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更送上,大家的收藏呢!

————————————————————————————

看着走近的韩末,梅映寒心中五味杂陈,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轻叹一声道:“没想到韩师弟已是如此了得,师姐真是自叹弗如。”

韩末淡淡一笑道:“师姐谬赞了,师弟只是对阵法一道颇为了解,所以才能将这四人一一斩杀,若是他们不用阵法,而是换了其它手段,师弟未必能胜的如此轻松。”

梅映寒摇头道:“师弟也无须谦虚,这四人修为都已达筑基中期,之前不过片刻,师姐就已支撑不住,幸得师弟相救,才能幸免于难。而师弟却能势如破竹,短短数息就将其斩杀殆尽,如此实力,即使筑基后期也不过如此。”

对于梅映寒的话,韩末不置可否,话题一转道:“梅师姐来贡州,可是为那至木之宝?”

梅映寒讶然道:“至木之宝?难道贡州有至木之宝现世吗?”

“师姐不知道吗?”韩末不由奇怪道:“若是如此,那师姐为何要来贡州?又为何参加这比斗?”

见得韩末眼中的疑色,梅映寒苦笑一声道:“至木之宝一事,师姐确实不知,因为早在三年前,我就离开了宗门••••••”

听了梅映寒的话,韩末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当年梅映寒为了摆脱铁原一的纠缠,离开重云镇,拜入了玄浪宗,可没想她刚离开没多久,那铁原一也跟随而去,并且因为其天资卓越,被玄浪宗一元婴期祖师看中,收在了门下,至于梅映寒,虽然也拜在了某位结丹长老名下,但两人的地位却是天差地别。

如此一来,铁原一借势施压,想要与梅映寒结成双修道侣,而梅映寒自是不依,而梅映寒的师父对其也是爱护有加,强顶着压力,借两人尚未筑基未由,将此事推脱了下来,就这样,一直拖到了到三年前,当梅映寒筑基成功之后,其师终于再无借口推脱,无奈之下,梅映寒只好借历练之名,就此离开了玄浪宗。

“而且,师姐也是前两天才刚到焚仙城,听说了选拔之事,于是就想试上一试,看能否进那焚仙谷历练一番,而至木之宝出世之事,师姐确实不知。”

听得梅映寒所言,韩末这才露出恍然之色:“原来如此。”

随即又道:“师姐刚才所说,铁原一被玄浪宗元婴祖师玄水真人收为弟子,可是当真?”

“是啊,若不是如此,师姐又何苦离开玄浪宗。”梅映寒点头苦笑道。

韩末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玄水真人,岂不正是当初死在重云镇的那名玄浪宗弟子的长辈吗?竟然如此之巧,现在又成了铁原一的师父。

就在韩末感叹世事巧合之际,霎那间,一股无比强烈的危机陡然袭上心头,与此同时,其体内的混沌气流也是一震,仿佛心生感应,韩末忽的一个侧身,“咻”的一下,一道刺耳的尖啸声骤然在其身后响起。

“噗嗤”一下,伴随着一蓬血雨,一支细长的刺剑,从其右肩洞穿而过。

“有人偷袭。”

这四个字刚一浮现,韩末的身形顿时化为一道云光,倏忽出现在了数十丈外,与此同时,一声大喝脱口而出:“师姐,小心。”

不过,对方的目标显然是他,梅映寒没有收到任何伤害,但为了预防万一,她还是警觉的掐动法诀,升起一道防御光罩来,同时,其头上的玉簪也是光华一闪,一道水波蜿蜒而下,将其整个身形都笼罩在内。

而韩末,带着肩头的伤势,闪出数十丈外后,落脚未定,即抬眼一扫,顿时,其心下一沉,周围竟然没有丝毫人影,就连洞穿其右肩的那把刺剑,也已消失无踪。

“对方到底使了什么手段,不仅收敛了气息波动,竟然连身形都隐匿了起来。”

眼中寒光一闪,两轮太极再次浮现,韩末眯缝着眼,故作惊惶的,向四周一扫,顿时一道朦胧的光影出现在了数丈之外,看其蹑手蹑脚的模样,显然打算再次偷袭。

韩末暗暗冷笑一声,假装处理伤口,掏出一粒疗伤丹药,捏碎后向右肩的伤口涂抹而去,就在此时,那道朦胧的光影陡然加快,一把细长的刺剑也疾刺而出。

冷哼一声,体内的灵力疯狂的涌入身着的《霁月天星甲》内,顿时霁月升,群星坠,漫天光华之下,刺剑忽的刺在了一轮圆月之上,欲进不能,而其突进的身形也尽数被坠落的群星笼罩,眼看就要遭到没顶之灾。

就在此时,那朦胧的光影陡然化虚为实,显出了身形,接着,其手中的刺剑忽的回收,散出漫天剑影,向坠落的群星一一点去。

“噗噗噗”,一颗颗星光被凌厉无匹的剑气点碎开来,但其同时也被巨大的反作用力,震得内腑剧痛不已,不由自主的喷出一口血来。不过,也由此,坠落的星光露出了一点破绽,被此人趁隙化作一道乌光,脱身而出。

“好手段,你是如何察觉到我的存在的?”

脱身而出的身影,黑纱遮面,身着黑袍,立于数十丈外,疑惑的问道,听其沙哑的嗓音,显然刚才的一击,使其受创不轻。

“你以为我会将自己的秘法,告诉一个偷袭我的人吗?”韩末冷笑一声道。

“确实。”黑衣人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韩末后,腾身化为一道乌光射向了远方,与此同时,一道渐去渐远的声音忽然传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此人到底是谁?为何如此诡异?竟然连自己的身形都能隐匿。”见得那黑衣人走远,梅映寒不由松了口气道。

韩末淡淡一笑道:“虽然不知此人是谁,但我却知道其之所以能够隐匿身形,却是因为一只灵兽。”

“灵兽?”梅映寒惊道。

“不错。”

原来,韩末以《破虚法目》窥得此人身影之时,同时也窥得了其肩头所立的一只小巧灵兽,而最后,那黑衣人之所以会显出身形,却是怕灵兽为韩末道法所伤,而收起的缘故。

回想黑衣人离去之时留下的话语,韩末暗哼一声:“不错,我们确实还会再见,不过,到时,就不会再如此轻易的放过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