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古玉简果然是个好东西。”

手持古玉简,韩末喜形于色。

不过,他念头一转,忽然想到,这古玉简内的秘法非比寻常,想来不会是其宗门之物,否则如此秘法,又岂会让人轻易带出,看来这东西是那青衫男子从某处新近才得来的。

难道会是••••••

韩末心中不由一动,掏出先前已经收起的一块玉简,灵识探出一看。

只见其中山川河岳,斗罗星布,在重云镇东边千里之外,一个闪耀的标记顿时落入韩末眼中。

“这是——古修洞府。”

韩末低声惊叫,眼中满是惊喜。

“没想到,那青衫男子竟然找到了一处古修洞府,难怪身上无论是灵石灵器都寥寥无几,想来是在闯那洞府之时耗损了,只是不知这洞府是否还有他人知晓。”

“若有,显然是那男子与人同往,破开洞府后,分得了这玉简,那洞府也就没了价值;若无,即表明那洞府之内还有遗宝,否则那男子又岂会只有这点收获,想来是那男子修为不够,破不开其中大部分的禁制,所以才只得了这块古玉简。”

韩末心中思忖道。

“只看这玉简的价值,就知那古修洞府中若还有遗留的宝物,必定是非比寻常,只可惜自己现在修为尚弱,根本无力去探那洞府,只好留待以后再说。”

强压下心头的激动,韩末将玉简收入储物袋,心中一阵思量后,手中一动,将灵兽袋取了出来。

探手将其中的地焰幼鼠取出,只见这小家伙已然醒来,被韩末抓在手心也不惊惶,吱吱叫着,张开尖嘴,想要啃咬韩末的指头,显然是饿了。

韩末微微一笑,取出一颗兽灵丹,伸指一弹,就落入了幼鼠嘴中。

当然,这兽灵丹也是那青衫男子留下的,否则韩末还真没什么东西可以喂这小家伙的。

看着手中的幼鼠,韩末心中思虑,既然有了那驯养灵兽的秘法,再加上这火土双属的地焰幼鼠,自己何不试上一试,看看这古玉简中的秘法到底是否可行,若是,自然可喜可贺,但若是否,则万事皆休,一切都只是空欢喜罢了。

而且,这施展秘法所需要的材料,那青衫男子尽皆有备,显然也是准备抓到这地焰幼鼠之后,立即施展秘法,以契约之。

想到这里,韩末心中顿时有了决议,伸手一拍储物袋,其中的十三块中品灵石顿时飞出了五块,虽然感觉有些心痛,但好在都是意外之财。

拿起其中一块,韩末又将秘法仔细回忆了遍,见再无遗漏,这才运起灵识,引导着将这块灵石中纯净的灵力转化为了火属灵力,使其成为了火属灵石。

转化完毕后,韩末又拿起另外一块,将其转化为了土属灵石,然后是金属、水属,最后一块为木属。

这样一来,金木水火土,五行倶全,韩末接着又取出其它准备好的材料,这些材料或是火属,或是土属,显然是为了配合地焰鼠火土属性而来。

将这些材料一一炼化,合着大量的下品灵石,韩末以之前炼制好的中品五行灵石为基,布下了一五行血契灵阵,阵法布好,韩末抬手一数,呵,只这一下,五块中品灵石先不说,只这下品灵石就用去了百块之多。

“也幸好这地焰鼠只是双属的低级妖兽,若是只三属的中级妖兽,要想契约,就要以上品灵石为基,中品灵石为辅,那消耗的灵石对自己来说是天文数字都不为过。”

韩末心中不由庆幸。

布好阵法,韩末逼出一丝精血,在小家伙身上画出一道玄奥的符文,然后才将其放入阵眼,随后,韩末眼中精芒闪动,两手捏决,发出一道灵力启动了阵法。

顿时,红黄白青黑,代表着五行的五色光芒遽然亮起,其耀眼之处,令人不敢直视,旋即这五色光芒化为五道流光,在阵中头尾相连,流转不息,五行相生之下,开始逐渐壮大。

阵中的小家伙,由于灵智未开,被周围惊人的状况吓得不轻,吱吱乱叫着,四处乱窜,想要逃出来,却被那五色流光困于其中。

之后不久,韩末以精血画在幼鼠身上的玄奥符文忽的血光大作,化为无数血丝暴出,缠绕在了五色流光之上。

顿时,仿若被激怒了一般,五色流光闪耀出剧烈的光芒,蠢蠢欲动,想要挣脱血丝的缠绕,但那血丝看似颤颤巍巍,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挣断,却又始终坚持了下来,将五色流光紧紧地束缚住,使其动弹不得。

渐渐得,五色流光似乎被驯服了一般,不再挣扎,而那血丝则越生越多,将那五色流光包裹其中,两者开始互相融合。

韩末眼光顿时一凝,现下已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若那血丝能与五色流光完全融合,并顺利融入幼鼠体内,则即可在其体内种入五行之基,使其每晋升一级,即可激发其中一种五行之属,而这也是此法的核心之秘。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着血丝、流光顺利的融合了大半,秘法即将成功,韩末吊起的心也渐渐落了下来。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阵中的血丝忽的一颤,其上血光遽然暗淡,已经融合了大半的血丝流光骤然有了分离的迹象,阵中的幼鼠也是一阵颤抖,尖细的嘴角溢出丝丝血迹。

“不好。”

韩末大叫一声,也不迟疑,大口一张,一口精血喷出,化为一蓬血雾,将整个阵法都包裹其中,阵中血丝得了血雾之助,血光顿时大作,分离的趋势骤然而止,并重新开始了融合。

有了韩末的补救,之后就再没有了差错,融合顺利的完成了。

而完全融合后的血丝流光,散发着奇异的光芒,凌空环绕数周后,“嗖”得一下,射入了幼鼠的眉心,伴随着因灵力耗尽的灵石发出的“啪啦”“啪啦”爆裂声,幼鼠的身上忽的光芒大作,随即又收敛不见,显然秘法已经大功告成。

随着秘法完结,契约告成,韩末心中与那地焰幼鼠之间,忽然有了一种心灵相通,心血相连的感觉,只要心头念动,那幼鼠即能得知。

而且韩末还能清楚地感觉到,那幼鼠的灵智已然大开,虽不若成人,但也有了稚童之智,想来随着修为的提升,其灵智必定会水涨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