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器室中,韩末伸指一点眉心,一团血色火焰顿时冒出,悬浮于身前,散发着灼热的高温。随即,韩末袍袖一卷,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青丝玉落在了这团血色火焰之中。

被《噬煞玄离火》团团包围的青丝玉,在高温的烧灼下,开始慢慢软化,然后仿佛蜡油一般,化为乳白色的**“噗噗”滴下,显露出被包裹其中的缕缕青丝来,青丝玉也正是因此而得名。

韩末操控着《噬煞玄离火》,小心的控制着其温度,慢慢的将外面的玉壳尽数消融,却又不伤及青丝分毫,待得所有青丝显露出来之后,韩末陡得分出一丝灵力,在地上卷起一块水栖猴的头骨,丢入火焰之中,待得其渐渐溶为一团骨色的**之后,韩末忽的将那团青丝展开,将那团骨色的**包裹了起来,并逐渐向其内部融合而去。

与此同时,韩末再次分出几道灵力,卷起数件水属灵材,用《噬煞玄离火》融化后,汇入其中,渐渐地,那团骨色的**开始泛起水色的光泽,并随着火焰温度的降低,渐渐化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骨钰,而那些融入其中的青丝,则散出无数脉络,透入其中,细细看去,就仿佛一条青色螭龙,盘绕其上。

看着渐渐成形的骨钰,韩末眼神陡然一凝,手中掐出无数印诀,化为一个个符箓,打入其中,顿时,青光闪耀中,一个个小巧的法阵浮现在骨钰之上,随即隐没不见。

见此,韩末灵识一动,《噬煞玄离火》呼的收回,没入眉心,接着,数块水属灵石陡然飞出,“砰”得一下崩解开来,化为一团濛濛水行灵气,融入骨钰之中,最后,一团濛濛水光闪耀中,一块骨钰佩终于完全成型。

袍袖一挥,将这块《螭龙骨钰佩》卷入手中,细细探查一番,韩末心中油然生出一股喜悦之情。

“竟然能够增幅水系道法近三层的威力,看来,这骨钰佩的品质,已然接近上品灵器的程度了。”

不过,韩末也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炼制出如此品质的灵器,一来是因为大量材料的供应,能够让自己不断练手;二来是因为这骨钰佩只是一件辅助灵器,功能单一,而且体积不大;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拥有《噬煞玄离火》这一上古灵火。否则,即使再过几个月,自己也未必能够炼制出如此品质的灵器。

随手将这块《螭龙骨钰佩》扔入一只单放的储物袋,其中已有数十件各式各样,品质不一的法器灵器,全是这些日子韩末炼制出来的,当然,这只是炼制成功的,还有那些失败了的,其数量更为庞大,由此可见,这短短数月以来,韩末消耗的灵材之多。

虽然韩末现在的身份非同一般,每月能够得到的,供其修炼的灵石灵材数量庞大,但这样的消耗,还是将其所有的存货一扫而空。

看着零星剩下的几件灵材,韩末苦笑一声:“这炼丹炼器,想要有所成就,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也难怪如今,炼丹、炼器,甚至炼符师如此稀缺。”

感叹一声后,带着这些灵器,韩末径直出了云中界,随便找了个无人的峰头落下,挥手发出数道飞剑传书后,盘坐在一巨石之上等候了起来。

不久,数道流光划过天际,向此地飞来,近前一看,却正是叶奇、张宛如与李乐瑶三人。

因为韩末的关系,这三人现在已紧紧的绑在了一起,并借着韩末之威,在内门弟子中建立起了一股不小的势力,而这股势力也将成为韩末今后在宗门之内的根基。

“弟子叶奇(李乐瑶、张宛如)拜见师叔。”

韩末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储物袋丢给了张宛如:“这些日子炼制了一些法器灵器,你等拿去,能用的就自用,不能用的就拿去卖了。”

张宛如连忙接过,恭声道:“是,师叔。”

“对了,最近天符斋的收益如何?”韩末继续问道。

自打被三位元婴期的祖师收为弟子,并晋入筑基期后,韩末就再未管过天符斋的生意,而是将其交给了叶奇打理,反正以其现在的身份,也不怕有人再打天符斋的主意。

“托师叔的福,现在天符斋的生意兴隆的很,再加上辛师叔不时托人送来的上品灵符,如今,我们天符斋的名声,在桐城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了。”

韩末满意的点了点头,丢出一块玉简道:“这块玉简中记载的灵材,你给我尽快收购一批。”

叶奇接过玉简,点头应道:“是,师叔。”

接着,韩末又随口询问了下三人修炼的情况,再丢下几瓶灵丹后,腾身化为一道云光,回转云中界而去。而叶奇三人,则立刻按照韩末的吩咐,开始大量收购起灵材来。

就这样,依靠天符斋与天器斋的财力,韩末收购了大量灵材,将这些灵材炼制成法器灵器后,又通过天器斋出售,如此循环往复,灵材的供应开始变得源源不断,也因此,韩末的炼器手法得到了极大的锻炼,成功炼制的几率也越来越大,品质也是越来越好,渐渐地,原本因为收购大量灵材,而只出不进的两家店铺,也开始变得略有盈余。

日月如梭,时光飞逝。十年之后,云中界。

韩末徐徐吐出一口长气,感受着体内愈发雄厚的灵力,眼中的欣喜一闪而逝,显然对自己修为的提升而感到高兴。

“以如今的进境,想来最多三年,自己就能冲击筑基后期了,只可惜,都已经十年了,却依然没有任何有关至金至木之宝的消息。”

就在韩末遗憾之际,洞府之外的禁制忽然传来一阵波动,将其惊醒了过来。睁开双眼,伸手一招,一只尺长的小剑穿过禁制,落在了掌中。灵识一探,在获悉了其中的内容后,韩末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竟然是掌宗师兄相邀?难道是有了至金至木的消息了?”

韩末眼中精芒一闪,腾身而起,出了云中界,向云渺峰偏殿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