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不乖,口是心非

可是在心中隐隐觉察到他与归墟的关系的时候,她便有些害怕了。

不是担心云修离会不要她,不是担心他们的感情不深,而是觉得……他的一切都是未知。

她将这份害怕藏在心底,从未表现出来过,可今日因为醉了,她毫无顾忌,她说了出来。

“我最怕……”她喃喃,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却不再接下去了。

“月儿,你最怕什么?”云修离一愣,然后低声问道,心里却是暗暗惊讶,都醉成这样了,她还是会顾及他的想法。

他低着头,与她的面庞相对,容倾月咂咂嘴,不再说话,而是突然抱紧云修离,吻了上去!

酒的味道与她的味道一下子充斥在口腔,不停的吸允他口中的空气。

她渴了,酒根本解不了渴,所以本能的吻上云修离。

被她吻的魂都丢了三分,云修离震惊了,这丫头第一次这么主动,居然是喝醉的时候?

大掌覆盖上她的腰肢,云修离暗暗垂眸:“容倾月,这可不怪我。”

垂首将她低低的呜咽吃进嘴里。

她身体柔软,大概是因为怕冷,不断的往他怀里缩。

大手一拦,正好将整个人抱在怀里,他用披风将她包好,然后细细吻着。

容倾月清醒了一些,但她脑子还是懵着的。

“嗯……”她咬唇,双手抱住他的脖颈,她才反应过来,到底怎么了这是,她为什么一醒来就被某人压在马车里了!

妈呀,墨白还在外面!

云修离怎么这么急!

这就冤枉人家了,他提前设了法术,外边是听不到里面的声音的,他怕她模模糊糊的时候声音太大,把墨白惊着,那就不好了。

再说了,这种娇媚入骨的声音,只有他一人能听。

她无力的靠着侧壁,虽然知道外面什么都听不到,但是还是不敢大声,只能压着嗓子咬着下唇低低道:“呜……你,哎呀……”

双眸渐渐迷离,小脸上红彤彤的一片,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处于什么位置,只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听她的了。

“不乖,口是心非。”云修离低笑,让她背对着自己的胸膛。

她忍不住惊呼出声,眼中的迷离瞬间褪去大半,“等……等一下还要赏花呢……”

“赏花的地方在城外呢,马车过去,要一个时辰。”云修离精力很好,气色也很好,不疾不徐回答道。

可是容倾月一点也不好!

她软着身子,根本一点力都提不上来,但是想要离开他,在推拒。

“笨蛋。”身后传来浅笑声,“好,我听你的,乖。”

容倾月这才放下心来,安安静静的靠在他胸口准备睡一会。

她只能咬住下唇。

云修离悠闲的看着她,她喘匀了气之后,便再也不动。

结果,“你……”她又开始瞪他。

宸王殿下很是无辜,摊摊手:“我没有啊,我是听你的。”

他这一摊手,放开了她,她没坐稳差点掉下去!

容倾月惊魂未定的靠回他的胸膛,可怜的转头,快哭了:“你,你别这样……”

“不这样,那要怎样?”

容倾月嘴角一抽,她就不信他不想?

云修离见她嘴唇动了几遍,也说不出话来,终于叹息一声:“好了,依你。”

马车终于到达目的地,墨白特郁闷,为啥这俩人在车上一句话都不讲,这不是平时的风格啊!

他哪里知道,是他家主子设了法术,外面听不到呢!

下马车之前,容倾月已经穿戴完毕,发型一丝不乱,首饰是上车啥样下车也啥样,衣裳也没有皱纹,披风披在她身上,很是高贵。

墨白暗暗审视,咦,他们俩在车上居然啥都没干吗?

容倾月如果知道墨白在想什么,一定会打他的!!

云修离先下车,然后一把将她抱了下来,墨白感叹,主子真是好啊,这么爱护倾月小姐。

容倾月真的想哭,那是因为她没办法走路……

也不是没办法走路,就是痛的很。

云修离按住眉心,无奈的扶着她,实在没想到这丫头脆弱成这样。

“宸王殿下,月郡主,太子殿下已经恭候二位多时了。”花圃内有人上前。

“太子?”容倾月一愣,却见云修离一点都不惊讶。

这个月菱花花圃是皇家的,平日里除了管理人员,任何人不得靠近。

今晚会出来的事情,应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吧?这个太子居然能够在这里‘恭候多时’?

花圃很大,可是容倾月见到的都是一些其他花草。虽然也都是数一数二的珍贵植物,但是今日是为了月菱花而来了,还没有见到,不禁有些失落。

不是说月菱花会发光吗,可是这里地势平坦,一眼看过去,并没有会发光的花朵呀。

小厮将他们带到便退下了,慕景然浅笑回身:“宸王殿下来的好快。”

云修离轻笑一声,并不答话。

慕景然也不会自找无趣,他看向容倾月:“月郡主是否因为没看到月菱花很失落?”

容倾月撇了撇嘴,阿离不理他,那她也不理他。

没想到这回慕景然居然‘自找没趣’的说道:“那是因为落雪时,才能看到月菱花,正好,今晚还会有一场雪。”

云修离取过一旁的灯笼,看都不看慕景然:“月儿,走。”

“哦。”她应道,也看都不看慕景然,跟上云修离的步子,他扶着她,免得踩到雪滑到。

慕景然的目光立马暗了下来,蹙眉喃喃自语:“就是这人?有这么大的能力?

走出一段距离,容倾月才抓住云修离的衣袖:“他怎么会在这里,我们今晚出来很多人知道么?”

“他自然是有事才来的。”云修离低声随意道:“这里的花卉都是奇珍,好好看一看。”

“哦……”她摸摸鼻子,小手冻得通红。

云修离很不悦得蹙起眉头,“为什么不用战气护体?”

“啊?”容倾月恍惚抬头,她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被他包裹在大掌里,源源不断的战气传来。

“他说的没错。”云修离想起方才倾月在马车上的喃喃低语,她很讨厌他有东西有事情瞒着她,所以他便没打算这件事也瞒着她:“月菱花却是要在雪中才会开放,你知道为什么么?”

容倾月抬头,“啊?为什么?”

“月菱花难养,只有在这遥远的北疆苦寒之地才能种活,因为……”

容倾月被他急死了,扯住他的衣袖:“因为什么你快说啊。”

“月菱花是移植过来的,可是只有在寒冷的地方才会开花,因为月菱花来自一个更冷的地方。”

云修离的表情严肃,严肃的让容倾月嘴角一抽。

一个答案就在嘴边,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抽搐问道:“不,不会是……云流城吧?”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块地方肯定和云流城脱不了关系了!

“确切的说。”云修离摸了摸她的头,将披风上的帽子给她戴好:“是覆灭之后,用归墟之力冰冻住的云流城。”

她今日穿了白色的绒毛袄子,披了红色的绸缎披风,红色更衬得她肌肤莹白如雪。

她低眉思考:“归墟的力量,是你操控的,你冰冻住了云流城,保护了云流城的民众,但是这些外族入侵者,你没有管,是不是?”

云流城的跪倒更改,盛极必衰,陨落是迟早的事情,阿离用归墟之力将云流城再度走回正规,不多不少,用了五千年的时间。

这五千年,原本的族人在冰封中沉睡,但是阿离没有力量再保护更多的人,于是那些入侵的外族,随着覆灭的云流城不知去向了何方。

但是如今看来……难道,他们是来到了北玥?!

云流城与北玥绝对是有接轨的地方的,证据就是月菱花!

容倾月知道,月菱花在他们生活的时候——至少是洛旋死前,在云流城是不存在的。

那么就一定是在她死后,或者说是云流城覆灭了之后,逐渐冰封中形成的月菱花。

那些入侵的外族受不了冰天雪地,一片死寂的云流城,所以开始找机会逃亡。

没想到,误打误撞,逃到了北玥,而月菱花,就被他们带了下来。

容倾月将自己的想法说完,问道:“是这样么?”

云修离勾唇;“是,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