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古怪,谭若汐出现

不得不说,容倾月就是有这样的特权,若是一般人这样指使宸王殿下,估计不用宸王出手,就被他手下的暗卫打死了。

可容倾月如今的举动,居然让人觉得没有丝毫不妥。

她微凉的小手箍住他的脖子,垂在他的胸口,趴在他的肩头,唇不经意划过,小脸贴着他的脸颊无意识的滑动,“你愣着干嘛!”

见她蹙眉,云修离这才反应过来,他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失神了……

容倾月全是靠力气才能挂在云修离身上的,腿一松就要掉下去,她唉了一声,又蹭了蹭,将身体又诺上来一点。

云修离呼吸一滞,装作不悦来掩盖自己的不正常:“动什么动,趴好!”

“哦……”容倾月吱了一声,趴在他的肩头:“好了!”

众暗卫只觉得一阵风过,再一闪,爷就已经到了悬崖边,借助微微凸起的石块落脚,公主殿下就在他的背上,快速伸手凝出木属性,将花包裹:“阿离,好了。”

再然后又是一眨眼,两人就回到了对岸。

这也太快了吧?三十丈的距离呀,就算用轻功,也要一会儿吧!

容倾月知道,云修离是用了瞬移的术法,这种术法挺消耗战气的,而且还带着她这么一个拖油瓶。

容倾月跳下来,双脚落地的一瞬间,宸王殿下眸中出现了一种名为‘舍不得好可惜’的情愫……

“寒焰,好像真的是寒焰。”容倾月伸手将那花捏在手中看了看,眯起眸子,啧了一声,然后又摇摇头:“没什么,是寒焰。”

初十愣了愣,这肯定是寒焰啊,难道会有错?

见容倾月收好了寒焰之后,众人才放下心,那么如今就只剩下蛇王没有找到了。

要找蛇王……容倾月看了一眼云修离,他目光闪了闪,方才倾月猜测的方向,确实有道理,若东边在这个位置的话,那么向东走,能找到蛇王也说不定。

只是向东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呀,孤注一掷的将所有赌注全都压在容倾月的猜测上么?

殿下的判断不会错,殿下相信她,暗卫们自然相信,只是他们担心,万一东边有埋伏,万一那个方向不是东,万一蛇王不在东边,该怎么办,重新返回继续找么?

这个时候,将所有人分开行动才是最好的选择呀,可是容倾月浅笑一声:“不跟着我,你们吃什么?”

众暗卫一愣,在药蛇谷里无法解决食物的问题,而且能够凭空求得食物的,好像只有她。

“爷,不如让属下前去探路!不会离您太远。”初十还是说道,也算是第一次忤逆了容倾月,药蛇谷里危险重重,就算要去,也不能让宸王殿下前去,他们做暗卫的,自然是要去探路的。

云修离没有做声,只冷冷点头,初十见状,便带了十人先走了一步。

容倾月看着初十的背影摇头:“没必要呀,若是有危险,廉贞会告诉我的。”

“暗卫的职责所在。”云修离的暗卫作重要的任务就是保证他的安全,如今初十前去探路,不止是为了他,也是为了她的安全。

“可是……”十个人,在药蛇谷单独行动真的很危险。

却见云修离回眸一笑:“十个人危险,三十个人就不危险了?”

容倾月蹙眉,也不能这么说,方才百里家的死士,那么多人,还不是被这个药蛇谷吞噬殆尽了,如果药蛇谷想要他们死,一个都跑不了,只不过……她摇摇头:“可是他们在我们身边,会……”

“你当你是神,还是本王是神?”云修离按了按眉心:“你可以保护他们?”

“你可以啊……”她歪着脑袋,她说的不对么。

“暗卫是指责是保护本王,不是本王保护他们。”云修离无奈摇头:“走了。”

容倾月看着初十他们离去的背影,明明之前阿离还不同意让暗卫们分开行动的,怎么突然就同意了?

两人走了一会儿,他突然凑近勾起唇角:“离得很近,若是有危险也能马上赶到,而且若是出来这一趟,他们什么力都不出,初十会难过的。”

会……难过的……

容倾月眨眨眼睛,这算什么解释?

她回眸,见到暗卫们一个个眼中都有些自责的意思,恍然明白了。宸王殿下派他们出来找药引,不仅没找到,还麻烦他亲自跑一趟,而现在又什么都不能为云修离做,他们自责了。

在她看来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可是云修离却同意了,因为初十想为他做些什么,而他便接受了初十的好意。

不得不说,选了云修离做主子,真是好运呀。

万里挑一的宸王府暗卫,虽然不会因为这一点事情垂头丧气,但是这件事本就不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所以阿离不会怪罪,也能够让他们知道,他们找不到药引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失误造成的,而是这药引太难找了,所以不必自责。

往容倾月所指的‘东边’走了一段,她居然能够隐隐看到一些纤细的野草和花朵,再也不是全白的了!

这腐烂的药蛇谷,居然出现了一丝类似生命的气息。

就算方才那藤蔓,虽然是植物,可也是要死不活的,就像只有外皮而没有内里的空壳,而且它们的食物还是人的血肉,那种玩意儿不能算是活着的植物。

可现在脚下的小草,虽然很少很矮,可是真的好像是破土而出萌发的新芽。

容倾月扯了扯云修离的袖子,指着地面悄声道:“这儿是东边没错吧?”为什么这些植物越往东越茂盛,不是应该月往南越茂盛吗?

她生怕她搞错了,那样白白浪费大家的时间不说,她自己也会过意不去。

云修离沉眸,停了脚步。

众人都刷的一声停下脚步,整齐有序。

容倾月嘴角一抽,她真的搞错了?不然云修离停下脚步干嘛!

“药蛇谷内无法用正常的思维来判断,方才的藤蔓在一瞬间朝着某一个方向长,汲取阳光,所以那个方向是南边不错。”云修离浅笑:“你的判断没有错。”

“所以,这里还是东边?”

“不仅是东边,而且蛇王,绝对就在这个方向。”云修离揉了揉她的脑袋:“运气真好。”

我靠啊,什么叫运气真好,明明是她推断出来的,从没有日月星辰影子、山川河流走向推断出蛇王大概在什么位置,然后借助那些藤蔓判断了方位,这不是运气的事情好吗!这是实力,实力!

云修离见她大眼睛里满满的不高兴,挑眉捏了捏她的脸:“这里的花草都是汲取了某种灵力才发芽,若没猜错,就是蛇王修炼之事溢出的灵力。”

这么说,他们真的要找到蛇王了?至少是越来越近了!

东边的路还是很长的,初十他们依旧向前探路,而到了晚间,众人还是需要休息的。而且有容倾月这个现实版的阿拉丁神灯在,吃住还是没问题的。

就这样大约走了四五天,初十派了一名暗卫回来,说是没有路了,整个东边被一座巨大的山所挡住,而众人完全没有见到类似水潭的东西。

但是,却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洞,初十等人往下潜了三四丈到达了第一个平台,可什么都没有,只是洞穴越深,就越白。

容倾月的第一直觉就是那个洞有问题,他们到的时候,见初十等人都守着那个洞口,以及,押解着一名他们想都不想不到的人!——谭若汐!

谭若汐怎么会在药蛇谷?!容倾月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见到一袭白衣的她飘到云修离身边,双眸含泪:“师兄……”

容倾月惊呆,转头看向初十,却见他摆摆手,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谭若汐会在这里?药蛇谷什么时候这么容易就进来了?

谭若汐怎么可能在这里?!

见她越来越靠近云修离,容倾月伸手一扯,双手叉腰,还没说话呢,就听见谭若汐泫然欲泣,带着哭腔,柔柔弱弱的道:“师兄,百里府的死士暗杀你,汐儿真的不知道……”

说着说着,就要往云修离怀里倒去了。

他不着痕迹的一闪,容倾月放下心来,捅了捅初十的手臂,秀眉微挑,无声交流: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谭若汐也在这里!

初十大喊冤枉,那表情可怜巴巴的:属下也不知道啊,片刻之前我们发觉被人跟踪,才将她从丛林里揪出来,谁知道是若汐仙子呢!

可是一路上都没有被人跟踪,难道谭若汐居然是特意等在这里了?她怎么知道这里……

不知不觉间,谭若汐就走到了容倾月身边,她一愣,随即警觉起来,这女人没事离她这么近做什么?

“公主殿下,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汐儿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谭若汐眸中泪光闪闪,这模样真的像是容倾月欺负了她一样,可她还没说话呢,就被谭若汐拉住了手:“公主殿下,汐儿……啊!”

谭若汐突然身形一颤,脚底居然出现了另一个大洞!而她在下落的过程中,突然抓住了容倾月的脚!