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随心动,就在心中起意的同时,韩末神魂陡然一震,散出的光华再无之前化尽一切的犀利,而是显得柔和了许多,在尽力抵挡血丝的同时,却又将一部分的血丝震散开来,化为了无数微小的颗粒。

不过,就在它们被震散的同时,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将这些微粒重新聚合成了血丝,虽然韩末极力阻拦,但却无济于事。

韩末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后,忽然心有所悟。

看来,那股阻止血丝溃散的力量,应该就是火煞的本源之力了,如此一来,想要阻止火煞的重组,就必须将这股本源之力隔绝开来。

思及此,韩末没有丝毫犹豫,再次震散了些许血丝后,神魂忽的分出一小团来,将那些散出的微粒给包裹了起来。

“嗤嗤”,即使韩末尽力收敛了神魂的力量,但大部分的微粒依然禁受不起,在被神魂光团包裹的同时,就化为了乌有。

韩末只好再次震散些许血丝,再次用神魂将其包裹,然后,一次、两次、三次••••••一直到第六次,终于,韩末分出的那一小团神魂中,将足够的微粒包裹在了其中,虽然这些微粒光华黯淡,但却无关大碍。

正如韩末所料,因为神魂的阻隔,这次,那股无形的力量并未出现,这些微粒也再没像之前那样,欲要重新聚合成为血丝,而是悬浮在神魂之中,一动不动。

之后,韩末开始操控神魂,将这些微粒按照一种玄奥的图案排列起来。而这图案,正是韩末之前在星芒识海之中看到的,噬煞玄离火的本源构成。

不过,韩末显然低估了其构成的难度,虽然是在神魂之中,但想要将这些微粒放到正确的位置,却又力度适当,不会将其湮灭,如此精微的操控,使得初次尝试的韩末,心神大耗。不过,好在韩末心性坚韧,这才勉强支撑了下来。

看着无数微粒飞舞,渐渐的,图案的一角显露了出来,那是一个极其古怪的符文,虽然还差了一角,但韩末可以察觉出其中蕴含的巨大威能。

忽然,一个微粒脱出了韩末的控制,飞到了一个不该它飞去的地方,顿时,“砰”的一下,所有的微粒都烟消云散,化为了乌有,与此同时,韩末“噗”的一下喷出一小口鲜血,却是连其分出的这一小团神魂,都差点被震散了开来。

虽然前功尽弃,但韩末并没有气馁,这噬煞玄离火乃是一门极其厉害的神通,想要修得本就极难,有些挫折也是正常。

抹了抹嘴角的血迹,韩末重新开始,震散血丝,包裹微粒,最后将其组合,当那个古怪的符文终于组合完成后,异变又生,一道极其古怪的力量从那字符中骤然爆发,猝不及防的韩末,神魂顿时一震,接着,所有的微粒都脱出了原位,结果再次重演。

韩末一咬牙,倔脾气上来了,再次重新开始,不过片刻之后,失败也再次来临,只不过这次却是在组合第二个符文时出现了问题。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让韩末一次又一次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然后加以改正,从而更进一步。

慢慢的,韩末组成的符文越来越多,图案也渐趋圆满,可就在其快要大功告成之际,一股筋疲力尽、无以为继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这显然是心神消耗过度的征兆。

韩末顿时一惊,神魂展开,这才发现自己的识海,已是岌岌可危。

神魂散发的光华虽然犀利依旧,但密密麻麻的血丝一波又是一波,汹涌而来,其速度之快,即使以神魂之力也是不及,最后,只得一步一步被压缩了空间,困居一隅,直到现在,大半个识海都被血丝凝成的光团占据。

“不好。”

见得如此情形,韩末知道,现在已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若是自己还不能成功的话,因为那东西的存在,自己虽然不会有事,但这次的失败却将烙印在心底,成为今后修炼的阴影。

“拼了。”

心底怒吼一声,韩末不管不顾,开始了最后一次的尝试。

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韩末将一切杂念抛开,一心一意沉浸了进去,所有的微粒随着韩末的心意,凌空飞舞着,构成一个又一个字符,当第九个字符构成完全后,一副玄奥莫名的图案显现了出来,不过,这并不是结束。

韩末透支着力量,将其压缩,压缩,再压缩,当达到一定极限的时候,韩末只觉神魂之中轰然一震,一缕微小的焰光仿若初生的红日,骤然升起。

韩末大喜之下,呵护着这缕看似细弱的焰光,从神魂之中飞出,顿时,周围的血丝仿佛飞蛾扑火般,向其扑来,眨眼间,焰光就被无尽的血丝给重重包围了起来。

不过,早已见识过噬煞玄离火威力的韩末,没有丝毫的担心,果然,片刻之后,一道耀眼的光华从那重重血丝中透出,顿时,被光华照耀到的血丝,全都化作了缕缕血色焰光,“咝咝”声中,这些焰光四射开去,将更多的血丝化为焰光。

就这样,连锁反应之下,韩末识海之中,焰光越来越多,血丝越来越少,即使外界血丝不断的补充,依然比不过焰光壮大的速度。

可随即,又一个问题出现了,随着焰光持续的壮大,韩末忽然发现,自己的神魂竟然开始渐渐掌控不了,那越来越多的焰光了。

无奈之下,韩末只得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空青石乳珠,随着珠子的出现,顿时青光大放,形成一道濛濛的光影,将韩末笼罩了起来。

有了至水之宝的防护,区区火煞自然不在话下,即使周围的血色汪洋再如何翻腾,只要一碰到韩末体外的那道光影,就会扑哧一下化为乌有。

没了火煞的涌入,韩末识海中的焰光自然也就没了补充,最后,只得屈服于韩末神魂的操控,汇聚成了一团血色火焰,而这,就是噬煞玄离火。

就在这时,体外的火煞终于开始稀薄了起来,朝下一望,隐隐约约,已经可以看到落脚之地了。

韩末不由一阵唏嘘,虽然仅只百丈的距离,落下的工夫也不过片刻,但就在这片刻之间,自己却修得了噬煞玄离火的神通,如此际遇,真是匪夷所思。

“扑”的轻响声中,韩末双脚踏在了地面之上,抬头上望,即使被自己吸纳了如此之多的火煞,那片血色汪洋依然如旧。

行走在洞窟之内,这里的环境与之一层并无多大区别,只是其中的火系灵气比之一层更为充沛,当然,火煞也不例外,也幸好现在,韩末内有噬煞玄离火,外有空青石乳珠,否则,早被火煞吞噬了神智,成为了行尸走肉。

“唔,还是赶紧找个地方歇歇。”略微探查了一番后,拍了拍昏沉的头脑,韩末自语道。

刚刚恢复没多久的神魂,再次消耗过度,若是不好好休息休息,必定会对今后的修炼造成影响。

于是,随便找了个偏僻的所在,掏出四面小旗,布下禁制后,韩末“啪”的一下,横躺在地,呼呼大睡了起来。

毕竟,神魂不比其它,乃是人之本源,除了睡眠,很少再有其它方法能够恢复了。

•••••••

“砰”的一声巨响,一条白玉云案被拍的四分五裂。

“什么?那么多人竟然都没干掉那姓韩的小辈?到底是怎么回事?”金浒强自压抑着心头的怒火道。

伍元低垂着头言道:“具体情况,弟子也不清楚,不过,根据传出来的消息,那韩末已然身受重伤,当时,要不是起了内讧,也不会让其给逃走。”

“哼,真是一群废物,难怪会被发配到地火窟去。”金浒脸上怒容难掩。

“师父,看来,想要依靠那些人杀掉韩末,显然是不可能的了,要不,我们让二层的风师兄动手?”

闻得伍元所言,金浒并未立刻回应,而是反常的沉默了下来,直到片刻之后才言道:“你应该知道,那姓韩的小辈已经成为了本宗秘传弟子。”

听到“秘传弟子”四字,伍元脸上的肌肉陡然一阵扯动,那是这么多年来他最渴望的,可没想,却让一入宗不到两年的家伙给抢了去。狠狠一捏拳头,伍元强自压抑着心头的愤恨,言道:“是的,弟子知道。”

“那你也应该知道,以我的身份,是不允许做出这样的事的。”金浒继续道。

“弟子也知道。”

“既然你都知道,那此事修得再提。”金浒一挥袍袖,背转了身去。

“是,师父。”虽然伍元极力掩饰,但却难掩其话中的失望。不过,就在其躬身一礼,准备退下之时,一缕细音忽然传入其耳中:“蠢货,即使我不能,但不是还有你吗?”

闻得此言,伍元顿时身躯一震,随即,脸上闪过惊喜的神色:“弟子知道了,弟子告退。”

等的伍元退下之后,金浒这才缓缓转过身来,看似平静的脸上却忽的闪过一丝狠厉:“好徒儿,机会,我已经给你了,只要能杀掉韩末,秘传弟子的身份自然就是你的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