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天狂被三昧真火吞噬之时,其余七人也正在奋力抵挡着烈焰的侵袭,而这时助阵之人终于现身。只见空中一道白光闪耀,一个浑身白色道袍的道人现身,她正是慈航道人。半空中的她微微倾下右掌中的清净琉璃瓶,一道玄妙之水洒落于七人身旁,那些水滴汇聚围成一道水墙,让众人与三昧真火隔离开来。

以三昧真火之烈,竟也奈何不了这净洁的水墙。慈航道人轻盈落于七人面前,七人连忙拜谢慈航道人。月奴则忙说:“请慈航道人救救天狂吧!”慈航道人却只微微一笑,说道:“他命中该有此一劫,但却未必就此散命。此间正是他神功突破与否的关键时刻,若是贸然出手相助,恐会坏事。”

月奴虽焦急,但听慈航道人如此说了,心中也就稍微一宽,只好死死盯着天狂方向。

而空中传来董全的声音:“十二金仙果有过人之处,难怪可以破得二阵,待我施展最强阵力,看你慈航如何来破。”董全一方面不忿,一方面却又忌惮慈航道人的力量,于是开始全力施为,“风吼阵”最强一击已发出。

只见狂风再起,风中再现万千兵刃,但随后那些兵刃开始变得通红,风刃变为火刃,这正是“风吼阵”风火相融之象。

真火风刃开始朝慈航道人等人爆射而来,慈航道人左手取出一颗宝珠,此乃定风珠。定风珠一出,狂风竟戛然而止,但真火风刃已发,虽不再乘风而来,但来势却也不弱。

但那些真火风刃还未近得慈航百步之内,忽然急降而坠,全数朝着天狂方向而去,这并非慈航道人所为。但见无数枚真火风刃插入三昧真火之内,忽然一道金光从中暴涨,而如河流一般的三昧真火连同没入其中的真火风刃全数开始汇聚于一处。

最终三昧真火变成了一个浑身金色的火鸟,那火鸟成型后,朝着天空展翅飞去。那金色火鸟在云层之中猛然爆发,受此猛烈冲击,“风吼阵”竟再也维持不住,开始崩溃。

董全现身于众人前方五百步之外,慈航道人看到董全现出真身,于是抛起清净琉璃瓶,一道玄光从瓶口射出,正照在董全身上,于是董全身不由己却已被吸入瓶中。

众人再看时,发觉火鸟起飞的地方,天狂正是一身金色的火焰。这金色的火焰所有人皆未见过,但都感到其中有无尽的生命力,威力绝对不简单。

在面对危难之时,天狂终于得以突破,掌握到了火之极致,达到了这从未有人达到的境界,这就是金色的“生命之火”。

生命之火不仅仅能焚灭敌人,更能给予火焰以生命力,玄妙无比。慈航道人助阵破了“风吼阵”之后,也不再做逗留,与八人寒暄几句就飞身离开。

听到西岐军连破了“十绝阵”的三阵,闻仲紧皱眉头。其余几位天君虽为同伴悲伤,但金光圣母说道:“阐教十二金仙确实不简单,短短半日已破了三阵,如若寒冰阵再被破,我等只好改变方式应对,或许我们该考虑合布十绝六阵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