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近百里的距离,在这些真人眼中,就仿佛咫尺之间,瞬息即至,即便身边有着韩末这个牵累,但在于老这个出窍中期修士的携裹下,众人的速度也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嗖嗖嗖”,伴随着一阵细微的破空声,众人落在了这道横亘于此,历经数万年岁月,依然矗立的上古魔禁之前。

无需多言,韩末当即上前,混沌气流涌动,《破虚法目》大开,无数虚线光影之中,一个个铭文符箓浮现而出。

根据这大半年的推演解析,韩末对其中大部分的铭文符箓都很是熟悉,见此,毫不犹豫的掐出一段法诀,灵力涌动,当即勾勒出一个个迥然不同的奇异符号。

这些奇异符号一出现,立刻仿佛飞蛾扑火一般,向着魔禁中的那些铭文涌去,伴随着阵阵淡淡的光华,原本遵循着一定的规律,不断变幻腾挪的铭文,当即出现了些许微小的异变。

只不过,异变虽小,却显现出之前的那些奇异符号,确实对魔禁中的铭文有着影响,因此,韩末毫不犹豫的加快了手中的动作,随着一道道法诀,一个又一个奇异的符号被勾勒而出,飞舞盘旋,眼花缭乱,让人目不暇接。

成百上千,闪烁着各色灵光的符号飞舞着没入魔禁之中,开始的时候,魔禁一如往日,平淡如常,无尽的黑色游丝缓缓游荡,不起一丝波澜,可随着越来越多的符号冲入,魔禁终于开始生出了一丝丝的变化,先是其中闪耀起一阵淡淡的幽光,旋即,那原本缓缓飘荡的游丝,陡然一阵急动,接着,一个小小的漩涡浮现而出,在那魔禁之上飞旋回绕,并逐渐扩大。

见此,韩末当即大喜,手中法诀倏忽一变,由快至慢,一个个更为复杂玄奥的符号被缓慢的勾勒而出,随着这些符号的出现,魔禁上的漩涡转动愈急,接着,无数游丝陡然崩断,化为一道道深邃而幽冷光华,融入漩涡之中。

顿时,一股庞大的吸力陡然生出,将那些符号一吸而入,其巨力甚至波及到了数十丈外的韩末,猝不及防之下,当即就被那漩涡吸入了魔禁之中。

周围的众位真人当即大惊,正欲有所动作,不过就在这时,那漩涡豁然打开,显出一条通道来,其中一个为无数符文盘旋回绕的身影,却正是韩末无疑。

不过,当众人定眼再望,眼中却不由露出失望来,原来那通道长不过丈许,显然,韩末打开的这条通道并不完整。

“韩小友,如何?”

于老开口问道。

“没什么大碍。”

韩末略有些喘息,头也不回道,与此同时,其双手依旧翻腾着,掐出一道道法诀,凝成一个个符号,打入魔禁之中,而那通道随着符号的没入,也逐渐向前延伸,但其中无尽的游丝,却挣扎着想要摆脱符号的封禁,不断崩裂,化为一道道幽深的光华,透漏出阴冷的气息,想要将韩末淹没。

屹立在这风头浪尖,原本被忽然吸入魔禁的惊惧渐渐退去,韩末倏忽沉静了下来,整个身心不断拔高,仿佛以第三者的身份,没有丝毫情绪的看着近在眼前的游丝,惊怖全无,就仿若洞悉了一切一般,凌驾于万物之上。

“唔?”

魔禁之外,包括于老在内的数个出窍期的老者,同时惊咦出声,抬眼向韩末望去,仿佛其身上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情一般,引得周围其它修士一阵惊疑不定。

“竟然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晋入水波不惊的境界,难怪能在这等年纪,就有如此修为,果不愧惊才绝艳的赞誉。”

于老低声感叹道。

“水波不惊?”周围的众位修士顿时一惊。

水波不惊无关修为,乃是一种精神境界,能够晋入这种境界的修士,无不具有大毅力大智慧。

按说以韩末原本的天资,虽说不上鲁钝,却也不算太好,却是因为《五行破虚诀》这门吸纳了五行至宝的无上功法,使得其无论体质还是神魂,都得到了根本上的改善。当然,这种改善乃是一个长期而无形的过程,也因此,厚积而薄发,韩末才能在如此危急的关头,忽然晋入水波不惊的境界。

这种境界,虽然无助于修为的提升,但却使得韩末能够将杂念与情绪剥离,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本身的优势与能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沉浸于水波不惊境界中的韩末,手中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圆润顺滑,之前多余的动作,也被完全摒弃,当初一息最多掐出五个印诀的他,现在却能掐出十多个来,伴随着效率的提升,通道打开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可随着通道的延伸,魔禁的波动也是越发剧烈,显然这个通天彻地的庞然大物,已然“察觉”了韩末这个蝼蚁,在其“身躯”之上留下的微小“创口”。

顿时,伴随着愈加激烈的波动,无尽的黑丝游丝开始汇聚而来,一丝丝闪烁的幽光,聚合成一条条粗大的光索,将封禁其上的符文一个个击溃,然后向着韩末卷来,欲要将其拉扯入魔禁那无尽的黑雾之中。

见此,韩末毫不动容的一拍储物囊,顿时,呼呼声中,一大十二小,共十三面阵旗飞扬而出。

其中最大的那面,倏忽落在韩末身前,其它稍小的十二面,则盘旋飞饶于周围,将幽暗的光索尽皆拒之于外。

不过,光索的力量之大,显非韩末这个小小的筑基修士能够抵挡,因此,韩末陡然张口大喝一声道。

“各位前辈,还请助晚辈一臂之力。”

各位真人对视一眼后,当即就有数人迈步上前,抬手间,无尽的灵力凌空虚渡,灌入十二面阵旗之中,顿时,原本因为光索的轰击,而摇摇欲坠的阵旗当即灵光大放,变得稳如泰山。

有了这数位真人的帮助,韩末开始放心大胆的凝聚出一个个符文,打入魔禁黑雾之中,通道再次开始缓慢的向前延伸了起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通道由开始的数丈,渐渐延伸为了数十丈,不过,在此期间,魔禁也发动了无数次的反击,但都被各位真人轮流阻挡了下来,也幸好这通道对于魔禁来说,只是芥藓之疾,即便不断的发动着攻击,但汇聚而来的力量,众位真人却还承受得起。

不过,看其趋势,显然越到其后,魔禁发动的力量也将越发的猛烈。

“这样下去可不行,到底该如何才能规避魔禁的攻击呢?”

韩末一边不断的破开通道,一边静心沉思,想要思索出一个不为魔禁攻击的方法来。

“不为魔禁攻击,就要不为魔禁排斥,不被排斥,即要融入其中,对了,只要自己融入魔禁那深邃而阴冷的气息中,即可不受排斥,想来如此,就不会遭到魔禁的攻击。”

韩末灵光一闪道。

“自己之前因为一直心怀破开魔禁的念头,因此,一开始就走进了牛角尖,以为只有以力破之才能打开一条通道,从而忘了,只有融入其中,才是最简单的方法。”

苦笑一声,韩末当即变幻法诀,凝出一道黑气,向着身前的那面主旗射去,旋即,伴随着一阵幽冷的光华,十二道幽光骤然射出,看其方位,却正是盘旋身周的十二面阵旗。

随着这十二道幽光没入阵旗之中,周围闪烁的灵光骤然一变,化为一片深邃幽远的黑幕,与通道融合在了一起,顿时,原本无数游离在外,幻化为各种形态,并准备发动攻击的游丝,就仿佛失去了目标一般,盘旋回绕了一番之后,就各自散去,魔禁也因此而恢复了平静,再无丝毫反应生出。

“果然,正如自己所料,只要自己融入其中,就不会遭到魔禁的攻击,不过,如此一来,自己就不能以克制那些铭文的符箓开路了,否则,必会再次激起魔禁的反应。”

韩末皱了皱眉头,先是传音让身后的诸位真人收回了支撑阵旗的灵力,然后闭上双目,将一切纷扰拒之于外,并沉凝心思,开始尝试着进入了水波不惊的境界。

就这样,过了片刻之后,韩末双目倏睁,透射出清冷无波的光芒,接着,双手抬起,手指灵动的在虚空之中划过,顿时,伴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一道道隐含黑气,艰涩无比的轨迹浮现而出,形成了一个诡异而复杂的铭文。

这铭文与魔禁中的那数百铭文并不相同,却又给人那么一丝似是而非的感觉,不过,就在这个铭文形成的瞬间,身前的通道陡然一阵波动,浮现出那数百魔族铭文来。

这数百魔族铭文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通道,而且,还在不断的向内里蔓延,那通道当即不破自开,随着铭文的蔓延,逐渐向深处延伸而去。

“成功了。”

见得如此情形,韩末眼中顿时透出一丝喜色,旋即,手中不停,法诀再变,过不片刻,又是一个散发着阴冷气息的铭文出现,如此这般,当韩末凝聚出第十二个铭文后,这十二个铭文陡然合而为一,化为一道巨大的符箓,没入了通道深处。

伴随着一阵“刺啦”裂帛之声,通道被一贯而穿,倏忽之间,一缕光亮从对面透射了进来。

那是韩末等人见到的,来自苦寒之地的第一缕光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