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第二更求收藏,点击、红票、打赏、订阅,有条件的也帮忙支持下啊!青牛拜谢!另外,零点前还有一章。

————————————————————-

“啊!”

在光幕破碎的同时,无数刚刚苏醒的黑恶蚁,在嗅到新鲜血肉的气息后,顿时急扑而上,伴随着数声凄厉的惨叫,不过片刻,已有数人被啃食的只剩下一具白骨,而且,转眼间,就连剩下的白骨都被啃食一空,顿时,这数人再无一丝痕迹留存。

见此,余下的众人顿时大骇,原本就惨白的脸色,忽的泛起一层青来。

“快跑啊!”

随着一声满含着惊恐的大喝,“呼呼”破空之声骤然而起,犹如一朵盛开的鲜花,几十人撑着颜色各异的灵光,各寻方向腾空而起,在其身后,黑压压一片,看着让人恶心不已的黑恶蚁群,扑扇着羽翅,紧追不舍,速度竟然不比遁光慢。

很快,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被黑恶蚁给追近了身,虽然这些修士拼死反抗,各种道法灵光闪烁着轰击而出,击落了不少黑恶蚁,但剩下的黑恶蚁群却忽的环抱成团,翻滚着将修士卷入其中,顿时,伴随着凄厉的惨叫,这些人的防御灵光倏忽消散,凌空跌落,不过,还没等其落到地面,就已被啃食一空,无数的黑恶蚁随即转移方向,“嗡嗡”轰鸣声中,向着其他修士急追而去。

待得周围的修士奔逃一空,黑恶蚁尽数追击而去,原本喧闹的洼地,顿时重归寂静,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忽然从遍地的黑沙中冒出,看其头顶的玉屏风,却正是韩末无疑。

“呵呵,想来这下,有得他们受了。”

冷笑一声,韩末正欲离去,可就在这时,一道凌厉的劲风忽然从身后袭来,大惊之下,韩末连忙一个侧身让过,转身一瞧,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所在,一个身影陡然浮现。

只见其身着翠色衣裳,轻纱笼面,正是琅嬛宗的周翠英,也不知其用了什么方法,竟然避过了黑恶蚁,躲在一边,等候着韩末的出现。

“果然是你,你竟然如此恶毒,施出这般诡计,伤我琅嬛弟子,我周翠英必与你不死不休。”

现出身形的周翠英,犹若点漆的双眸中,怒火熊熊,盯着韩末,咬牙切齿。

虽然周翠英的忽然出现,让韩末很是吃惊,其心中却是怡然不惧。

“呵呵,你贡州三宗,在韩某身后紧追不舍,长达一月之久,难道是为了与在下好说好话?本就是不死不休之局,何来恶毒可言,你也不必卖弄口舌之利,徒然惹人发笑。”

韩末冷哼一声道。

“你——”。

周翠英顿时被堵得无话可说,羞恼之下,当即抛出一只莹莹玉环,伴随着一阵柔和的荧光,那玉环凌空一晃,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

转瞬间,整个虚空就被无数玉环占据,就连无处不在的黑沙,也被排斥出去,现出一片清净的天地来。

见得那玉环铺天盖地向自己击来,韩末不敢怠慢,灵力汹涌间,浑身一道清光闪过,头顶之上顿时弥散出无数星光,朦朦胧胧,将韩末护卫其中,与此同时,一轮明月冉冉升起,月升而星落,那弥散的星光陡然从天而降,向着密布了整个虚空的玉环,轰击而下。

伴随着轰然震响,星光与玉环交击在了一处,随即爆散开来,化为一蓬晶光,消散不见。只是,玉环随破随生,星光落而不坠,无尽闪耀的光华中,两者相持不下。

见此,韩末顿时眉头一皱,显出不豫来。

虽然两人之间,看似拼了个不上不下,但以对方筑基后期的修为,灵力比之自己要更加浑厚,若是继续相持,吃亏的最终还是自己。

“月碎。”

思及此,韩末陡然大喝一声,那轮高悬其上的明月,没有丝毫预兆的爆了开来,巨大的冲击,顿时将虚空中的玉环一荡而尽,现出其本体来。

趁此良机,两轮闪烁着青红光芒的飞刃,挟带着巨大的威势,向着玉环轰击而去。

作为琅嬛宗的精英弟子,而且还是其中佼佼者的周翠英,自然非是弱者,见得两轮飞刃袭来,顿时冷哼一声,跃入虚空,仿佛仙子凌波,双臂轻舒,两只翠色水袖陡然闪过一道翠芒,化为两道碧色长龙,向着飞刃缠绕而去。

“铛铛”,两只水袖也不知以何物制成,看似绵软无力,但与飞刃交击之时,却发出铮然之声,显然也非凡物。

“对方果然不是易于之辈。”

韩末心中暗道,手中却是不停,就在飞刃被对方纠缠之际,一方大印陡然飞出,凌空一晃,化为小山大小,向着周翠英轰然砸下,眼看一个娇滴滴的娘子,就要被砸得血肉模糊。

那只玉环却陡然一闪,出现在大印之下,虽然两者大小悬殊,那玉环却将大印死死地顶在了空中,欲落而不能。

见此,韩末眼中陡然闪过一道精光,一抹灵兽袋口,伴随着一声清鸣,呤音陡然飞出,双翅一个扑扇,化为一道五彩流光,只瞬间,就穿过数十丈的距离,出现在了周翠英的头顶,当即,尖锐的鸟喙,挟带着凌厉的恶风,向其顶门一啄而下。

而且不仅如此,就在呤音飞出的同时,星芒也是一跳而出,就地一滚,化为半人高的巨鼠,呼的喷出一口血色焰光,自下而上,向着周翠英袭去。

被韩末牵制了大半精力的周翠英,忽然遭到呤音、星芒的上下夹击,当即大惊失色,虽然其早已得知呤音的存在,并一直有着防范,但对星芒,她却一无所知,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就慌了手脚。

眼看呤音的利喙,以及星芒的焰光就要即体,周翠英身上陡然爆起一团光晕,随之,其整个人化为一团晶光,忽的闪烁着,出现在了数丈之外。

不过,韩末早有所料,趁其逃命之际,骤然发力,没了支持的玉环顿时哀鸣一声,被大印轰然镇压在了地下,就连两只翠色水袖,也被飞刃给切得支离破碎,不复原貌。

虽然逃过了致命一击,但灵器受损之下,周翠英当即一口精血喷出,将笼于面上的轻纱染得血红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