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韩末满载而归,回到灵云楼时,却见得田丰早已等在静室之外。

“韩师叔,这是您要的灵材。”

韩末伸手接过田丰递来的储物袋,灵石略略一扫,发现其中的数量,竟然比自己需要的还多了三层。韩末淡淡一笑,也不在意,显然,这多出的三成,乃是田丰受了章师兄的授意,特意多送的。

将田丰打发走后,韩末推门进入静室之中,随后,袍袖一挥,九杆小旗飞出,顿时,一道濛濛光华闪过,将整个静室包围其中,随即光华隐没虚空不见,却是韩末为了防止有人打扰,而布下了禁制。

盘坐蒲团之上,先将田丰送来的储物袋放在一边,韩末从自己的储物囊中掏出一块拳头大小,墨绿色的木块来,却正是《槐木树心》。

一边打量手中的《槐木树心》,韩末一边认真回忆着炼制的方法,当发现没有一丝遗漏之后,这才一点眉心,一团血色火焰冒出,将《槐木树心》丢入火焰之中,伴随着轻微的“噼啪”声,韩末开始炼化起着块树心来。

《槐木树心》虽然坚硬如铁,但毕竟乃是木属,受火所克,很快,在《噬煞玄离火》的高温下,树心软化了下来,接着,韩末小心的控制着火焰,一层一层递进的,将树心慢慢融化,却又不伤其本源。

随着时间的推移,树心的外层、中层渐渐化为了一团墨绿色的**,最后只剩下中心一小块呈心行的坚硬木块,而这,才是整块树心的精华所在。

小心的将心形的木块分离出来,然后右手一翻,一只玉瓶出现在手中,将那团墨绿色的**收了起来,之后,韩末开始加大《噬煞玄离火》的威力,想要将其融化。

不过,这树心的坚硬程度显然超出了韩末的所料,半个时辰过去了,才刚刚有了些微软化的迹象,见此,韩末眉头不由一皱,伸手一拍灵兽袋,将星芒给放了出来。

与韩末心意相通的星芒,刚出灵兽袋,就张开尖嘴,喷出一团比韩末更加浓郁的血色火焰来。

有了星芒的帮助,融化树心的速度顿时快了许多,不到两个时辰,那块坚硬无比的树心,就化为了一团墨绿近紫的**。

然后,韩末一拍储物囊,数十样早就准备好的,具有养魂之效的灵材飞出,凌空悬于身前,随即,灵力一涌,那团**“砰”的一下,陡然爆散开来,将所有的灵材尽皆笼罩在内。

与此同时,《噬煞玄离火》化为一团丈许方圆的火云,将所有的灵材全都包裹其中,开始融炼了起来。

十几样不同的材料,需要的温度各不相同,却又必须在同一时刻,将其融化为**,虽然这十年来,韩末无论是修为,还是灵识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但心分十几用,对其依然是件极大的挑战。

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根据温度的不同,血色火云也渐渐分成了十几个大小不一的火团,其中,融入了树心之液的各种材料,也渐渐开始融化了开来。

在韩末的操控下,半个时辰之后,所有的材料在同一时刻,尽皆化为了颜色不一的液团,随后,韩末两掌虚合,这些虚悬空中的液团顿时融合在了一起。

顿时,一片五光十色中,虚悬的液团显出无比绚丽的色彩来,与此同时,韩末脸色肃然地打出一道道镇魂养神的印诀,印入液团之中,然后,所有的色彩开始向中心聚合,形成了一团深紫色的**。

“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韩末沉凝心思,抖手将一块还魂玉,打入了液团之中,随即,一股吸力生出,紫色的液团倏忽就被还魂玉给吸收了进去,接着,无数深紫色的脉络,仿佛枝叶,又仿佛根须,一上一下,在还魂玉中蔓延了开来。

“就是现在。”韩末心中暗自大喝一声。

手指抽筋般舞动了起来,划过一道道残影,结成一个个印诀,无数符箓从虚空中浮现,结成符文,构成符阵,然后没入还魂玉中隐没不见,就这样,当第十八个符阵没入其中之后,一道莹莹光华闪过,随即,一块巴掌大小,无数玄奥符阵隐现其中的养神牌落在了韩末手中。

“呼,终于炼成了。”韩末长出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已是汗湿衣襟。

略作休息,将消耗的心神全部恢复后,韩末掏出一色呈青绿,散发着淡淡檀香的木块,却正是余海山寄居的青檀木。

就手一捏,“啪”得一下,伴随着一阵浓郁的檀香味,青檀木被捏成了粉碎,簌簌而下,与此同时,一个黯淡的光团浮现了出来,却正是余海山的神魂。见此,韩末伸指一划,灵力引导着光团,倏忽钻入了养神牌中。

韩末试探的感应了下,发现养神牌中隐隐传出了一道波动,不过却很是模糊,显然,现在的余海山,神魂还太过虚弱,需要一定时间的修养,才能恢复如初。

不过,见得余海山复苏有望,韩末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总算没有白费工夫。”

暂时将养神牌丢入储物囊之后,韩末伸手将那装满材料的储物袋抓起,随手一抖,顿时,“哗啦啦”,一大堆灵材从小小的袋口冒了出来。

将堆满了小半个静室的材料,按需求各自分为三堆后,韩末盘坐中心,拿起数件全部是土属性的灵材后,就开始炼制了起来。

《噬煞玄离火》熊熊燃烧着,将一件件土属灵材软化,淬炼杂质,并融化成一团**之后,韩末从体内的混沌气流中抽出那么一丝,沿着脾经绕了数圈,然后,原本混沌一片的气流渐渐染上了一层土黄。

随即,韩末灵识一动,操纵着体内的灵力,化为一个个充满了厚土气息的符箓,印入那丝土黄色的气流中,渐渐地,随着印入其中的符箓越来越多,那丝气流渐渐化为了一道戊土神雷。

“哧”的一下,戊土神雷从韩末掌心透出,没入了那团**之中,顿时,那团**仿佛沸腾了一般,伴随着一股庞大的灵气波动,暴涨开来,形成了一团丈许方圆,到处都是雷电闪烁的土黄色光球,接着,光球之上,一个个符箓再次浮现而出,随即又隐没不见,待得所有符箓尽数闪现之后,光球陡得一缩,化为了一颗弹丸大小的雷丸。

感应了下其中蕴含的戊土神雷之力,韩末满意的点了点头。

“威力不错,只要多炼制一些雷丸,这次选拔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本来神雷道法,只有渡过了金丹大劫,并引得天雷之力融入了金丹的结丹修士,才能够修炼,可也许是因为《五行破虚诀》的缘故,修为只在筑基中期的韩末,竟然就已经能够发动戊土、丙火以及葵水三种神雷了。

不过,虽然因为功法的特殊,使得韩末提前掌握了雷法,但其修为毕竟太低,想要发动这三种神雷道法,不仅需时良久,而且发动起来也很是勉强,根本无法用于争斗。因此,韩末灵机一动,异想天开的,以同属性的灵材炼制出能够储存神雷的容器,从而就有了雷丸的出现。

不过,这雷丸虽然发动快速,能够让人防不胜防,但其威力比之真正的神雷道法还是差了许多,另外,因为材料的缘故,雷丸存世的时间最多只有三个月,超过三个月后,炼制出的容器就再也容纳不了神雷暴戾的威力。而这也是为什么,韩末到达焚仙城后,才开始炼制雷丸的原因。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当静室中的各种灵材一样不剩时,韩末总共炼制出了二十八枚雷丸,其中戊土雷丸九枚,葵水雷丸十一枚,丙火雷丸八枚。

将这些性质有异的雷丸分开收好后,韩末掐指一算时间,心中不由一惊,距离选拨的时间竟然只剩下不到三天了。

“还好自己及时炼制完成,否则错过了时间,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庆幸一声后,韩末袍袖一挥,将九杆阵旗收起,静室内的禁制立刻烟消云散,身处另一间房内,相隔不远的章邯顿时心生感应,化为一道云光,只瞬间就来到了韩末房中:“韩师弟,你可终于出关了,若再迟上片刻,为兄就差点要来闯关了。”

“有劳章师兄记挂,师弟惭愧,闭关太过忘形,差点误了时间。”韩末不好意思道。

“还好,还好,只要赶上就好。”章邯安慰道。

“对了,为兄已经给师弟报了名,这是报名后得到的玉牌,韩师弟要收好了,另外,这里面记载有这此参加选拔的修士名单,其中比较有实力的修士,都有特别的标注,师弟不妨仔细看看。”章邯递过一块玉牌与玉简道。

“多谢章师兄。”韩末抱拳一礼,诚恳道。

“师弟客气了,好了,还有三天选拔就要开始了,趁还有时间,师弟好好养精蓄锐,为兄就不打扰了。”

“章师兄慢走。”

三天之后,静室之内,盘腿静坐的韩末睁开双眼,顿时,两道白光犹如惊鸿,倏然一闪,随即收敛了下去。

焚仙谷选拔终于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