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宸王殿下帅帅哒!

“你干嘛?”容倾月还在沉思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脸上一痒,抬眸便见那人觉得好玩似的,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她的睫毛与脸颊。

他手掌温热带着练武之人特有的茧,触碰在她柔软的脸蛋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云修离盯着她看了一会,看的容倾月脸都红了起来。好紧张啊有木有!心跳加快啊有木有!

方才他那般情深意重的话……呃,不会是又想说什么肉麻的话吧?

等等,为什么是又?

容倾月一抿唇,好吧,现在高高在上阴晴不定的宸王殿下在她面前,温柔至极浅笑低语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不过……心里还是蛮期待哒,毕竟情话谁听得厌呢?

而且容倾月就是这么傲娇,她自己不说,不代表她不喜欢听嘛!

“月儿,你该……”他顿了顿,触及到她明亮的眸子,见她眨了眨眼睛,才缓缓道:“洗头了吧?”

沃擦!

容倾月一个翻身立起身子,面部表情极其扭曲,这个人真是太破坏气氛了!不想理他,不想理他,坏人!

云修离突然幽幽道:“为你费尽心思,你如今才能看到这里的美景,居然说我是坏人。”

容倾月心里又是沃擦了一声,见他的表情微微变,才反应过来,妈的这人能看到别人心里想了啥!

犯规犯规!这个特能什么时候能消失??

“别在心里骂我。”又是一声幽怨的叹息。

容倾月在心里直嘀咕,要是宸王殿下你这副模样被那些爱慕你成痴的人看到指不定有多惊讶呢。

接着,云修离的面色又是一变,意味不明的盯着她。

容倾月见他越凑越近,她不禁节节后退,直到退无可退,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起来。

不是能看到我内心在想什么嘛?那你看个够!

于是,她开始不停的在心里重复:

宸王殿下英明神武!宸王殿下举世无双!宸王殿下帅帅哒!

云修离嘴角莫名的一抽,虽然知道她在用这些乱七八糟的来掩盖内心的真实想法,不过……

他摸着下巴点头,听她这么夸自己,心里还挺是滋味的。

“行了,别夸了。”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夸多了不怕脑袋疼。”

“那怎么行,宸王殿下风华绝代,小的对您的仰慕如同滔滔江水奔流不息!”

“嗯,那别停,继续夸。”

容倾月迎风泪流满面,您咋又不按常理出牌啊?

还有,她倒是想夸啊,她没词了啊,这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于是她决定先溜为上!

云修离见那人吱溜一下就跑远了,远远看过去,她站在桥上,零星的灯点点,她于万千灯火中回眸。

在这个现实世界的冬天里制造出春天的模样,百花盛放,除了地域之外,还能用战气维持。

而云修离便是用他自身的灵力维持这里植物的生长。

容倾月虽然知道,但却没有阻止,这样的小桥流水,桃花暖灯,是她做梦都想来的地方。云修离想为她做事,她在考虑不伤害云修离的前提下,都是不反对的。

“这座岛有多大?”容倾月头也不转的问道,因为她知道那人就在她身后。

“一个宸王府那么大。”某人答的云淡风轻。

一个宸王府那么大……她暗暗计算了一下需要花费多少灵力去供养这块地方,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等我们走了,就把这里的战气撤了吧。”

虽然一天所需要的战气并不是很多,可是日积月累,而且这里她们许久才来一次,没必要这么浪费嘛。

云修离一愣,随即笑道:“无妨。”

送给她的,他怎么能不用心?

“可是这儿没有人来,战气维持着也是浪费呀。”她双手撑在扶手上,抬头仰望星空:“亏你想得出来,这里这么偏,也没有人会来这湖上游船,这座岛在这里确实不会被人发现。”

“三日后下聘吧。”云修离轻轻按住她的手,换了个话题:“对了,药丸炼制好了,回去吃了。”

“哦。”容倾月翻了个白眼:“你都准备好了还跟我说什么。”

“倾月,我们要准备回云流城了。”沉默了半晌后,他又突然说道。

容倾月一惊:“不是还有三个月嘛,现在不是让北玥先去嘛?”

“对,承天崖由北玥去,我们去知秋堡,上一次的岁语花可还记得?”云修离问道。

“记得啊。”岁语花嘛,创造出来一个洛旋的残影,弄出了一场误会。

“嗯,我们此去知秋堡,去寻找岁语花。”

容倾月吓了一跳,岁语花?说好的只有那一朵呢?

话还没问出口,便听云修离又道:“知秋堡……去碰一碰运气。”或许还有呢,那朵岁语花是个意外。

去碰一碰运气……容倾月看着他,突然有些不明白了。

不过,岁语花,难道他是打算……!

容倾月背过身去,却依旧惊讶的张大嘴巴!岁语花能够做什么?只要还有一丝气息,岁语花就能‘创造重生’出一个活人来!

容倾月看着自己的手,终有一天自己是会死亡消散的,在此之前,阿离会想尽一切办法,能拖多久拖多久,可是之后呢,拖不过去了呢?

云修离微微沉下眸子,千万年寂寞的岁月里,如今没有她,这些日子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他会倾尽一切,尽可能的让她也‘寿与天齐’,若当真无法,那么,还有岁语花。

云修离第一次觉得,永生不死实在是太残忍了。

“那都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不急不急,不过现在去找岁语花也是好的,嗯……毕竟现在云流城没什么人,方便!”容倾月笑盈盈道。

她这么快猜中原因,云修离不觉得奇怪,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不过,我们去知秋堡,是要瞒着他们吗?”容倾月问道,若是告诉了奕城,那还要解释前因后果呢,多麻烦。

云修离的呼吸微微一颤,这丫头为什么能够这么坦然?她到底知道不知道,去找岁语花意味着什么。

“岁语花就算找到也不一定……一定不会用得上,我们随意便可。”

听完云修离的话,容倾月先是一愣,随即一拳头打在他胸膛上:“听你的,随意找找,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她自己心里明白的很,一定不会用得上?那为什么要费尽千辛万苦去找岁语花?

阿离安慰人的方法还真是……老套!

三日后。

圣境陵城。

容倾月自从那天晚上回来之后便一直期盼这今天,口上不说,可是那个女子不想看着心爱的人来提亲下聘呢?

按照礼节,她是要回宫等着的,前一天晚上确实是有人来请了,可是在云修离还没见到宫里的人的时候,容倾月就把人赶走了。

容倾月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顿时尴尬了起来。

昨晚上的这样的,长宫女前来接倾月公主回宫,但是容倾月不想走啊。

按照她的话说,没事儿,我会回去哒!

于是宫女问:那公主何时回宫呢?子时之后是有宫禁的。

容倾月想了想:我早上回去!妥妥的!

宫女还是担心:可是五更天才开宫门呢。

容倾月嘴角一抽,宫女姐姐,你真是把我想的太伟大了……五更天,鬼都没起床,我起床干嘛?

在容倾月的再三保证之下,她一定会按时回去皇宫之后,宫女姐姐才不放心的走了。

圣后听到消息,叹了口气,看来月儿果然喜欢宸王,一个晚上都不愿意分开。

容倾月泪流满面,不是她不想走,是因为肚子疼!

她觉得可能是胃酸泛滥,胃里一直翻个不停,见宫里的人走了以后,她滚到**开始打滚:“啊我胃疼!”

云修离端着药走进来,便见到她毫无形象的打滚,不禁莞尔:“喝药了。”

那药闻着就难喝,容倾月的小脸立马皱了起来:“我为什么不能用木属性治疗自己啊?”

她的声音里饱含委屈、难过等多种元素,不过通通都被云修离免疫了:“木属性是疗伤,你这是病,两码事。”

“啊啊啊我不是病,人家不要喝药!”见那碗药凑近,容倾月左躲右闪,开始撒泼。

但云修离是谁啊,面对千万大军都不动声色的宸王殿下,他只是微微一撇,挑眉道:“喝不喝?”

“我说不喝你会打我咩?”

“不会。”

听到回答,容倾月顿时松了一口气,云修离慢悠悠的接了下一句:“你会疼死。”

“…”一句话把她打回原形。

云修离按住眉心:“以后的饮食确实要好好改改,吃东西不能吃太辣太酸的,还有,这段时间少碰水煮鱼。”

顿时,那张小脸垮了下去:“水煮鱼都不行啊……”

她的胃大概是吃了太多的油腻和辣的食物,又没有保护好,平日里以为自己有着木属性就一切无忧了,所以久而久之才会落下胃病,在今日爆发。

好在不算严重,调理即可,但胃疼起来那不管严重不严重,都是要命的,容倾月欲哭无泪,她只有大姨妈的时候才感觉到过这种身体里发出来的钻心的疼。

“今晚你吃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