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要保护她,所以不会有事

当然,萧涵他们几个是知道顾苍在搞什么鬼的。

岚姑娘已经站不住了,颤抖着身子摇摇欲坠,偏偏顾苍没看到似的,大步流星走到圣王面前,一本正经严肃极了:“臣搜查到了百里家作恶多年的证据!”

岚姑娘面色慌张起来,萧凝看到,勾了勾唇角:“顾大哥,你也真是的,百里家主在天牢里关着,有什么罪行等册封完毕了再说,他又逃不掉。”

“不,此事,必须现在说!”顾苍斩钉截铁:“她根本不是公主!”

他指向的人是,岚姑娘。

萧珩的表情严肃起来:“话可不能乱说。”

众人看的迷迷糊糊,今日的反转太多了,有点反应不过来。顾苍是圣王派去的人就算了,居然还说岚姑娘不是公主?

“百里家有一至宝名为雾锁,可以伪造封印!阿岚身上的封印便是用雾锁伪造,所以在接触祭坛的时候碎裂,因为那根本不是真的封印!”

顾苍此话一出,众人大惊失色,什么?!

岚公主,啊呸呸,岚姑娘是百里家送上来的人,想在皇室中安插人手?

“并非安插人手这么简单。”顾苍一挑眉:“微臣已经搜集到了足够的证据,证明十五年前掳走小公主一事正是百里家主所为。”

当下便有百里家的狗腿子不服,提出疑问:“如今百里家主不在,自然是你怎么说便怎么说!”

可是他们也都知道杀伐剑多得家主信任,估计他所言的,是真的。

可是百里家倒台了,他们的荣华富贵也会跟着烟消云散!

这怎么能甘心?所以,还不如拼一拼,尚有一线生机!

顾苍轻轻吐出两个字:“暗香。”

用暗香来讲百里家主的记忆提取出来?

有些人无声的笑了起来。

谁都知道,百里家主是没有那段记忆的!即使是当年给百里家主做下手,一同劫出小公主的人都知道,那段记忆被一个奇人抹去了,暗香根本无法检查出那一段记忆。

所以,在他们看来,顾苍这是自寻死路……

圣王萧珩眯起眸子:“既然是如此大事,是该慎重。”

话音一落,岚姑娘脚底一软。

糟了,册封典礼没有完成,她还不是公主,如今被顾苍举证说她是百里家的人……!

顾苍怎么会是圣王的人?!不可能啊!到底是哪里搞错了!

那缓步走来之人,正是奕城!

很多人是见过奕城的,可现在的惊讶不是他怎么又出现了,而是……他为什么没有变老!

十五年前就是这个样子的,十五年后他依旧年轻潇洒。

奕城手中捏着三片花瓣,他勾唇一笑:“暗香送到。”

容倾月算着时间,估计这会儿岚姑娘已经被囚禁关押了,奕城也说出了当年的事情,百里家是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她托着一团黑色的雾气,低下头趴在桌上:“想说什么,可以说了。”

漆寒居然有话对她说?真的是……没想到。

因为她和漆寒的交流并不多,对于她来说,漆寒给她的印象就是在东尧大牢里上了云修离身的人,红色的瞳孔,她很不喜欢。

对他还没有对奕城来的熟悉呢,漆寒于她而言,是个陌生人。

虽然化作了一团黑色雾气,可那人的声音依旧低哑的好听:“旋。”

“行了,我叫容倾月,别说废话。”容倾月不耐烦蹙起眉头,旋什么旋,这个字是你叫的吗?

“本君即将魂散,奕城也会在你们回到云流城之前,消逝。”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有些别的味道。

容倾月愣了,“你说什么?”

问完之后她便闭了嘴,早就知道的,漆寒的一抹残魂存留至今,不过是为了寻找洛旋的转世,看着她长大、看着她生活,看着她幸福。

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久到连洛旋都要忘了他,漆寒还有什么理由在世上活下去呢。

容倾月突然缄默了许久,问道:“都说前世缘今生续,我做不到,你怪我么?”

她是真的做不到,洛旋对漆寒留下的记忆大多都是恨,她实在无法爱上一个恨到骨子里的人,而且,漆寒还是漆寒……但她已经不是纯粹的洛旋了呀。

“有些。”漆寒诚实道,两人褪去一身爱意与恨意,此刻竟然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但,我错在先。”

漆寒何时能够这样低声下气的认错?

容倾月叹气:“漆寒君上?破军祭司?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你不必与我道歉,洛旋对你虽然充满恨意,但是那恨意截止在了五千年前。”

“恨意还在,可是没有滋长也没有消失,而是永远的凝固在洛旋投身无妄的那一瞬间,她也报复你了。”

如果不是洛旋的‘报复’,没有她的那个愿望,漆寒大约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吧?

漆寒确实爱洛旋,可是真的会深爱到五千年至死不渝,心心念念也要寻找她守护她?恐怕漆寒自己都不知道。

容倾月已经说的很清楚,漆寒陷入沉默,显然是知道,继续这个话题已经没有意义了,但还是补充了一句:“你和她太像。”

“……因为在某方面本就是一个人啊,只不过喜欢的对象从你换成了云修离呗。”

容倾月耸耸肩实话实说。

“本君今日是想告诉你,云修离的双腿有异。”漆寒顿了一顿:“他待你很好,比我好的多。”

容倾月没有听后面那句话,她浑身一颤,瞪大眼睛,焦急问道:“什么?双腿有问题,你说清楚!”

“……他的腿要废了,没告诉你而已。”

漆寒浅笑,告诉她这个消息原因有二,一是不想等到云修离腿废了之后她自责后悔。

二……便是想知道,云修离欺她瞒她之后,她会有什么举动。

他的腿……要废了……?

容倾月愣愣低头,“你、你胡说,他明明好好的!”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来了他最近总是莫名的疼痛,而且也见到过他暗暗用战气压制疼痛……而那个部位,确实是双腿。

漆寒一直在他体内,应该……应该会清楚,也没必要骗她吧?

越想越觉得是真的,本来碰上‘云修离’三个字她就会很不淡定,现在更加不淡定了!

居然不和她说?!他的腿到底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他一个人承受这些好玩吗?!

漆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倏的一下钻进云修离的体内。

而他此刻,也慢慢转醒。

一醒来便见到容倾月美目圆睁,一副要吃了他的模样,“月儿?”

容倾月哼了一声,一句话都不说,突然低头按住他的腰,然后另一只手,覆盖在他的大腿上。

那软软的触感令云修离浑身一颤,“你……”

木属性已经探测到云修离的腿是不是如同漆寒所说的那样,明明他走路没有问题,明明他一直都是云淡风轻的,根本看不出这双腿会废!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哪个环节没有对上?为什么云修离出了事她却一点都不知道?

云修离见到她的动作和表情,心里一凉,漆寒……漆寒告诉她了?

源源不断的木属性灌入,云修离按住眉心:“倾月……”

“你闭嘴!”容倾月加重了力道:“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她的心越来越凉,她怎么会没发现呢……与云修离日日夜夜都在一起,可是连这一点都没有发现。

双腿像是被什么堵住经脉了,即使是她都无法疏通,经脉堵塞血液不通,就如漆寒所说的,这双腿迟早会废掉。

“漆寒和你说什么了?”

“要是他不和我说,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我?”容倾月话语中带着责怪,可是更多的是难过。

云修离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呢,便见她眼泪簌簌落下,一口狠狠的咬在他的肩上,闷闷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日日给你调理,瞒着我有意思吗?!”

“…”云修离低眸,“好。”

她高兴就好,只要她不知道,他的腿为什么会成这样,不知道那个原因就好。

反正废了就废了,双腿废了又不代表他从此就是个废人了。

他云淡风轻的令她一愣,心里更是难过了,抱住他抽噎,“呜呜……我知道你以前怕我担心不告诉我,现在我知道了,你不要再……”

不要再这么不在乎的样子了,你的双腿是你的,但也是我的呀。

云修离垂眸,大掌包住她的小手,“怎么不问我原因。”

原因?

容倾月抬起迷离的眸子看他,然后微微低头:“你不会说的,我也不想听假话,等哪天你想告诉我了就告诉我吧。”

他连腿受伤这件事都瞒着她,还指望原因?

容倾月不想乱猜,也不想要一个不靠谱的答案来安慰自己。

她突然蹙起眉头:“可是现在接近归墟了,你能行吗?”

问他行不行?云修离一挑眉:“漆寒是不是告诉你我快废了?”

容倾月歪了歪脑袋,不说话,难道不是吗?经脉堵成这样了。

“就算要废……那是半年后的事。”云修离微微勾唇,还有半年,她的固魂就完成了,再无后顾之忧。

在此之前,他要保护她,所以他不会有事。

等到她有能力独当一面,再也无所畏惧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