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之后,韩末悠悠醒转过来,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一片,脸上不由露出了庆幸的笑容。

“没想到,那血色大茧最后竟然会自爆开来,也幸好余海山将绝大部分的威力都挡了下来,否则,自己这次就死定了。”

想到余海山,韩末心中顿时一动,连忙探入《息土之壤》中,发现其只是神魂消耗过度,陷入了沉睡,这才放下心来。

随后,韩末掏出灵丹,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势。

“这伤势,没个十天半月,看来是不会恢复的,不过,只要得到了《地肺真火》,一切都是值得的。”

望着那冲天而起的光柱中,熊熊燃烧的炽白色火炎,韩末眼中透出火热无比的光芒来。

一个月后,地火窟四层。

盘坐在地的韩末,紧闭的双眼陡然一睁,顿时,爆出一团黄芒,随即又收敛了下去,终于,在经过一个月的修养后,韩末的伤势完全恢复了。

僵硬着关节,韩末站起身,体内的伤势虽然恢复了,但至土之力对肉体的侵蚀却是越发的深了,皮肤、关节、四肢全都蒙上了一层黄橙橙的颜色,而且这种颜色还在不停的向深处沁润,若是到达骨髓深处,其结果就会变得像余海山一样,身躯化做土石,只余下神魂,苟且残存。

“吁!”

长出一口气,韩末将目光转向了那被冲天光柱牢牢困锁其中的《地肺真火》,只要收取了这团真火,再与《空青石乳珠》、《息土之壤》配合修炼那《五行破虚决》,到那时,五行生化,自能将体内的至土之力吸纳转化,解此危局。

而这,也正是其当初为何会毫不犹豫的,吸纳至土之力以固化身体的原因之一。

迈着僵硬的步子来到光柱之前,虽然这一个月来,已看了不知多少遍,但韩末依然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叹。

当初,只是远远观望,对光柱中的情形韩末并不清楚,可如今,当他站到近旁时,才发现在那《地肺真火》之下,竟然还有着一个深邃无比,不知通往何处的幽深洞穴。

遥遥望去,顺着洞穴,无尽的火行元力构成了一条庞大的赤色洪流从地底涌出,而且,其中还有着无数血色的焰光,显然,这就是祸及了整个地火窟的地底火煞。

眼前冲天而起的光柱,却将这庞大的火行元力拘禁着,向《地肺真火》涌去,并在其下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元力漩涡,

而悬于其中的《地肺真火》,则吞吐着这些火行元力,将之转化为纯净的至火之力,然后这些至火之力又被大阵抽取,作为了维持整个地火窟存在的力量来源。

而那些血色的火煞,却是毫无阻隔的穿透了光柱,向洞窟之内弥漫而去。

“壮观吧。”余海山忽然冒出头来问道。

韩末自是点头:“是啊,也不知是何人,竟然有如此神通,能深入地心取得这《地肺真火》,而且还以之引动地火,凭空造出灵脉,成就这地火窟,这等神通之力,实在令人叹服。”

“你不知道吗?这地火窟乃是本宗开宗祖师方道渊所为。”余海山奇怪道。

韩末脸色一红道:“我入门不过年许,不知道也是正常。”

随即,连忙岔开话题道:“好了,废话不多说了,我到底该怎样才能取得这《地肺真火》?这大阵形成的光柱,似乎不是那么好进的。”

“能困住《地肺真火》的大阵,自然不好进,不过有我在,一切都没问题。”

余海山得意道。

“这光柱乃是大阵抽取《地肺真火》的至火之力而形成的,也只有如此,以至火对至火,才能将《地肺真火》困于其中。至于如何将其破开,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你将《息土之壤》内的至土之力,或是《空青石乳珠》内的至水之力引入阵中,到时,两种不同属性的力量相互冲突,大阵自然就破了开来。”

“若是如此,岂不是和你当年做的一样?到时,大阵是破了,估计地火窟也塌了。”

韩末没好气道。

“而且,那洞穴显然勾连着地心,大阵被破后,庞大的火行元力没了约束,必会散逸而出,到那时,地火蔓延,难道你想将整个崇云宗都毁了吗?”

“怎么可能?你看我余海山像那样的人吗?”余海山急忙道。

“怎么不可能?当年你不是就这么做的吗?要不是你,这地火窟又怎会变成这样。”韩末不可置否道。

“呃。”余海山顿时哑口无言,好一会儿后,才再次说道:“我保证,这次绝对不会出现当年的情况。”

“那你先说说看具体的方法。”

“好吧。”余海山无奈道:“其实,这个大阵虽然繁复,但其中也有着许多关键的节点,只要在这几个关键的地方,将异种元力引入,就能在不破坏大阵的情况下,使其运行略作停滞,到时,你就可以进入其中,收取《地肺真火》了。”

“就这么简单?”韩末怀疑道。

“就这么简单。”余海山肯定道。

“若是如此,当年你又为何差点毁了整个地火窟?”

被韩末戳到了痛处的余海山,立刻萎靡了下去:“也正是因为当年的事,使得大阵出现了破绽,这才让我窥到了其中的些许玄奥,否则,你以为凭我的实力,能够破的了开宗祖师布下的大阵吗?”

听的余海山如此一说,韩末也觉有理,遂不再多想,按照余海山的指点,开始寻找起能停滞大阵的节点来。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几个符箓都是维持大阵稳定的符箓,只要将至土或至水之力导入其中,就能暂时停滞大阵的运行,到时,你就可以趁机进入阵中收取《地肺真火》了。”

“那大阵又怎么办?没了《地肺真火》提供源源不断的至火之力,这大阵也必会崩溃,到时结果不还是一样?”

“当然不会,虽然没了至火之力,但大阵一样可以抽取那庞大的火行元力来维持,只是如此一来,祖师当年以大神通,在地火窟内造就的灵脉,也就全毁了。”

“毁就毁了,反正当年也被你给毁得差不多了。”

余海山再次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