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收藏、求红票、求点击,有啥求啥,青牛不挑剔!嘿嘿!

——————————————————————————

也许是闯过了五行幻阵的关系,幻化而出的五行山已然消失不见,再次出现在韩末身前的,赫然是一座占地百亩的古朴大殿,在其周围光华隐隐,形成一道光幕将其笼罩其中,显然正是这大殿的守护禁制。

略略打量了一番之后,韩末将目光转向了其它方向,随即,他就发现这处大殿正处于一座壁立千仞的高峰之上,而且沿着山脉的延伸走势,草木葱葱,无数亭台楼阁隐现其中,光华闪烁,宝气腾腾,显然在这些楼阁之中,隐藏有不少宝物。

而这座大殿显然正处于最中心的位置,难道这里就是五行真人传承洞府的中枢所在吗?

重新将目光转回大殿,看着眼前的禁制光幕,韩末试探的发出一道灵力,不想竟然轻而易举的就透入其中。韩末不由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看来闯过了那五行法阵之后,自己已经得到了承认,因此,这座大殿的禁制才会对自己开放。

向前几步,伸手前探,果然,伸出的手没有丝毫阻力的一穿而过。韩末这才放心的迈步向前,进入到大殿之中。

顺着排列成行的石柱,韩末一路向前,很快就进入到了大厅之内,放眼一望,其中错落有致的摆放着数条玉石长案,数十件物事被濛濛的光华包裹成团,置于其上。

韩末强压心头的激动,来到那条明显放置着最重要物事的长案之前,探手向其中一团光华抓去,那光团略略闪烁一下后,就再没了反应,只隐隐有着一股弹力,想要将其伸出的手弹开。眉头一皱,韩末手指收紧,慢慢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可随着力道的加大,光团之上的弹力也随之变大了起来。

见此,韩末心中顿时有些明了,这光团显然有着考究实力的作用,只有实力足够了,将光团破开,才能取得其中之物。

既然知道了其中的缘由,韩末不再犹豫,滚滚灵力瞬间从丹田涌出,顺着经脉狂泻至手中,灵光闪烁间,韩末向那光团一捏而下,“噼啪”轻爆声中,光团倏忽一缩,随即一涨,一股巨力涌出,将韩末的手一弹而开。

“咝”,感受着指尖隐隐传来的疼痛,韩末倒吸一口冷气,随即不甘心的再次运起灵力,这次,一个青红相间的太极隐现掌中,向那光团一压而下。

“噼里啪啦”,一阵更加密集的爆裂声,仿若鞭炮般炸响开来,而那个光团在青红太极的压迫下,已是缩小到了极限,眼看就要碎裂开来,可就在这时,一股力竭的感觉袭上心头,韩末的脸色顿时一变,青红太极“嗤啦”一下,消散了开来。

失去了强大的压制后,光团猛的反弹而起,虽然韩末早有准备的顺势退出了老远,但嘴角依然不由自主地溢出了一缕血丝。

韩末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将目光转向了其它光团,该不会所有的光团都是如此吧?

再次试探的伸手,“噼啪”一声轻响,一个光团轻而易举的被捏碎了开来,韩末顿时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袍袖一挥,将其中滚落的物事卷入了手中。摊开手掌,只见那是一块样式古朴,明显不同于如今的上古玉简。

韩末抬手将其贴在眉心,灵识一探,大量的讯息顿时涌入脑中,片刻之后,韩末苦笑一声,将手中的古简收了起来。

古简之中的内容很多,其中最重要的,自然就是五行真人留下的功法,不过,也正如韩末之前所料,其中记载的功法正是他现在正在修炼的《五行破虚诀》。

“《五行破虚诀》、《多属灵符炼制秘法》、《多属灵兽驯养秘法》,这三样自己最为倚重的功法密录,居然全都来自于这洞府之中,难道自己命定是那五行真人的传人吗?”

这个念头不由在韩末的脑海一闪而逝。

不过,韩末心中明白,这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妄想。因为,根据古简中留下的讯息,如今的他,虽然通过了五行幻阵的考验,但也只是具备了能够得到传承的机会而已。

事实上,这座大殿并不是真正的传承大殿,而只是一处分殿,这样的分殿,细细数来,在这洞府之中还有着四处,而其中的一处,已被数万年前的那位五行宗的开宗祖师所得。

至于闯入此间的其他人,只要是不具备五行均衡体质的,最多也就闯入那些底层的洞府,得到一些低级的宝物灵药,想要传承,自然是门都没有。

将古简收好,韩末将目光转向了长案之上其它的光团,根据玉简中所述,其中的某个光团中,有着一件五行真人亲手所炼,配合《五行破虚诀》施展的,威力绝大的法宝,只不过,以韩末如今的修为,欲取而不能。

遗憾的叹了口气后,韩末试探着伸手捏过其它的光团,却只得了几只盛有丹药的玉瓶,伸手捞过,掌心之中顿时泛起一阵温润阳和的感觉。

这是——万载温玉。

韩末不由惊叹一声,果然不愧是上古大能,如此天材地宝,那五行真人竟然只用来储存丹药。

原本韩末以为,在经过了数万年的时间后,无论什么丹药想必都已化为了灰灰,可当其发现盛载丹药的玉瓶,竟然是万载温玉所制之后,心中立刻又升起了希望。

万载温玉,乃是位于向阳之地的上好玉石,经初升朝日沐浴,历经万载,吸收到足够的东来紫气后,方能成形。其性温润阳和,虽然对于保存丹药药力具有奇效,但其最主要的作用,却是辅助修炼,只要长年佩戴,受其中紫气侵润,必能心神稳固,不再受外魔入侵之苦。

小心的拔下玉塞,将玉瓶凑近鼻端,轻轻一嗅,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韩末顿时喜形于色。

“果然是五行丹,有了它,自己就能更快的将《五行破虚诀》修得圆满,如此,自己得到传承的机会,也就能多上一分。”

原来,早在之前,韩末就已经从古简中得知,在这数瓶丹药中,除了疗伤、恢复灵力等一些极品丹药外,还有着一瓶名为五行丹的灵丹,该灵丹乃是为配合《五行破虚诀》的修炼,而专门炼制的丹药。也因此,在得知那些丹药依然完好之时,韩末才会如此欣喜。

收好灵丹,韩末眼光巡视,倏得,再次将目光放在了最开始的那个光团之上。

“以自己《水火太极》的威力,已足够将其破开,只是刚才由于灵力不济,才功亏一篑,如此,若是借着刚刚得到的丹药之助,必能将其破开。”

思及此,韩末没有丝毫犹豫的,掏出一粒刚刚得到的,专用于恢复灵力的丹药,丢入了口中。

顿时,庞大的灵力从灵丹中一涌而出,只片刻,韩末就感觉经脉传来了阵阵胀痛,见此,韩末连忙将将这股汹涌的灵力,顺着经脉导向了手中,随着两道耀眼的光芒闪过,一个青红色的太极出现在了韩末手中。

“噼啪”爆竹连响声中,光团维持不过片刻就溃散了开来,露出了其中一卷仿佛书册般的物事。

“这是什么东西?”

韩末伸手将其抓入手中,灵识一探,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之色。

“竟然是一件古宝。”

所谓古宝,乃是上古乃至远古之时,修士普遍使用的宝物,这些宝物无需祭炼,到手即可使用,但也正因此,极易为他人所夺;另外,这古宝不限修为,就算练气期的修士也可以使用,不过根据注入其中的灵力,其威力也有着很大的不同。

比如练气期的修士,即使倾尽全力,也最多相当于筑基初期的全力一击,但若是筑基初期的修士使用,例如韩末,就能爆发出堪比筑基巅峰的威力。

“不过,这书卷到底有何作用呢?”

韩末试探的将灵力注入其中,顿时,书册凌空飞起,“哗哗”声中,书页展开,随即,一个个韩末从未见过的符文从中飞出,结成一个复杂的符箓后,一印而下,不过,由于没有目标,印下的符箓很快就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竟然是件封印类的古宝,这样效果的古宝还真少见,不过,自己宁愿要件攻击性的。”

虽然略略有些遗憾,但韩末并未感觉太过失望,毕竟,这件古宝本就是意外之喜,也无需太过计较。

将书册收入囊中之后,趁着灵丹的药力还没有完全消失,韩末来到其它长案之前,将其上的光团也一一试过,出乎意料的,得到了另外一件古宝。

这件古宝乃是一副衣甲,虽然历经数万年,但依然闪烁着黝黑的光芒,光泽如故。这副衣甲,不用说,肯定是一件防御性的古宝,对于如今正缺乏防御性灵器的韩末来说,这是一件再适合不过的宝物了。

“好了,大殿之上的东西,能够得到的,自己都已经得到了,现在该去往后殿了,在那里,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微微一笑后,按照古简给出的地图,韩末向着后殿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