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运气,抑或是终于找到了篆画空间符箓的感觉,最后不到百张的符纸,韩末竟然再次成功篆画出了五张灵符,加上之前的那张,共有六张。

手持六张灵符,韩末满意地点了点头。

虽然数百张符纸,仅仅只成功了六张,总的算来,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但从最后成功的那五张看,成功的几率却达到了百分之二十还多,即便其中有着运气的成分,但韩末也足以感到骄傲了,毕竟,就算真正的炼符师,在篆画空间符箓这种高级别的灵符时,其成功几率也不过如此。

不过,灵符虽然篆画成功,但这《瞬传符》还不算完全炼成,因为,还有着最后一道工序——温养灵符,没有完成。

将云案之上的数十块紫色玉石取在手中,韩末随手掐动法诀,凝成一道道符文,打入玉石之中,旋即,这些玉石闪烁着紫色的光华,腾空而起,凌空构成了一个看似简单,却与聚灵法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阵法,却正是用来温养灵符之用。

将六张灵符一一置入其中,韩末袍袖一挥,将阵法移入到了储物囊中,只要再经过三个月的温养,《瞬传符》才算得上炼制成功。

《瞬传符》的炼制终于告一段落,无事可做的韩末,一时之间,却忽然生出一种不知该做什么是好的感觉,略作沉吟之后,韩末却忽然想起那卷《万里乾坤图》来。

当初,在得到这卷《万里乾坤图》时,因为忙于破开上古魔禁,因此,韩末只是略作祭炼,并随手将星芒、竹生以及呤音转移到了其中,后来又因为修为的突破,一直没有时间仔细探查,如今得闲,韩末心中顿时起意,准备好好了解了解这《万里乾坤图》。

由于《万里乾坤图》与储物囊一般,同样具有储存空间的特性,因此,《万里乾坤图》不能置入储物囊中,一直被韩末贴身存放。

将其从怀中掏出,灵力灌注其中,韩末随手一抛,《万里乾坤图》顿时凌空展开,显出其上的图画来。

图画之上,一方天地徐徐展开,高空之上,云迷雾绕,形态各异,折射出一道道绚丽的光影;大地之上,则有山有水,山水环绕之间,百木成林,溪谷密布,既有走兽徘徊,又有飞鸟横渡,栩栩灵动,真实无比。

韩末手指飞舞着,掐出一段于老给予的法诀,顿时,一股巨大的吸力陡然从那画卷之中生出,韩末只觉眼前一花,就被吸了进去。

接着,一片广袤的大地出现在了韩末眼前。

“这就是《万里乾坤图》中的世界吗?”

韩末放眼四顾,发现四周的景象竟然与其在画卷之上看到的图画一模一样,显然,那图画正是这方天地在画卷上的投影。

“不过,这方天地美则美矣,却正如于老所说,灵脉之基受损,灵气实在太过稀薄。否则,这《万里乾坤图》完全可以成为一派之根基。”

摇摇头,韩末心神一动,发出召唤的意念,顿时,数千里之外的某座山脉之中,响起一道无比悦耳的叫声,没过多久,一只五彩大鸟腾空而起,其上还有着一只不过尺大的白金灵鼠,与一个通体血红、被数千墨血蚊环绕其中的小娃。

这大鸟、灵鼠与血娃,正是呤音、星芒与竹生无疑。

“呤呤!”

伴随着悦耳的欢叫声,呤音当即化为一道绚丽的流光,向韩末所在之处疾飞而来。

虽然呤音的速度比之结丹修士亦不逞多让,但数千里的距离,却也不是瞬息能至,趁着这段时间,韩末一拍储物囊,一座灵石堆成的小山顿时出现在了眼前。

“灵气如此稀薄的环境,呤音靠着还未完全消化的乙木精气,倒没什么关系,但星芒与竹生,却根本无法修炼,如此,也只好费上百万灵石了。”

当初,因为韩末的帮助,在冰原城参加五城坊会的,各个家族的精英才得以保存,因此,卫家当即就抹去了其亏欠的一千万灵石。不仅如此,韩末还得到了包括卫家在内的,所有修真家族的大量馈赠,如此一来,韩末的身家,较之拍卖之前,不仅没有萎缩,反而是荷包暴涨,若是将所有的馈赠全部换算成灵石,起码有数亿不止。

因此,对于现在的韩末来说,百万灵石,不过是九牛一毛,韩末用起来,自然不会感到痛惜。

挥手间,虚空之中陡然现出一个黝黑的洞口,将地上的这座灵石小山给吸了进去。顿时,整个天地倏忽刮起了一阵旋风,一阵完全由灵气构成的旋风。

在旋风的作用下,天地之间的灵气慢慢开始有了回升,到了最后,灵气浓郁的程度,已不下于外界。当然,这个外界只是指没有灵脉的地方。

不过,这还不算完,待得旋风渐止,灵气再无丝毫提升之后,韩末放眼四顾,寻得一座幽静的山脉,腾身飞入其中。

然后,又是一段法诀掐出,顿时,风起云动,这方天地所有的灵气,开始渐渐朝着这座山脉涌来,数个时辰之后,竟然在这座山脉之下,形成了一道循环往复的灵脉。

当然,凝就灵脉这般大能,韩末是不可能具有的,他只是借着《万里乾坤图》中原有的规则之力,凝聚了一道虚幻的灵脉,这道虚幻的灵脉,最多维持一年,然后就会崩散开来。

待得“灵脉”凝就,韩末沉吟片刻,忽的擎出灵剑,三下两下,将身前不远处的一方大石,切成了一块高有六尺,宽二尺的石碑。

“唰唰唰!”

韩末又挥舞着灵剑,在石碑上刻了“灵枢峰”三个大字,接着,袍袖一挥,石碑倏忽立起,韩末就手一拍,轰然震响中,石碑没入地下三尺,只余刻有“灵枢峰”的那半截露于其外。

“从今往后,这里就叫灵枢峰了。”

给山峰起好名字后,韩末心中忽然一动,抬眼望去,只见一道绚丽的流光划过天际,倏忽落在了身前,却是呤音、星芒与竹生到了。

随手掏出数粒灵丹,抛入三者口中,韩末言道。

“好了,从今往后,你们就在这灵枢峰上修炼,以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呤呤!”

“吱吱!”

“是的,主人。”

如今,也只有化形成功的竹生能够开口说话。

接着,韩末又为三者各自安排好今后的住所后,就开始在这方天地四处游荡了起来。

就如画卷之中显示的一般,这方天地,除了呤音、星芒与竹生之外,还有着其它生灵,飞鸟走兽、蚊蚁虫蜂,不一而足,不过,因为灵气不足的缘故,这些生灵全都是普通野兽。

不过,在韩末的观察下,发现这些野兽的灵智,较之外界的却要高上不止一筹。

“难道这些野兽,乃是因为灵脉被毁,无了灵气,从妖兽退化而来?如此一来,若是自己能够将灵脉修复,也许,这些野兽就能重新进化为妖兽也说不定。”

韩末脑海中倏忽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不过旋即,这个念头就被韩末给抛在了脑后。

“人家于老,身为出窍中期的真人,都修复不了这《万里乾坤图》,而自己,不过才筑基期,竟然就有如此妄想,还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自嘲的笑了笑,韩末抬手掐出一道法诀,虚空之中,顿时现出一道门户,迈步踏入其中,倏忽一下,韩末就回到了闭关的居所内。

伸手将《万里乾坤图》卷起收好,接着,韩末袍袖一挥,一阵涟漪闪过,十三面阵旗显现而出,被韩末卷裹着收入了储物囊中。

闭关数十日,该做的事暂时也做完了,韩末心中顿生去意,不过,在离开之前,韩末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去摩罗城的坊市逛逛。

毕竟,苦寒之地虽然苦寒,但因为空间乱流的封锁,这数万年来,某些外界已经绝迹的东西,这里却还有不少。再加上修炼魔族功法的罗刹族,需要的资源与人类不尽相同,因此,韩末还想淘换一些,留作今后之用。

其实,这些东西韩末尽可以如《空明石》般,向冰天元索要。不过,前者乃是由于数量稀少,韩末一时之间寻之不得,迫不得已之下,这才寻了冰天元;而韩末如今想要的那些东西,虽然也是极其难得,但并非急需,若是因此而欠下一个人情,却非韩末所愿。

随便寻了一人,问得坊市所在位置之后,韩末飞剑传书,告知了冰天元自己欲外出一游,接着,就出了宫殿,朝着之前问得的方向行去。

摩罗城坊市,位于城西,乃是罗刹族灭后,往来此间的人类修士,自发形成的一处交易场所,由于建立不久,其中蛇鼠混杂,常常会发生纠纷。

而韩末,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当其来到坊市时,正好就碰到了这么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