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大殿中心,闪烁着金光的骸骨,韩末大惊道。

“金骨,竟然是金骨,看来,这座洞府的主人应该就是这具骸骨了。”

上古大战之前,洪荒未碎,天地未分,灵气也不像如今这般稀薄,修为境界也未划分的如此之细,那时,修真者只有人仙、地仙以及天仙三个境界。人仙,相当于现在的元婴期,地仙,则相当于分神期,而天仙,即为现在的大乘期。

而且,当修真者达到人仙巅峰境界,就会迎来地仙大劫,渡过之后,整个人都会脱胎换骨,即所谓的锻金骨,生玉~肌,成就地仙。

眼前的这堆骸骨,色呈金黄,虽然肌肤不知为何而化,但显然,此人生前的修为至少也在地仙以上,虽然如今,人间修士的修为最高也只在出窍期,但既然此地乃是上古大战所遗,其中主人乃是地仙也不奇怪。

“地仙高手,那是何等的存在,如今,也只是化作一具枯骨,上古大战,还真是惨烈。”

韩末慨叹一声,迈步上前,历经万年时光,这具骸骨之上的灵气基本上已散逸殆尽,即使还有些留存,却也阻止不了他人的靠近。

“咦?这是——”

当韩末的目光从骸骨身上移开,顿时发现在那具尸骸的身旁,有着一块闪烁着淡淡灵光的物事。

韩末当即一伸手,将其捞在了手中,细细一看,却是一块巴掌大小,不知何物的残片,而且,这块残片的材质,明显与之前所得的十九块一模一样。

韩末连忙一拍储物囊,将那十九块残片掏出,与这块合并在了一起,顿时,这二十块残片忽然齐齐灵光大作,凌空飞起,爆起一团耀眼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与此同时,其中忽然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近在咫尺的韩末当即被一弹而开。

片刻之后,当光芒敛去,一切恢复平静,一只色作琉璃,大肚细颈的尺高玉瓶出现在了韩末眼前。

这是什么东西?

韩末试探的伸出手,却不想,轻而易举的就将其给抓在了手中。

看着手中光华尽敛的琉璃玉瓶,韩末翻来覆去,却找不到丝毫特异之处,灵识探去,仿若死物,没有丝毫灵气的波动;灌注灵力,也犹如泥牛入海,全无反应。若不是刚刚经历的那一切,韩末还以为这是一只普通玉瓶。

“被打成了残片,都能自动还原,这东西肯定不简单,不过,为什么会没有反应呢?”

“难道这玉瓶还未完全恢复,又或者自己的修为不够?”

仔细想想,似乎都有道理,这琉璃玉瓶刚刚由残片合并还原,必定元气大伤,而且这宝物乃是上古大能所用之物,而自己现在,不过一小小的筑基修士,连人仙都还差的远,更勿论地仙了,使用不了也是正常。

“看来,这宝物虽好,对如今的自己也不过鸡肋而已。”

叹口气,韩末再次打量起身前的金色骸骨来。

“虽然其上的灵气已然散逸,但通过地仙大劫锻炼的金骨,却也是人间少有之物,说不得以后就有大用。”

思及此,韩末一挥袍袖将其收入了囊中,顿时,一块被压于骸骨之下的古简显露了出来。

将其卷入手中,往眉心一贴,旋即,韩末眼中露出了喜悦的光芒,因为其中记载的正是出此洞府的方法。而且不仅如此,韩末还从这块玉简中得到了一些有关上古大战的讯息。

虽然只是简单的描述了下此间主人的经过——因为遭受上古大战的池鱼之殃,被人侵入洞府,一场大战之后,虽然勉强将强敌击退,但其本人也身受重伤,在回到大殿,留下这块玉简之后,就不治身亡。

但其中对于上古大战的起因内幕,却完全没有记载,不过,韩末还是从中发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那就是侵入其洞府的乃是一种名为魔的生物。

“难道上古大战与这魔有关?”

也许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上古典籍流传至今,已是少之又少,而且,这些流传下来的典籍中,记载有上古大战的,也是百中无一,偶尔有些,也残缺不全,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也因此,对上古大战的内幕,到了如今已是无人知晓。

不过,说到魔,韩末却忽然想起当年在潭谷之内,那周济利用魔器化身魔怪的事情。

“不知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

“对了,茹姐曾经说过,鬼修功法源自于魔,既然她身为鬼修,对于魔肯定知道些什么,等以后碰到,问问她就是了。”

虽然对于上古大战依然没有什么头绪,但好歹也有了些线索,韩末随手将这块玉简收起,然后,开始盘算到底该怎样离开这座洞府。

“虽然自己得到了出入洞府的方法,但入口却在变异迦楞鸟王的巢穴之中,而且周围还有无数的变异迦楞鸟,若自己就这么出去,肯定会在瞬间被撕成粉碎。”

韩末苦恼的抓了抓头。

“到底该怎么办?”

“这些变异迦楞鸟也是,为什么偏偏要把王巢放在洞府入口呢?”

想到这里,韩末忽然一愣,脑海之中顿时闪过一道亮光。

“对啊,这些变异迦楞鸟为什么要把王巢放在了洞府入口?那是为了守护洞府啊。”

韩末恍然大悟道。

“看来,这些迦楞鸟虽然已经变异,但身为护洞灵禽的责任却传承了下来,如此一来,只要让其认为自己是这座洞府的主人,一切问题就都得到了解决。”

“不过,又该如何让其认为自己是这座洞府的主人呢?”

韩末再次苦恼了起来。

“用那具尸骨?唔,估计不行,就算当初的那些迦楞鸟记得其主人的气息,可现在的这些,已不知传承了多少代,又怎可能知道,那具尸骨是其主人的遗骸。”

“既然尸骨都不行,那其它的东西自然更加不行了。看来这个方法行不通。”

韩末皱了皱眉头,开始盘算自己身上的东西,看看能否找到让自己脱困的方法。

“虽然自己身上能够保命的东西不少,但却都不能瞬间脱离,唉,若是有张《瞬传符》就好了,只可惜,炼制《瞬传符》所需的材料,实在是太过难寻,以崇云宗举宗之力,历经十年,也只寻得了十之八九,那最重要的《瞬传石》却怎样都寻不到。”

摇了摇头,韩末将目光放在了灵兽袋上。

“对了,若是那枚迦楞鸟蛋又会怎样?”

韩末忽然心中一动,思忖道。

“那些迦楞鸟虽然变异了,但其本源血脉,却不是轻易就能改变的,若是自己将这枚鸟蛋炼化,然后以之气息掩护,也许能蒙混过关也说不定。”

“虽然有些冒险,但既然没有别的方法,也只有试上一试,不过,那迦楞鸟虽然是木火双属,但现在却只是一枚还没有孵化的鸟蛋,也不知能否以《多属灵兽驯养秘法》炼化?算了,也顾不上其它,先试了再说。”

思及此,韩末一拍储物囊,顿时,上百块下品中品灵石飞出,一一将其转化为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后,韩末按照一定的方位将这些灵石打入地下,构成了一个玄奥的法阵。然后,韩末将那枚迦楞鸟蛋取出,置于法阵之中。

当一切准备就绪,韩末盘坐于地,双手挥舞着,掐出无数印诀打入法阵之中,顿时,分属五行的灵石之上,陡然冒出白青黑赤黄五色光芒,这些光芒聚成一团,互相转化,并逐渐趋于平衡,待得时机成熟,韩末陡得喷出一口精血,融入其中,旋即,韩末喷出的那口精血化为一个玄奥的符文,随着漫天的五色光芒,没入鸟蛋不见。

“呼,竟然成功了。”

见的秘法成功,韩末不由松了口气,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契约达成的那一刻,一股庞大到让人战栗的木系灵气,忽然通过两者之间的联系,疯狂的向韩末体内涌来。

“噗”,因为承受不住这股庞大灵气的灌注,韩末当即一口鲜血喷出,浑身的经脉也纷纷爆裂开来。毕竟,这股灵气乃是那棵菩提树,为了维持迦楞鸟蛋的生机,数万年如一日灌注其中,虽然大部分都已被鸟蛋消化,转化为了勃勃生机,但仅剩的这些,也不是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承受得起的。

不过好在,这股庞大的木系灵气在造成破坏的同时,也在不断的修补,再加上这迦楞鸟蛋与韩末如今已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在察觉到韩末快要经受不住的时候,这股疯狂涌入的灵气终于停止了下来。

但是,就在这短短的片刻时间,韩末经受的痛苦,却是难以用言语描述。

“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灵兽驯养秘法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记载啊!”

因为经脉爆裂,导致浑身血红一片的韩末,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僵硬着身子,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不仅韩末自己,就算五行真人重生,也解释不了如今的情形。毕竟,五行真人当初根本就不可能想到,这世上竟然还会有这样一枚,经过了数万年孕育,蕴含了如此庞大的灵气,但依然没有孵化的鸟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