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是因为速度太快还是怎的,激射进谷底的韩末,竟然一下子停不下脚步,合身一下向那风蛇王撞去。

“轰”的一声,一条巨大的蛇尾猛然击出,将韩末击得倒飞而去,身上闪烁的黄芒也“啪”得一下碎成了点点星光,伴随着黄芒的破碎,那玄火镜也“哐当”一声,掉下地来,翻滚几下后,光芒敛去,黯淡下来。

韩末凌空喷出一大口血,“啪嗒”一下摔在了地面之上,动弹不得。

紧随其后的秦桓不由转头一看,只见韩末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如纸,嘴角鲜血汩汩流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是被击成了重伤。

秦桓眉头一皱,袍袖一展,手中玉尺激射而出,“砰”,韩末被打得凌空几个翻滚,“噗”的一声,口中鲜血狂喷,睁眼惨叫一声,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话未出口却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地,鼻中有出息没入息,眼看是不活了。

“哼,还敢在我面前装,这下看你还不死。”却原来秦桓早已看出韩末重伤的模样,只是为了骗过他而做出的假象。

就在秦桓准备将韩末击杀当场,以泄心头之恨时,倏的,一道剧烈的破风声从其身后传来,秦桓顿时一惊,慌忙躲开,转身一看,却正是那风蛇王的蛇尾。

作为风蛇王,自然不会理会秦桓与韩末之间的恩恩怨怨,在它看来,闯入它巢穴的都是敌人,既然其中的一个敌人已经被打倒了,自然就将目标转移到了秦桓身上。

反正这小子被自己刚才那一下,打得眼看不活了,将其放在一边也无妨,还是先专心对付这蛇王为好。

秦桓心中念头一闪,思忖道。

既下了决定,秦桓也就不再犹豫,灵力涌出,玉尺滴溜溜旋空而起,后又挥手取出一面满布玄奥符文的青色旗子,就手那么一展,就只听“刺啦”一下,一道刺耳的裂帛声响起,仿佛空间都被撕裂了开来。

定眼再看,却是那旗子化为了一道青色光幕将秦桓严严实实给包裹了起来。

而蛇王却是巨口一张,一口让人掩鼻、腥臭无比,一看就知道具有强烈腐蚀毒性的墨绿色汁液被喷了出来。

也幸好秦桓的青旗展开的及时,将那汁液给挡了下来,可即使如此,其发出的青色光幕亦被腐蚀得“滋滋”作响,眨眼间三尺来厚的光幕即化去了半尺有余。。

“好强烈的毒性。”

秦桓心中震惊,同时又庆幸不及,幸好一上手就展开了防御法器,否则被这毒液侵上身来,后果不堪设想。

“这蛇王的实力还真不弱。”

趁着风蛇王喷涂毒液,秦桓也抓住机会用玉尺给它来了两下,可结果却并不乐观。

玉尺的威力虽然不弱,但其造成的伤口,相对于风蛇王那庞大的身躯来说却不值一哂,再加上这风蛇王虽然身躯庞大,但速度却是飞快,蛇颈伸长,灵动无比,间或夹以蛇尾攻击,一时之间,逼的秦桓是连连闪躲,欲攻不能。

“啊——,真是欺人太甚!”

秦桓怒喝一声,竟然收了玉尺,只将那青旗往前一送,“砰”的一下,旗上的青色光幕顿时又缩了半尺有余,可也正是这一下,让秦桓缓过劲来。

只见其一拍腰间储物袋,顿时,五张闪耀着赤红光芒的灵符腾空而起。

“火网符阵”,秦桓大喝一声,手中掐动法诀,顿时五张灵符各自化为一团赤火,后又延出丝丝火线,一一相连,构成一巨大火网,兜头就向风蛇王罩去。

风蛇王因为攻击被青旗所阻,身子一顿,见火网兜来,想要躲避已是不及,连忙身体透出青绿色的灵光,将火网阻于体外。

但秦桓这联合了五张赤火灵符构成的火网,其威力自然非同小可,那构成火网的丝丝火线,竟然粘附在那青绿灵光之上,“滋滋”灼烧,逼得风蛇王不得不竭力抵挡,却再无了反击之力。

见此,秦桓顿时大喜。

玉尺再次腾空而起,带着耀眼的灵光不断击下,与此同时,秦桓手中也是不停,各式道法依次而上,风蛇王的护身灵光被击打得摇摇欲坠,眼看坚持不了多久了。

可就在这时,那蛇王竟然忽的一下,停住了所用的动作,往地上那么一趴,就连护体灵光都被其收了起来,任由火网落下,烧的它是“滋滋”作响,很快就传出一股熟肉的香味来,其身体却仍是一动不动。

“不好,这家伙要拼命。”

秦桓虽是初升筑基,但见识却是不少,立刻就发现了不对,连忙退后,想要避过风蛇王的垂死反击。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伴随着风蛇王的自爆,整个风蛇谷都震动了起来,其庞大的身躯爆成了无数大小不等的碎肉,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与此同时,庞大的灵力风暴在风蛇王的巢穴内激荡开来。

顿时,“扑扑”击打之声不绝于耳,秦桓身前的青旗光幕只瞬间就缩水了一尺有余,眼看就要支撑不住,破碎开来。

秦桓脸色剧变,不得不“噗”的喷出一口精血,顿时旗上灵光暴涨,死死的将灵力风暴给挡在了体外。

随着时间的推移,灵力风暴逐渐宣泄,很快整个风蛇谷就平静了下来,只是放眼望去,满目苍夷。

这时,秦桓青旗上的灵光也只剩下附在面上的淡淡一层,黯淡无比,显然已是元气大损,再无多少余力了。

眼见危机过去,秦桓刚刚松了一口气,异变又起。

只见其身后不远处,一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半死不活的韩末忽然腾身而起,向与其相反的方向疾奔而去,同时一道灵符骤然飞出,在半空中闪出红黄两色耀眼的光芒后,化为一根包绕着赤色火焰的石柱向秦桓飞快的射去。

“啊!赤岩火石术,这怎么可能?”

因为感应到灵力波动才骤然转身的秦桓,并没有看到韩末发出的只是一道灵符,眼见对方竟然发出了一记筑基期才能修炼的混合道法,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这蕴含了火土两属的灵符所化的道法,其攻击力已不输于筑基前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再加上韩末抓的时机实在巧妙,正好处于秦桓灵力大损、元气大伤之时。

因此,又是“轰隆”一声巨响,秦桓被炸得是鲜血狂喷,凌空几个倒翻后,“扑通”一下摔倒在地,重伤不起。

“哈哈哈哈!”

韩末灰头土脸的爬起身来,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