映雪的队伍,眼见只一会,发动灵符的梅映雪脸上已是苍白一片,冷汗淋漓,眼看灵力不支,撑不住了,心中不由一紧,连忙抢上两步将其换了下来。

梅映雪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让过一边,盘坐恢复起灵力来。

而韩末在接手后,顿时感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体内的灵力仿佛破堤的洪水般汹涌而出,带动的韩末气血翻腾,浑身的精血都仿佛要被吸了出去。

“这只是中级灵符,竟然就要吸纳如此之多的灵力才能发动,那高级的又将如何。”

韩末不敢想象,难怪以梅映雪练气九层的修为也只支撑了片刻。

不一会儿,韩末也渐渐有些支撑不住,连忙换手交给了接下来的人。

就这样,大家轮流上阵,灵力没了就下去打坐恢复,恢复好了再上来接手,源源不断的向那灵符注入灵力,支撑着其不断发出金光,与那血光争斗。

半个时辰后,大概是由于金光克制的作用,血光已经萎缩了许多,眼看就要被破了开来。

而这时,韩末的队伍已经轮换了有三班了,想想南北方向的两位前辈都只一人,而东西两边的队伍却各有七八人,由此可见,筑基期与练气期的差距是如何之大。

而韩末也是心中暗凛,看来自己前次能杀死秦桓还真是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