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有事,所以更新有些迟,抱歉!

————————————————————————————

“哗啦啦”,土石滚动声中,数丈深的土坑底部,忽然被挖开了一个小洞,顿时,一股充沛的土行灵气,顺着这个小洞透了上来。

“下面居然是空的?”

韩末不由一愣,随即加快动作,将洞口扩大了开来,接着,一股更为庞大的土系灵气涌了出来,身处其中的韩末顿时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想来,崇云宗主峰的灵脉也不过如此。”

韩末惊叹一声道,随即一挥袍袖,将星芒卷起,携裹着一起穿过了刚刚挖开的洞口,落入了其下的空间。

只见在这片不知多大的空间中,厚重的土行灵气几欲凝成实质,化为一片黄澄澄的雾气,遮人耳目,让人难辨方向,甚至就连灵识都受到了极大的压制,根本无法及远;而且不仅如此,身在其中,就会感觉到四周不停传来的挤压之力,就仿佛置身于地底,使得韩末身形凝滞,行动之间,极其晦涩。

不过,对于这个环境,星芒倒是如鱼得水,“吱吱”乱叫着东窜西跳,不时化为一道土黄色的遁光,在韩末身周一阵乱绕,最后,竟然还将韩末这个主人给甩在了一边,自顾自的张开小嘴,不停吞食起周遭的土行灵气来,而且,随着星芒不停的吞食,其原本有些萎靡的神情,重新变得神采奕奕,一双眯缝的小眼睛,也是精芒四射,霍霍有神。

“难怪这小家伙明明没有恢复,竟然半途清醒了过来,却原来是受到了土行灵气的吸引。”

韩末轻笑一声,也不理会正聚精会神吸纳灵气的星芒,开始在周围搜寻了起来。

虽然灵识与视线具皆受限,但韩末却并不担心方向的问题。这里的土行灵气如此充沛,想来正是那不知名的宝物所致,由此可见,灵气最为浓郁的所在,必定就是宝物的存身之处。

虽然土行灵气天生具有的厚重,使得这里的空间有些凝滞,但这样的环境却极其适合土遁术,再加上韩末修炼的培元导引术乃是无属性功法,能够吸纳转化任何属性的灵气,根本不怕消耗,因此,韩末行于其中,也是游刃有余。

“在这里了。”

化身土色遁光的韩末脸色忽然一动,露出喜悦的神情来,随即一个闪身,现出身形,伸出蕴满灵力的双手,轻轻一分,顿时,眼前黄澄澄一片的土行灵气被一划而开。

这是——

当阻隔尽去,一面看似普通,色呈苍黄的土壁豁然现于眼前,与此同时,一股厚重无比,透着能够承载万物的气息的感觉扑面而来。

“看来,星芒所说的宝物应该就在这土壁之中了。”

韩末满怀惊喜地走上前去,正欲查探之时,一道极其细弱的声音忽然在其耳边响起。

“救~~~我~~~救~~~命~~~”。

“什么人?”

韩末骤然一惊,身形急退,可随即,他就发现刚刚还在耳边回荡的声音已然消失不见。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韩末再次小心的向土壁行去,当靠近到丈许范围之时,那道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韩末却是早有准备,在声音响起的同时,灵识骤然探出,但出乎韩末意料的是,周围居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而这时,被韩末分开的土系灵气,已经重新笼罩了过来,黄澄澄一片,挡在眼前,接着,韩末发现那道诡异的声音再次消失了。

难道——

韩末心中不由一动,袍袖卷动,将周遭的灵气尽皆排开,然后上前几步,灵力聚于目中,向土壁之内望去。朦朦胧胧中,透过土壁,一个模糊的身影映入了韩末的眼帘。

“果然如此。”

韩末心中顿时明了,显然,刚才的声音正是此人所发。

“这人到底是谁?又为何会被封印在这土壁之中?而且,星芒所谓的宝物又是什么?••••••”

一个疑问被解开了,但无数的疑问却又涌上了韩末的心头。

“你是谁?我又该如何救你”

韩末聚起灵识,向土壁之中透去,当两者接触,一股奇异的力量忽然从涌出,形成一道又一道阻隔,不断消减着灵识。韩末连忙增强灵识的力度,这才勉强穿透了进去。

“余~~~海~~~山,破~~~开~~~破~~~开~~~”。

听得此言,韩末略作沉思之后,一拍储物袋,两只弧月飞刃发出铮然轻鸣,落在了其手中。

“开。”

韩末一声大喝,飞刃之上骤然亮起耀眼的光华,伴随着利刃破空的呼啸声,一击而下。

“刺啦”声中,那看似一碰就散的土壁,竟然坚若铁石,火花四溅中,韩末的全力一击,只在其上印下了一道不及半指深的划痕。

而且不仅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道划痕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弥合了起来。

见此,韩末连忙操控着飞刃再次击下。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终于,伴随着轰隆巨响之声,土壁终于被劈了开来。

不过,当韩末见得其中的身影后,神情却不由为之一滞,也许是因为土行灵气常年浸染的缘故,封印在土壁之内的那人,其肉身居然尽数化为了土石。而且也许是因为韩末劈开土壁时的剧烈震荡,其身躯所化的土石竟然“噼啪”炸裂了开来。

“真是白费工夫,人是救出来了,不过救的却是一个死人。”韩末不由一阵摇头。

虽然其身躯的崩裂乃是韩末所谓,但其却并没有愧疚之意,毕竟,就算换做其他人,结果仍是一样。

“咦?这是什么东西?”

就在韩末叹息之际,那裂开的土石身躯中,一道苍黄色的光华一闪而逝。

反正对方已死,韩末也没什么忌讳,伸手探入其中摸索了起来,就在其触摸到那抹光华之时,一股浩荡的土行灵气滚滚涌入了韩末的体内。

“这种感觉好熟悉?”

韩末不由一愣,虽然他敢肯定,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这东西,但这种至纯至净的力量,却让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