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多余

容倾月不安的抿了抿唇,但是再怎么不安也于事无补。

前面能够隐约见到一个类似冰床的东西,被寒气环绕。

身上的廉贞在躁动,不是因为面前那人可能是洛旋,而是廉贞感受到了其他法器而发出的低鸣。

也就是说,楚霁奕城等其余的六位祭司,他们在某一处通过法器之间的共鸣,看着他们。

容倾月忽然闭上眼,他们一定看到了那些字,她能够通过廉贞感觉到他们的内心很焦急,他们很想知道,那么那个沉睡的人是不是他们的七妹。

而此时,她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了。

脚步沉稳缓慢,云修离突然有些不忍。

她在最开始,从未承认过自己是洛旋,直到后来,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当年的人,喊她‘七妹’,与她说过去的事,对她好,宠爱她,她渐渐接受了。

现在……这些东西都要被收回了,因为真正的洛旋回来了。

容倾月深吸一口气:“走快点,你怎么比我还磨蹭!”

不是没有听出她语气里的故作欢喜,云修离突然拉住她的手:“奕城他们在看,他们知道怎么来这里,廉贞留下,我们走吧。”

不知怎么的,容倾月心脏一阵疼痛,她看了看悬浮在她掌心上的廉贞,轻轻摇头:“还是先把她带出去吧,然后再让他们来接她,再说了,还没见到那边的人是谁呢。”

她说完,放开云修离的手,轻轻走上前。

其实也没什么,不是就不是吧,她这辈子没有想过要重新做回洛旋,有了云修离之后,不管她是谁,她第一个身份,都是云修离的容倾月。

随着她的一步步走进,陵城那边的那几人也开始紧张起来,连沈倾都放下了茶盏,一动不动的盯着凝音画诀。

寒气很重,容倾月抖了抖,廉贞马上飞到她身边点起了明光。

那人的容貌很美,额间一片绿叶,衣着简单却依旧高贵。

容倾月眼中最后一抹光也暗了下去:“还真的是你啊……”

廉贞绕着容倾月飞舞了几圈,低低哀鸣,很执着的为她抵挡寒气。

廉贞虽然只是器物,但是很有灵性,可是……容倾月摇摇头,将它收了回来,寒气一下子快速散开,她将廉贞化为手链:“这才是你的主人。”

她话语平淡,毫无波澜,仿佛这一切与自己无关一般,容倾月捋了捋耳边的垂发,“阿离,弄个阵法,送她回我房间。”幸好北玥的人给了他们两个房间。

云修离走上前,左手挥动,那昏睡的绿衣女子便立马不见,而那冰**,只留了一串廉贞化形的手链。

“你怎么不走。”容倾月将它捡起,它在触碰到容倾月的时候,一下子浮起来,嗖的一下蹦到她的手腕上圈好,生怕她把它丢了似的,还打了个死结。

“…”容倾月嘴角微微抽搐:“好吧,算你有良心,那你先跟着我吧。”

今天出了这样的变故,云修离没什么心情继续查找云流城的交界口了,他微微启唇,却见容倾月蹲在一旁,仔细查看每一处不同的地方。

这里应该是交界点的边缘,云流城与大陆的交界,就是这一片地下没错了。

洛旋应该是知道的,因为她写了‘唯我在此,仰望云流’,所以想必云流城的每次落下,她都知道。

可是要如何转移呢?

因为年初云流城与大陆接轨这件事情,慕景然肯定也是知道的呀,他们需要转移才能够确保下一次进入云流城的只有他们的人。

容倾月正在苦恼这个问题的时候,却见身后的人呆呆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她蹲着身子,回了头:“不去找线索么?”

云修离微微挪动嘴唇,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世人所传,虽然说他为人冰冷话少,但那只是对别人的,对倾月他一直都不是那样。

就算是少言少语,可也不是不善言辞,但是……此刻,他居然不知道该如何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慰?倾月的状态看起来比他都好,虽然那抹笑意不曾达到眼底,但是她的伪装,明显是不想撕去那一层掩盖她难过的面具。

容倾月的眼睛很是明亮,他见她俏生生的看着自己,心头微微一颤:“知道了地方,就不难找,我们先回去休息,这里交给奕城,好不好?”

今晚,她确实需要休息,需要消化这一系列的变故。

容倾月摇摇头,廉贞已经与破军失去了共鸣,说明奕城关闭了凝音诀,这时候没有人看着他们,她便实话实说了:“你对云流城的努力不能白费,就算我不是洛旋,但是你还是云流城预言中未来的君上。”

容倾月是觉得,她不以洛旋的身份继续做这些事,那么就当做是她在帮阿离,总可以了吧。

“这一次宸王府随行暗卫很多,还有墨白呢,里面太冷,我们先出去。”云修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可是……”容倾月眼眸暗了下来,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是很想找事做,她害怕。

害怕一旦停了下来,就会去想很多很多复杂的东西,想得到哪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们那几人关心爱护自己的时候,她一直因为他们对待阿离的态度而耿耿于怀,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对他们敞开心扉。

如今失去了,怎么还有点点不舍得?

是不是人都是这样,拥有的时候不珍惜,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也不能算是后悔吧,她对他们本来就没有洛旋那么深的感情,只不过一切变数来得太快,拥有的突然失去,让她觉得自己在做梦。

容倾月摇摇头,还是说道:“我再看看。”

“倾月!”云修离语气有些重,她此刻心里不舒服他是知道的,他放缓了语气,温柔道:“这里太冷了,乖。”

他不喜欢看到她迷茫无助的眼神,说好是要保护她的,可是此刻,他却毫无办法,“奕城他们已经到了,晚间不会被北玥人发现,我们先回去。”

就算难以面对,也还是要快刀斩乱麻,趁她难过的时候,将这件事情全部了解。

容倾月毫无知觉的被云修离带回庭院,她是怎么回来的,她都不知道,只觉得心里很迷茫,不知道接下去应该做什么。

洛旋一袭浅绿衣衫,梳了简单的发髻,带着低调的玉簪玉饰,静静躺在软榻上。

奕城侧坐在塌旁,手掌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眸中一片温柔。

她安安静静的躺着,不言不语,很是陌生。

但是这张脸给他们的冲击太大了,也太震撼了。

陌生……是啊,在那个地方五千年,沾染了不属于他的气息,怎么可能不陌生?

奕城难得温柔一次,只是为了洛旋而已。

就连叶阑沉阙这样平日里嬉皮笑脸的人,如今也都眸中带泪,感慨万千。

容倾月呼吸一颤,握紧云修离的手,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停多余的。

方才她进来的时候,想着,就算不是兄妹,是弄错人了,但是好歹也算是朋友一场,她进来看看朋友怎么了。

又走进一些,她心里越发不对劲,很想知道,在弄错了人之后,他们还不会把她当朋友看待。

只可惜……没有人看到她进来,她已经不重要了。

能够掌控廉贞的人,廉贞的主人出现了,不管是从合作还是从任何一方面来说,她都已经没有用了。

她是洛旋的替代品,如今洛旋回来了,她留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更何况……没有人在意她的去留。

容倾月晃了晃脑袋,这难道不好吗?她曾经是多么迫切想要和这些人斩断联系,什么前世,什么今生,莫名其妙的出来一个又一个人打乱她的生活。

他们对阿离不好,处处威胁她,她曾经很讨厌这些人的呀。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在意他们了呢。

她还想着,沉阙的鞭子她有办法复原,在来北玥的路上她尝试了几种办法觉得都可以,正打算回去的时候就问沉阙要他的鞭子给它治疗。

……现在有了洛旋,也不需要她了吧?

容倾月立马甩了甩脑袋,她在想什么?她是进来还廉贞的,云流城的事情她依旧会想办法做努力,在他们威胁到了阿离的利益之时,她还是会站在他们对面。

这么一想,其实也没什么,根本就没有改变,不过就是称呼变了而已。

容倾月在房内站了半刻种,叶阑才尴尬看到:“咳咳,七……倾、倾月,你们回来了!”

容倾月淡淡点头,将手上的廉贞褪下,伸出手:“这个还给她。”

一时间,众人脸上都浮现出尴尬的神色。

若不是他们弄错……

沈倾低眉,看了看洛旋,又看了看容倾月。

他为什么觉得,无论是谁,都是洛旋?两个洛旋?

容倾月伸手,一时间居然没有人去接,云修离在门外双手环臂,背靠在门上,他想要不直接把倾月拉出来得了。

可是她说,就算是认错人,但是云流城这件事,阿离付出最多,不可以因为她,在这个时候与他们弄僵。

所以,她佯装无事,进去将廉贞还给洛旋。

没有了廉贞,她还有雪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