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峰缭绕间,一座位于半峰之上的洞府,伍元正闭目盘坐其中,倏然,一只传信飞剑穿过洞口的禁制,落在了其身前,伍元豁然睁开双眼,伸手一捞,灵识一探,随即其眼中疯狂的光芒一闪而逝。

“嘿嘿,韩末,我终于等到你了。”

语毕,伍元长身而起,化为一道云光,穿出洞府,消失于天际不见。

而此时,韩末刚刚辞别了辛琪、辛归,向宗门之外疾射而去,待得出了宗门范围,韩末抖手丢出一样舟型法器,这法器见风就涨,瞬间就变为了一叶扁舟,韩末腾身其上,驾着它化为一道流光,划破长空,向远处疾飞而去。

这舟型法器虽然看似,与韩末之前所用的十里舟大同小异,但其速度却快了数倍不止,却是其临行之前,周化天专门送他用于长途奔行的百里舟。

在百里舟的帮助下,原本需要十余日才能到达的桐城,数日之后就映入了韩末的眼帘,降下扁舟,韩末迈步进入了桐城之内,天符斋,已是好久没去了。

可当韩末来到坊市,只见得前方众人围观,一片喧闹,看其位置,却正是自己的天符斋,大惊之下,韩末连忙几步上前,挤开围观的人群一看,只见店铺之中人仰马翻,一片狼藉。

“怎么回事?”韩末随手抓住一位伙计,喝问道。

那伙计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见得有人相问,也是心不在焉,根本无心回应于他,韩末眉头一皱,正好见得屋后有人探头向外望来,看起面目,正是自己从重云镇找来的炼符师之一。

韩末连忙身形一闪,来到其身前问道:“张善,到底出了什么事?”

被其称为张善之人,察觉眼前人影闪动,先是一惊,待见得是韩末后,连忙惊喜道:“东主,快,不语兄被人给抓走了。”

“张不语?”韩末不由一愣,什么人会把他给抓去?

“别急,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韩末镇定道。

“哦。”也许是被韩末镇静的语气所感染,张善渐渐平静了下来,开口言道:“东主,就在不久之前,忽然有三个人闯了进来,二话不说,进门之后就乱打乱砸,不语兄上前阻止,却被他们打昏之后,给掳了去。对了,他们走时,还丢下了块玉简,说是留给您的。”

说完,张善掏出一块玉简递了上来,韩末接过,贴在额头一看,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随后,才沉声道:“张善,店里的事情暂时交给你处理,我去将不语兄给救回来。”

“呃,东主,要不等坊市的守卫弟子来后,你们一起去,这样也安全点。”张善担忧道。

“放心,不过是些跳梁小丑,我一个人就能应付。”韩末拍拍其肩膀,随即,闪身出门而去,待张善追到门口,却已没了韩末的身影。

桐城之外,与之相距数百里的一处隐蔽山头,一道云光破空而至,落了下来,却正是韩末。

灵识展开,方圆数十里之内,顿时事无巨细,一一印入脑中。

“哼,竟然敢招惹我韩末,又何必躲在一旁,给我出来。”韩末袍袖一挥,一道磅礴的灵力狂飙而出,向山头的一角卷去。

顿时,一层濛濛光华耀起,将韩末发出的灵力尽数抵挡了下来,随即,光芒敛去,显露出其下的三个人影来。

韩末眼神不由一凝:“竟然是你们,张不语人呢?”

眼前这三人,韩末认识两个,却正是当年欺侮叶奇的骄横青年与尖脸弟子,至于最后一个,看其筑基初期的修为,再加上当年那两人所说的话,韩末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人来,那就是孙广成。

这时,韩末忽然想起,上次与叶奇见面之时,他曾说过,辛琪之所以会被金承焕抓去,其中有着蹊跷,似乎有人弄鬼。

如今见得这三人,以如此面目出现在自己眼前,韩末心中顿时明了,看来,当初弄鬼之人,就是眼前这三人了。

“张不语?你是说那个不堪一击,一掌就被打死了的家伙吗?”骄横青年得意道。

“你们杀了他?”韩末瞳孔一缩道。

“不错,我们杀了他,你又能如何?”骄横青年叫嚣道。

“好,很好,张不语的死,还有当年金承焕一事,韩某如今正好一并了结。”韩末寒声道。

“你,你都知道了。”骄横青年与尖脸弟子齐齐大惊道。

“哦,原来真是你们,哼,刚才韩某还不敢肯定,不过现在••••••,呵呵。”韩末眼中厉芒一闪,冷笑道。

“你。”两人顿时气急:“你竟敢诈我。”

“好了,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孙广成,忽然冷喝一声,随即转头朝着韩末言道:“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孙广成也不怕承认,不错,当年就是我们三人搞的鬼。不过,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样,今天,你必将葬身于此。”

扫视了对面的三人一眼,韩末不由失笑道:“就凭你们?”

如今已今非昔比的韩末,还真没把一个筑基初期,与两个练气十层的家伙放在眼里。

不过,对面的孙广成,却是忽然狡猾的一笑:“你以为呢?”

见此,韩末不由一惊,难道还有其它人不成?

就在其惊疑不定之际,对面的孙广成右手陡然一翻,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出现在了其手中,手腕随之一震,数朵剑气凝成的剑花,成品字状,向韩末笼罩而来。

在其两旁,骄横青年与尖脸弟子也没闲着,手中大把的灵符洒出,将韩末的退路尽数封堵了起来。

虽然事其仓促,但韩末一直心怀警惕,见此也不着急,手中法诀一掐:“炎龙术。”

顿时,一条比之练气期时,大了数倍,却又凝实无比的火龙凭空浮现,身子只是一盘,就将所有的攻击尽数抵挡了下来。

“哼。”对面的孙广成冷哼一声,舞动着手中长剑,在韩末不明所以的目光下,或击长空,或指大地,随着剑势的展开,虚空凝就了一道道剑气,向火龙疾射而去。

“嗤嗤”声中,绵延不绝的剑气,犹如雨打琵琶,击打在凝实的火龙身上,激起一个个火焰浅坑,初时韩末还不觉怎样,可待到后来,孙广成发出的剑气竟然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凌厉,而且,随着孙广成的剑势完全展开,一股股天地灵气被引动,向火龙压迫而来,“噗”的一下,韩末顿觉喉头一甜,火龙一个不稳,消散了开来。

“这,这是剑诀?”韩末大惊道。

“哈哈,韩末,没想到你也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见得韩末在三人围攻之下,显出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骄横青年顿时哈哈大笑道。而且一边笑,一边又掏出大把灵符,仿佛不要钱般向韩末兜头砸去。

而孙广成,则依然手掐剑诀,舞动着长剑,划过一道道玄奥的轨迹,引动着庞大的天地灵气,向韩末压迫而去,在天地之威前,韩末就感觉自己仿若蝼蚁一般,被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没想到这剑诀竟然有如此威势,早知如此,自己就该将那《苍云剑诀》也修炼一番。”

随着又一轮天地灵气的压迫,韩末脸上不由升起一阵晕红,胸口气血沸腾,好险一口鲜血喷出。

“不过,现在可不是后悔的时候,还是先想办法脱离对方的剑势才行,否则,自己迟早要被对方给耗死。”

思及此,韩末强顶着外界的巨大压力,分出一缕心神,将体内灵力一分为二,化为了青红两色。略作犹豫,见得对方的剑势越来越强后,韩末一咬牙,将两者融合在了一起,顿时,经脉陡得一涨,几欲爆裂,随即,一股剧痛袭遍了全身,七窍之内,同时喷出一股血箭,接着,青红两色光芒从其体内暴射而出,化为一个青红色的太极。

青红色的太极凌空一个盘旋,竟然将孙广成引动的天地灵气给带动了起来,并随之缓缓旋转。

“这是怎么回事?”孙广成不由大惊,连忙继续发动剑势,想要抢回对天地灵气的掌控。

而韩末也不甘示弱,强忍着浑身的剧痛,操控着太极越转越快,当达到一定的极限后,一股巨大的吸力陡然生出,将周遭的天地灵气尽数吸纳了进去。

“不好。”韩末大吼一声,两目圆睁,眼角崩裂开来,溅出滴滴热血。

眼看着因为吸纳了太多天地灵气的太极,渐渐的就要脱离自己的控制,韩末心下一狠,一丝灵力涌入其中,青红两色光芒的平衡顿时被打破,顿时,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荡起,接着,太极爆裂了开来。

就在太极爆裂的同时,韩末抖手打出六道阵旗,发出厚厚的光幕,将自己包裹了起来,而孙广成三人就没那么幸运了,猝不及防的他们,瞬间就被涟漪波及,顿时,喷洒着大量的鲜血,三人横飞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