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宝猢虽为奇兽,但却长于寻宝,并不擅长厮杀,因此,很容易就被老山羊给禁锢了。

“咦,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当老山羊伸手抓出玄宝猢后,却见得被其遮挡的身后,竟然有着一只仿若如意的东西,嵌在那冰壁之中,顿时,老山羊不由一愣道。

而韩末因为早就通过《破虚法目》,窥得了其中的虚实,因此,对那仿若如意的物事并不感惊奇。

“韩兄弟,你可知道此乃何物?”老山羊转头问道。

“张老哥都不知道的东西,小弟又岂会认识?”韩末摇头道:“老哥,还是先将其取出再说。”

“好。”

老山羊一点头,无数晶光浮现,倏忽聚合成一把长剑,小心的将包裹着“如意”的玄冰给切割了下来。

虽然不知这“如意”究竟乃是何物,但并不妨碍韩末两人将其当做宝物。

因为,那玄宝猢对于幻术之道并不擅长,而那施展在洞口,以作遮掩的幻术却是精纯无比,就连结丹期的老山羊都被瞒过,由此可见,那幻术并非玄宝猢所为,而是另有出处,而洞中最有可能的,就只有那只“如意”了。

将“如意”托于掌中,老山羊细细打量了一番。

只见其通体莹白,毫无杂色,细腻之处,犹若羊脂白玉,看其形态,与那如意一般无二,真是巧夺天工,而且其上没有丝毫雕琢的痕迹,仿若天成,似乎乃是天地孕育之宝物,却又像前人所遗,被那冰壁所包。

接着,老山羊神识展开,仔细一探,其神识却仿佛如入无人之境,没有受到丝毫阻隔的,将那“如意”探了个通透,不过,让老山羊感到意外的是,这“如意”竟然没有丝毫特异之处。

皱了皱眉头,老山羊又尝试着将灵力灌注其中,却依然没有丝毫反应,见此,老山羊失望的将其丢给了韩末:“似乎只是一只普通玉石?”

“是吗?”

韩末回应着,伸手一接,就在“如意”落在其手中的同时,体内的混沌气流忽然一颤,竟然完全失去了控制,顺着经脉向那“如意”狂涌而去。

韩末顿时大惊,连忙竭力控制,好不容易才将翻腾的混沌气流给重新压制了回去。不过,虽然体内灵力翻腾,但在表面,韩末却是不动声色,装作毫不在意的探出灵识,向“如意”扫去。

就如老山羊一般,灵识之中,“如意”没有丝毫异常,既无元气波动,也无灵光闪烁,就仿佛一块普通的玉石。不过,体内汹涌的混沌气流却让韩末知道,这“如意”不仅是件宝物,而且还是非比寻常。

“如何?”老山羊随口问道。

“我在试试。”

一边说,韩末一边略微放松了控制,顿时,一丝混沌气流倏忽涌出,顺着经脉冲入了“如意”之中,接着,一股诡异的波动从“如意”中扩散而出,一闪而逝。

韩末连忙低头一看,却发现手中的“如意”没有出现丝毫异常,顿时不由有些失望:难道这“如意”并不如自己所想,真得只是一块普通的玉石。

就在韩末感到失望自己,老山羊的心中却是震惊不已,原来,就在刚才,那“如意”忽然闪过一道五彩灵光,接着,韩末的身形就仿佛化为了虚无一般,消失不见,即使其用神识探索,也没有发现丝毫异常。

“难道这宝物与韩兄弟有缘?”

却也难怪老山羊会作此之想,先不说之前,那遮掩洞口的幻术,以其结丹期的神识都没有发现,可偏偏让韩末发现了异常;再加上如今,那“如意”在其手中之时,就仿若顽石,没有丝毫反应,可到了韩末手中之后,当即就显现出了其特异之处。

如此一来,又如何让老山羊不以为,这“如意”与韩末有缘。

“韩兄弟,你可还在原地?”老山羊试探的开口问道。

“当然了,我不就在这里吗?怎么,难道老哥你看不到我?”

听得老山羊所问,韩末先是一愣,旋即心中一动,难道“如意”发挥作用了?

而老山羊显然也有同样的想法:“不错,看来,这‘如意’确实具有制造幻境,隐匿身形、气息的作用。”

“制造幻境,隐匿身形、气息?真得是这样吗?”

韩末不禁有些怀疑,因为,那得之焚仙谷洞府的玉屏风,同样具有隐匿气息的作用,但其发挥作用时,感觉却与这“如意”完全不同。

就在韩末沉思之际,老山羊再次开口道。

“韩兄弟,若不是你,这件宝物也不会被发现,再加上,似乎也只有你能够发挥其作用,也就是说,此物与你有缘,既然如此,此宝就归你所有。”

“那小弟就不客气了。”

韩末点了点头,也不客气,挥手将“如意”收了起来,与此同时,其心中却隐隐有种感觉,这“如意”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对了,张老哥,这玄宝猢你准备怎么处置?”韩末指了指老山羊手中的雪白小兽道。

“自然是放了,如今,这奇兽是越来越少,也许再过上个几百、上千年,就绝迹人间了也说不定。”老山羊叹息一声道。

对此,韩末自无异议,接着,两人出了冰窟,沿着冰缝一路上行,很快,就重新出现在了地面之上。随手将玄宝猢放生之后,伴随着“呤呤”悦耳之声,呤音载着韩末两人腾空而起,化为一道五彩流光,继续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如此,又行了数天之后,一道通天彻地的黑幕陡然跃入了韩末的眼帘。

“终于到了,韩兄弟,那黑幕就是当年的罗刹王以上古魔器布下的魔禁。”老山羊精神一振道。

“上古魔器,果然不愧是等同上古仙器的存在,其化作的魔禁,竟然经历了这么就有的岁月,依然这么壮观。张老哥,这样的魔禁,小弟可不敢保证能够破开。”

韩末感叹一声道。

“呵呵,没事,就算破不开也没关系,我师父他们不会怪罪你的。毕竟,他们那些老家伙折腾了这么多年,同样没什么进展,再怎么怪,也怪不到你头上。”

“嘿嘿,小明子,说谁老家伙呢?”

就在这时,一戏谑的声音忽然响起,在两人耳边回荡环绕,久久不去。

“不好。”

老山羊当即脸色一变,呼的腾身而起,正欲闪身就逃,可接着,老山羊“啪”的一下,四肢大张,趴在了呤音背上,看其青筋暴张的面目,显然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不过,另韩末感到骇然的是,虽然老山羊被压得一动不能动,可无论是自己,还是呤音,竟然没有感觉到丝毫压力。对自身气势操控的如此自如,由此可见,对方的实力之强,绝非韩末这小小的筑基修士,能够望其项背的。

“元婴?还是出窍?”

当这个念头闪过韩末脑海的时候,另有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

“韩小友,请这边来!”

随着话语,一道金光忽的亮起,只瞬间,就穿越了数十里的方向,来到了韩末身前,却是一道指路金光。

韩末赶紧一拍呤音,顺着金光指示的方向飞去,而那金光就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你前进一分,它就后退一分,你进我退中,很快,韩末就来到了一座温暖如春的山谷中。

这山谷大不过数十里方圆,看其周边的痕迹,明显乃是某人或某些人以*力隔绝了外界的寒气,并将周边所有的火山山脉汇聚而来,凭空造就了这座人工的冰原绿洲。

“韩小友,请进。”

围绕在山谷四周的禁制,忽然一阵闪烁,接着,一道涟漪荡起,倏忽间,现出一个人高的门户来。

见此,韩末连忙腾身落下,将呤音收入灵兽袋后,步行走入门户之中,而这时,老山羊也恢复了正常,跟着韩末走了进去,显然,刚才那股将其压迫的动弹不得的压力,已被某人收了回去。

步入山谷,身后的禁制顿时弥合,将凛冽的寒风闭在了山谷之外,抬眼四望,只见其中,青草遍地,绿树成荫,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五彩缤纷,不时可见各种走兽飞鸟,或飞或奔,你追我逐。

略一打量,韩末心中却是惊骇不已,他发现,无论是花草树木,还是飞鸟走兽,其中竟然有些乃是雷州才有之物。

“难道此处的某位前辈,曾经去过雷州不成?”

心中思索,脚下却是不停,沿着其中隐隐露出的小道,韩末两人一路向前。当转过一片青绿的竹林,一片零星散布的房屋出现在了韩末眼前。

看着这些房屋,韩末不由一愣,只见其中,即有简陋无比的茅草屋,又有奢华如宫的大殿,还有古拙朴实的石屋,以及晶莹剔透的冰屋等等,不一而足。

按说这样形态不一,各具特色的房屋摆在一起,应该很不协调才对,可不知为何,韩末一眼望去,竟然有着一种十分和谐的感觉,就仿佛这些房屋原本就是一个整体。

在这片房屋之中,有着一片绿草茵茵的空地,其上,正有两位看似极其普通的老者正手持黑白,博弈在那纵横十九道中。

显然,刚才压迫老山羊,以及指引韩末来此的,正是这两位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